弗里兹纽约重回现场 规模缩减热情不退

生活家梁信 2021-05-15 05:00

时隔一年,5月5日至9日,弗里兹纽约艺博会(FriezeNewYork)以谨慎的姿态重回这座城市。

时隔一年,5月5日至9日,弗里兹纽约艺博会(Frieze New York)以谨慎的姿态重回这座城市。

从去年3月下旬开始,持续的新冠肺炎疫情蔓延造成的旅行限制迫使纽约取消举办几乎所有的实地艺术博览会。时隔一年,5月5日至9日,弗里兹纽约艺博会(Frieze New York)以谨慎的姿态重回这座城市。作为疫情暴发以来首个回归的美国大型艺术博览会,本届艺博会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作为艺术界大型活动重回线下销售的一次试水,本届弗里兹纽约艺博会为此后一系列艺术活动应该如何回归和销售情况都作出了重要表率和参考。

资料图片。

首场回归姿态谨慎

自2012年创办以来,兰德尔岛上如海浪般的标志性白色帐篷一直是弗里兹纽约的办会所在地。但由于选址偏远、交通不便,会址长期为人们所诟病。去年10月下旬,主办方宣布2021年弗里兹纽约艺博会将搬至位于曼哈顿的哈德逊广场内的非营利文化中心The Shed中举行。弗里兹艺博会全球总监Victoria Siddall形容现在为“创造力、灵活性和协作的时代”。他对The Art Newspaper说,搬到The Shed提供了一个举办小型博览会的令人兴奋的机会,而弗里兹艺博会对坚守纽约本地的承诺坚定不移,期待庆祝这座城市画廊和艺术家社群的重聚。但对于会址是否会永久地搬离兰德尔岛,他表示仍有待观察。

作为疫情相对和缓之后艺术界出现的第一片滩头阵地,弗里兹的主办方证明了只要有足够的健康和安全措施,人们还是十分愿意亲自去看艺术品。而且他们也做到了—— 一般门票的售价约为每张80至90美元,但本届265美元的早鸟票在活动开始前几天也已经全部售罄;藏家、策展人和各种艺术爱好者在预订好的时段在场馆外排起长龙,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最新的新冠测试结果或疫苗接种证明等待检查。甚至连曾经斥资7500万美元来帮助建造The Shed的纽约市前市长Michael Bloomberg到来,都必须出示证明后才能入场。除了十分严格的防疫检查和限制分流入场时间外,参观者还须强制佩戴口罩,在给定的时段内大约每次可以有730名参观者同时在内,再加上弗里兹的工作人员和画廊、经销商的商家,室内总人数需要控制在850人左右。

自从今年1月中旬发布参展商阵容以来,大约有22家画廊先后选择退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国际艺术品经销商,由于面对新一轮的疫情浪潮,或因无法接种上疫苗以及国际旅行的持续限制而无缘出席本次艺博会。而后有17个主要来自纽约本地的画廊取代了他们的位置。“这将是一个更加本地化的展览会。”弗里兹的常客Tanya Bonakdar在切尔西和洛杉矶都有画廊,而且几乎参加了每一届的弗里兹艺博会。她对纽约时报表示:“我认为这次搬迁的决定非常勇敢,而且是正确的举动,在城市中它会拥有更好的机会。收藏家们很高兴能重回艺术活动,人们渴望至少能在国内旅行。”

总体而言,本届弗里兹纽约的规模缩小了三分之二以上,从2019年的190多家画廊大幅缩减到今年60家左右。但正如目前大多数实体活动都配合数字化平台的辅助,在场的和无法到场的共160家画廊同时也在弗里兹线上展览厅(Frieze Viewing Room)中展出作品。本届弗里兹纽约上,针对创办十年以下年轻画廊的新兴艺术家的常规特别栏目“画框(Frame)”将回归,跟其他的艺术合作计划、特殊项目和演讲环节一起呈现。Gordon Robichaux画廊的联合创始人Sam Gordon对CNN表示:“这真是太棒了,您可以与更多成熟的画廊并驾齐驱,而不会被淹没其中。”Gordon Robichaux画廊今年带来了约克郡艺术家Otis Houston Jr.的新作。他还表示:“我们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弗里兹纽约能够继续如期举行,收藏家们都很兴奋,几乎是渴望回到实体交易展会。”

销售火爆,安排人性化

尽管本届只有更少的画廊向就近地区能前往参观的藏家提供了作品,但种种有限的条件却未能阻止这场艺博会的成功举办。大多数画廊都反映本次销售强劲,尤其是在开幕的第一天,由于预期整体良好的市场前景,人气也异常火爆。南非画廊Goodman展位上的几乎所有的作品在中午之前已经全部售出,其中包括艺术家William Kentridge创作的有机色彩拼贴作品“Drawing from Waiting for the Sibyl(Comrade Tree, I report to you)”(2020年)被美国私人收藏家买得,成交价70万美元。法国巴黎画廊Perrotin的主要合伙人兼执行董事Peggy Leboeuf对Artsy说:“艺博会的固有步伐已经改变,但是我要说的最大变化是,空气中弥漫着明显的兴奋,这肯定比往年更加明显。”Perrotin主要销售包括法国艺术家Jean-Michel Othoniel的大型玻璃雕塑,成交价为23.5万美元;Barry McGee和 Daniel Arsham的新作分别以14万美元和1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

不少艺术经销商表示,展会现场弥漫着舒缓和释放的感觉,参展商与潜在买家进行着悠闲的交谈。在经历了一年多的虚拟线上交易后,分时段参展的人群分流新举措对参展商十分友好,让他们可以更轻松地与收藏家面对面地沟通。纽约画廊Gordon Robichaux的经销商Jacob Robichaux表示:“这是一种更为文明的购买方式,依然活力四射,但不会像过去那样疯狂地照料不及。”画廊主Tina Kim也表示:“今年艺博会的安排为我们缓解了头几天的工作压力,而且我们也预期到在整个展会举办期间能陆续见到我们的客户,而不会都挤在第一天。每个客户都很高兴能再次来到这里并能够与艺术品接触,这也反映在我们的销售表现中。”她的同名画廊销售同样火爆,韩国单色画艺术家哈崇贤和朴栖甫的两幅大型油画作品均在20万至30万美元之间成交,女性艺术家康瑞璟的三件作品也都分别在2.5万至5万美元之间价位售出。

近期艺术界热捧的加密货币和NFT作品很大程度上被气质稳重的弗里兹纽约艺博会绕开,但来自布宜诺斯艾利斯的Barro画廊带来的装置作品还是或多或少地回应了这个热门的话题。阿根廷装置艺术家Agustina Woodgate带来了“Don’t Trust. Verify(不信任。验证)”(2021年)的项目,作品名称正是来源于一句加密货币的口号,认为任何人都可能是非物质收藏的威胁。Woodgate带来了一台改装过的自动取款机(Automated Teller Machine,简称ATM)并将其更名为“自动艺术经销机”(Automatic Dealer Machine,简称ADM)。在插入一张银行借记卡后,机器会自动从卡内扣除100美元,然后生产出一张磨光了原钞票上肖像和风景的美钞。经过一番“艺术增值”加工后,一张平平无奇的钞票瞬间变成一件艺术品,画廊方面介绍认为,这个项目在试图探讨“破坏现实货币作为流通媒介”的可能。

“卫星”艺术活动的坚持

重新开放的实体艺博会同时也唤活了更多的“卫星”艺术活动。尽管纽约已经逐渐放宽对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旅行和活动限制,但与以往“弗里兹周”相比,此次艺博会带动的相关艺术事件总体缩水不少,城市中举办的小型艺术活动和艺术集市也大大减少。但比利时艺术品交易商Gregoire Vogelsang发起的Cube艺博会却设法相应调整了活动,以便配合“弗里兹周”的日程,在曼哈顿的大街小巷中提供融合现实和虚拟的艺术体验。

在整整的一周时间里,由40位知名艺术家和新兴艺术家创作的100多幅作品在全市的100多个自助服务亭、报摊、公交车站和广告牌上展出,这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公共艺术博览会”。此次活动的主舞台是时代广场中心的一块12000平方英尺的广告牌。该广告牌轮换播放各位艺术家的作品,包括多伦多艺术家Laura Jane Petelko等的作品,他在日益数字化的世界中探索有关隔离和自然的主题。

该活动此前曾在布鲁塞尔和迈阿密举行,目的是让人们从平淡无味的线上观展厅日程中获得喘息的机会。Vogelsang告诉The Art Newspaper:“我们提出了如何利用和展示艺术给所有人的想法,希望这不仅能唤起人们的安全感,还能激发他们的创造力。”展览中的其他艺术家还包括:纽约艺术家Sam Tufnell,丹麦时尚摄影师Kenneth Willardt和墨西哥摄影师Patricia de Solages。每件展示的作品都自带二维码,观众通过扫描二维码跳转到网页,就可以便捷地购买艺术家的实体或NFT作品。

(作者:梁信 编辑:洪晓文)

梁信

生活家记者

关注全球艺术、时尚、奢侈品品牌、拍卖市场等领域动态。欢迎交流,工作邮箱:liangxin@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