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直通清华、北大?2021年保送生名单出炉,衡水中学不进反退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5-17

全国约1.4万所普通高中里,哪些是名副其实的“超级中学”?清北率是排名时当之无愧的第一指标,而每年保送北大、清华的学生人数,又被誉为“皇冠上的明珠”。

近日,教育部阳光高考网公布了2021年高校保送生拟录取名单,今年共有371名“学霸”将被保送至北大、清华这两所顶尖名校,其中清华178人,北大193人。保送生类别中,通过“奥赛国家队集训学生”渠道拟录取的231人,通过“外国语中学优秀学生”拟录取的140人。

相较去年,北大与清华的拟录取人数均有所上升,其中北大拟录取人数的增长数为19人,为保送生总人数的增长作出主要贡献。

今年向北大、清华输送保送生的高中数量为101所,较去年也增加6所。其中,保送人数在个位数的有93所高中,占比92.1%。在这当中,保送人数为5人及以下的又有80所高中,占比79.2%;保送人数为1人的有47所高中,占比46.5%。

此外,还有9所高中保送生人数在10人及以上,它们可谓“超级中学”中的佼佼者。衡水中学(3人)与衡水第一中学(7人)由于共享教学资源,因此进行合并统计。

综观今年榜单上处于前列的学校,可以发现各校间保送生的竞争日趋激烈。保送生的整体竞争也集中于前十学校,甚至有个别学校的保送人数超过了个别省份的总数。

外国语两强霸榜

2021年,南京外国语学校力压“老对手”郑州外国语学校,共有28人被北大、清华拟录取,以1人的优势占据榜首。

这是两所国内公认的顶级外国语名校,除了“外国语中学优秀学生”渠道之外,两校甚至还共有9人通过奥赛国家队集训被录取,超过了大多数其他高中的人数。

近几年来,南京外国语和郑州外国语交替领先,从未将第一名的宝座让与其他外国语学校。

不过,2021年两校保送生人数较去年却有所减少。尤其是郑州外国语,减少了足足7人。

其他外国语学校也在拉近与两校的差距。武汉外国语学校继续保持较高的输送水平,今年共19名拟录取清北的外国语优秀学子。石家庄外国语学校不甘落后,今年共有12名学子获得外国语中学优秀学生拟录取名额,人数较去年的6人翻了一倍,直接带来了今年清北拟录取总人数榜单第六的成绩,而去年甚至未入前十榜单。

除了保送生,这些高中还通过高考向北大、清华输送了众多高分生源。武汉外国语学校官网信息显示,该校清华北大录取人数稳居武汉市前两名,2020年北大清华录取28人,2019年录取28人,2018年26人,2017年24人。

今年1月,武汉外国语学校被清华大学授予“优质生源中学”称号,4月又入选首批北京大学“博雅人才共育基地”。

 

(2018-2021年北大清华拟录取“外国语中学优秀学生”高中前5名,来源:阳光高考网)

衡水中学不再突出

在保送生中,“奥赛国家队集训学生”的含金量可谓更高。基本上每年的集训学生都被北大、清华两校“瓜分”,其他高校鲜有机会录取到这些学生。

成都市第七中学今年成最大黑马,清北拟录取总人数从去年的11人增长至19人,排名第一。其中,数学6人,物理5人,化学4人,生物3人,信息学1人。

成都七中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国内名校,官网信息显示,2018年学校考入北大、清华的学生人数为74人,约占成都市1/2。学校每年学科奥赛获全国一等奖的人数占四川省的1/3以上。从这里走出了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斯坦福大学教授李飞飞、搜狗公司CEO王小川、哔哩哔哩CEO陈睿等校友。其旗下的闻道网校,还通过“一块屏幕改变命运”,成为国内通过在线教育探索教育均衡的先行者。

衡水中学和衡水第一中学联合体今年继续发挥稳定,共有10人拟被北大、清华录取。不过,由于其他学校的高水平发挥,今年衡中的表现不再亮眼,在“奥赛国家队集训学生”中,排在成都七中(19人)、长郡中学(13人)、湖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11人)之后,与华东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并列第四。

衡中联合体内,表现更出色的一直是民办高中衡水第一中学,以衡水本地生源为主的衡水中学的表现历来差强人意,2018-2021年保送北大、清华的人数分别只有3人、0人、1人、3人。

近日出台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规定,实施普通高中教育的民办学校应当主要在学校所在设区的市范围内招生,符合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有关规定的可以跨区域招生。

一些公办高中取得不错的高考成绩,形成品牌后,往往通过举办民办高中,利用民办高中招生的灵活性,在全省(区、市)范围内掐尖招生。比如衡水中学举办衡水一中,共享师资和管理,后者可以在河北省全省范围内招生。

在2020年10月举行的全国基础教育综合改革暨教学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长陈宝生提出,高度重视一些地方“县中塌陷”现象,切实解决好“超级中学”、民办高中跨区域掐尖招生破坏区域教育生态问题。

今年向北大、清华输送了保送生的高中里,不止衡水第一中学,石家庄二中实验学校也是一所依托名校的民校,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以前,其面向河北全省招生,石家庄市生源不超过60%。

 

(2018-2021年北大清华拟录取“奥赛国家队集训学生”高中前5名,来源:阳光高考网)

教育生态亟待整治

今年,清北保送生的招生学校显现出多样化趋势,今年的拟录取学生来自101所学校,其中41所学校同时向清北输送了优秀学子,相较去年有所上升。

这些学校位于中国的22个省份,与去年相比,新增了黑龙江省。教育大省浙江依旧保持着最多入围学校的纪录,共12所学校入围,紧随其后的是北京9所,山东8所,江苏、福建各7所。

 

(2021年向北大、清华输送保送生的省份排名,来源:阳光高考网)

超级中学跨区域掐尖招生,严重破坏教育生态,如今已成共识。2021年北大、清华拟录取保送生的学校数量和分布地域更为多元,让我们看到了教育均衡发展的前景。尤其是,这101所高中里,相当一部分高中并非省会城市的中学,而是三四线城市甚至县城里的名校,意味着教育资源过度集中有望得到遏制。

2019年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提出,对办学方向、教育投入、学校建设、教师队伍、教育生态等方面存在严重问题的地方,要依法依规追究当地政府和主要领导责任。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这强调了地方政府建设良好教育生态的责任,遏制超级高中掐尖,振兴县级高中,推进县省域内基础教育均衡发展,是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首要职责。

(作者:王峰,实习生,曹宵潇 编辑: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