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商经丨潮州金漆木雕:千年传承的坚守,产业化发展的羁绊

我的私人银行家俊辉,摄像典驰 2021-05-26 14:11

5月中旬的广东,已是酷热难当,而偏居粤东的潮州,暑意更胜。

5月1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见到年过花甲的辜柳希时,他和儿子正在为潮州木雕博物馆的开展做最后的准备。此前一段时间,辜柳希一直忙于博物馆装修,以便赶在5月18日的“国际博物馆日”到来时对外开放展览。

记者了解到,这座展馆在辜柳希创办的潮州艺葩木雕厂内,收藏了大约1500件潮州木雕作品,其中既有自明清以来的潮州木雕建筑装饰类藏品、家具类藏品及艺术摆件类藏品,也有辜柳希历年创作的木雕精品和获奖大作。

潮州木雕作品:《浴血黄花》贴金插屏

潮州木雕又称“金漆木雕”,是流行于粤东潮汕地区的民间工艺品,以坚韧度适中的樟木为主材,上漆贴金,金碧辉煌,工艺秀美,与浙江东阳木雕、上海黄杨木雕、福建龙眼木雕并称为“中国四大木雕”。

潮州木雕作品: 红豆杉四季花板组屏

潮州木雕历史悠久,始于何时已难考证,但现存最早的潮州木雕制品出现在建于唐代的潮州开元寺,兴盛于明清,清末民初步入黄金发展期。2006年5月,潮州木雕经国务院批准列入我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出生于1954年的辜柳希,与多数民间工艺大师一样,十几岁便入行,亲眼见证并参与了行业在新时期的兴衰变迁。这个过程,也恰恰对应了辜柳希少年拜师学艺、青年创业发展、中年功成名就、老年传道授业的不同人生阶段。2012年10月,辜柳希被原国务院文化部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州木雕)代表性传承人”。时至今日,他无疑是享誉业内的木雕大师之一,更是新时期潮州木雕发展的“领头羊”之一。 

从学艺到创业 

与多数民间工艺大师不同的是,辜柳希并非子承父业。

潮州自古就有手工艺传统,在时代的洪流中,尚未成年的辜柳希选择了与他先天兴趣和禀赋相契合的木雕作为安身立命的方式。幸运的是,彼时的木雕名匠陈春炎成为了他的启蒙恩师,从磨刀到雕刻,帮助他打下了扎实的“童子功”。

1973年,辜柳希考入潮州二轻金漆木雕厂。据他回忆,凭借过硬的功底,自己很快便在同批入厂的同事中脱颖而出,而这也大大增加了他对木雕工艺的兴趣和信心。

更重要的是,二轻金漆木雕厂汇聚了当时潮州地区最优秀的木雕名匠,并开始有组织地收集整理研究传统潮州木雕精品,这为辜柳希进一步掌握潮州传统木雕工艺的精髓创造了极好的条件。

“比起先辈们,我的学艺过程是非常幸运的。”辜柳希回忆称,他在二轻金漆木雕厂的日子,正是潮州木雕人才最多,产业发展最向好的时段。直到改革开放,潮州木雕迎来了一次强烈的冲击波。“改革开放初期市场经济不规范,加上外来文化的影响,人们的审美观念逐渐发生转变,木雕传统手工艺似乎淡出了大家的视线。”

二轻金漆木雕厂的不景气,让本就生活拮据的辜柳希显得更加窘迫。无奈之下,他产生了“下海”念头。

1979年,辜柳希离开二轻金漆木雕厂创办了家庭式作坊。到了80年代后期,随着订单量的增加,小作坊式的生产已经无法满足客户的需求。就在“下海”的第十年,辜柳希创建了南濠工艺厂(后改名为“艺葩木雕厂”)。

建厂后,原本在潮州市工贸大厦上班的妻子李惠仙负责厂里的日常事务和经营,而辜柳希则专心于木雕制作和外出承揽工程。为了接到更多的订单,从1991年开始,辜柳希频繁往返台商较多的厦门寻找机会,由此打开了台湾、潮汕,甚至东南亚的佛像市场。

在辜柳希看来,2005年到2006年,无论是对整个潮州木雕行业还是对他个人而言,都是极其重要的两年。彼时,辜柳希完成潮州开元寺大悲殿7.69米红木贴金观音像后,在当地累计起一定的声望。同期,国家陆续出台一系列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政策,紧接着潮州木雕就因其深厚的历史文化价值和精湛的传统手工艺入选为非遗项目之一。

“从当时来看,行业发展态势很好。政府开始重视我们这些手工艺人,潮州木雕的价格逐年上升。”辜柳希回忆称,在各方努力下,当代潮州木雕的发展有了不小的突破,专业人才比以前萧条时期多了不少。

探索传承的时代动力

在如今的大机器生产时代,绝大多数的传统手工艺项目都面临着后继无人的问题,潮州木雕也不例外。虽然在政府的扶持下,就业前景有了改观,年轻人的学习意愿也在变强,但这对于潮州木雕的传承和发展显然不够。

也是在这一时段,辜柳希开始体味“传承”二字的含义。

2006年9月,潮州市职业技术学校在艺葩木雕厂成立教育实习基地。隔年,双方又正式联合举办“工艺美术(潮州木雕)专业工学结合教学班”,前后免费培徒近300人,其中超过50人成为技艺杰出的工艺师。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让学生们安心学艺,辜柳希第一学年会给他们每人每月600元生活补贴,第二学年1200元,第三学年1800元。“三年期满后,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去留,不过一般能期满毕业的估计只有一半。”辜柳希表示。

此外,辜柳希还筹资创办了潮州木雕博物馆、潮州市传统工艺研究会、潮州传统工艺创意产业服务平台等。一方面,向公众免费展览潮州木雕艺术精品,扩大其自身影响力;另一方面,产学研相结合,将研发新成果投入到生产中,形成生产链条的良性循环。“这既为具有潮州木雕工艺特色的高素质、高技能人才积累了经验,也能在众多文化产业中树立典范,一举多得。”辜柳希如此解释。

2011年12月,艺葩木雕厂入围我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名单”,成为中国木雕届仅有的两家之一,另一家是代表浙江东阳木雕的陆正光创作室。

与诸多传统手工艺项目一样,在历史的一次次冲刷筛选后,制作工艺早已纯熟。但想要获得更大更长远的发展,就必须立足当下,找到与其想适配的发展方向。

在辜柳希看来,只有艺术性和实用性相结合,传统和创新并举才是潮州木雕未来的发展方向。“虽然说要保护传统,但是过分拘泥于传统而不搞创新,顾客也不要。既有传统又有创新,厂才能做起来。”

基于这样的理念,辜柳希在其几十年的实践中,从材质、形式、题材等方面对潮州木雕做了诸多尝试和探索。

传统潮州木雕素来以樟木等“软木”为主材,但在收藏品市场规模不断壮大的形势下,为了满足收藏爱好者的需求,辜柳希等传承人将沉香木、檀香木、黄花梨等高档“硬木”引入潮州木雕,并对一系列雕刻工具和制作工艺进行了改进与创新。

此外,辜柳希还对潮州木雕的髹漆贴金技艺进行了大胆创新。潮州人独创的髹漆贴金技艺既能避潮抗蛀,又能增加木雕作品的美感。但贴金技术对温度、湿度等自然因素和加工技艺要求很高,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潮州木雕的传承和推广。

为了打破潮州木雕制作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辜柳希依靠多年的实践经验,引进了桐油大漆和一批新材料,发明了独有的合成金地漆新配方,不仅极大提高了生产效率,还让以往“怕冷怕热”的潮州木雕顺利进入北方和热带市场。

得益于多项自主创新的技术,成立30余年的艺葩木雕厂已经发展成为潮州地区生产规模最大的厂家。

现在主要负责木雕厂日常运营的是辜柳希的大儿子顾培东,他告诉记者,现在木雕厂大概有130多个职工,整个工序的分工很细致,产品主要销往北上广深和东南沿海等城市。“我们这个产业的链条很大,从购买木材,到出图纸、木工开材料,然后6个门类的雕刻师傅分别处理完再精雕细刻,最后打磨上漆贴金。我们还有一帮师傅负责包装、上货上门、售后维修。 

家族式小作坊突围之战

即便如此,艺葩木雕厂的年产量也只有1000多件,年产值也不过几百万上下。而潮州地区能达到这个水平的木雕厂寥寥无几,潮州木雕的生产更多还是以家庭式的小作坊为主。

记者以“潮州木雕”的字眼在启信宝搜索发现,目前尚在存续期的相关企业和社会组织有40家左右,注册资本多在2-5万元之内。其中显示法人为李惠仙的潮州市艺葩木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最高,达到60万元。

潮州中山路是当地有名的一条“潮州工艺街”,沿街有众多售卖传统手工艺品的门店,潮州木雕自是必不可少。

在中山路,记者探访了多家店面大小不一的木雕店:既有一般手艺人开设的十几平米的小店面,木雕制品样式不多,做工也较为粗糙,价格在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也有一些省级、市级非遗传承人名下的店面,大而通透,样品繁多,大件精品标价可到10万元以上,甚至几十万元。但几乎都是家庭小作坊式生产,无法形成规模化效应,这也是潮州木雕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一大问题。

相比之下,作为四大木雕之首的东阳木雕则已孕育出具有千亿级潜能的市场。相关数据显示,浙江东阳现有木雕红木家具企业1300多家,规上企业47家,龙头骨干企业15家,木材交易市场3个,大型家具交易市场2个,以及南市街道、横店镇、南马镇、画水镇四大产区,从业人员超过10万人,年产值超过200亿元。东阳市政府表示,“十四五”期间,将力争实现木雕红木全产业链总产值超千亿元,把东阳打造成为全国工艺美术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基地。

“现阶段从事潮州木雕行业的大多是‘夫妻店’‘家族式’小作坊,主要展销家居装饰木雕和礼品。而东阳木雕有许多外来产业、家具商城与当地的手艺人进行合作。” 在一次与业内同行的交流会是上,辜柳希就曾提出,潮州木雕产业要发展壮大,可以参考东阳木雕产业,同建筑工程和家具相融合,创办“合伙人”机构,做大做强潮州木雕产业。

潮州市政府在其2021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指出,接下来将培育壮大工艺美术产业:引导非遗技艺和工艺美术走“产品+精品”路线,筹建潮州工艺美术展览馆,规划建设古城区“大师坊”,加强非遗人才队伍建设,引导大师工作室和文创商店集聚发展。

(作者:家俊辉,摄像典驰 编辑:李伊琳,剪辑典驰)

家俊辉

金融版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金融版记者,喜欢挖掘数字背后的故事,常驻广州,辐射湾区,放眼全国,欢迎交流啊!微信:jjh_991927(添加请注明来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