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娃15年,花费上百万!“放开三孩”会改变生育现状吗?

时代财经2021-06-01 10:03

在苏剑看来,接下来最为关键是就是政府如何配套相关设施,让不愿生、不敢生、生不起的家庭放心生。

作者-余思毅

编辑-王丽丽

“万万没想到,今年六一儿童节国家给孩子们的礼物是,可以有弟弟妹妹啦~”有网民如是说。

在第七次人口普查公布之后的20天,三孩政策出炉。5月31日,政治局召开会议,听取“十四五”时期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重大政策举措汇报,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会议指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

受到相关消息刺激,A股市场概念股今天尾盘集体大涨,Wind二胎政策指数收高,收盘大涨近2%。高乐股份、宜华健康、金发拉比直线拉升封板,贝因美、戴维医疗、爱婴室、康芝药业等纷纷大幅拉升。港股市场方面,截至收盘,恒生指数收涨0.08%,其中母婴概念股大涨,好孩子国际涨逾30%,爱帝宫涨超20%。

“主要是因为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反映出老龄化问题加深。”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教授5月31日下午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会议还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加强统筹规划、政策协调和工作落实,依法组织实施三孩生育政策,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健全重大经济社会政策人口影响评估机制。

在苏剑看来,接下来最为关键是就是政府如何配套相关设施,让不愿生、不敢生、生不起的家庭放心生。

“放开三孩政策有利于提高人口出生率,缓解老龄化严重程度,改善人口结构,是个值得点赞的政策。”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5月31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当然,现代人生活压力大,生育意愿下降,放开三孩之后能否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还需要观察,至少是鼓励生育的一个信号。放开三孩政策出台有利于消费、婴幼儿用品、教育等行业发展。”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把生育权还给老百姓”

去年10月份,时任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人口研究报告中称,“生育政策已被人为延误太久,应立即全面放开并鼓励生育,建议先放开三胎。”这一建议曾经在网上引发热议,当时北大苏剑教授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放开三胎或全面放开是今年(2020年)或明年(2021年)的事,这次人口普查的结果一定会让决策层尽快作出决定。”

果不其然,在第七次人口普查公布之后的20天,这一政策落地了。

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402万人,占18.70%(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9064万人,占13.50%)。与2010年相比,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5.44个百分点。数据表明,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未来一段时期将持续面临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压力。

另外,人口与未来网主编何亚福也曾对时代财经表示,从生育率角度也提示放开生育刻不容缓。

据悉,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的生育率仅为1.22,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的生育率仅为1.18, 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的生育率为1.3,处于较低生育水平。人口学界普遍认为,中国已经掉入“低生育率陷阱”。

据悉,低生育率陷阱是奥地利学者鲁茨于2005年提出的。该理论认为 , 一旦总和生育率低于1.5,生育率如同掉入陷阱,扭转生育率下降趋势将会变得很困难甚至不可能。“尽管国家现在终于放开三胎,也已经算迟了,应该早就放开三胎或全面放开。”苏剑告诉时代财经。

在苏剑看来,当下放开三胎政策的进步性在于,把生育权交还给家庭。“生育权本来就归老百姓、家庭,不归政府。政府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把生育权收归国有,现在就应该还给老百姓。”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人口研究所所长丁金宏教授5月31日对时代财经表示,放开三胎应该给予支持,但从政策实施来看,认为直接全面开放生育可能更好。此前,丁金宏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如果设置行政资源去监测所生是三胎还是四胎,这是对行政资源的浪费。政策应该越走越简单,不要越走越复杂。”

生育成本高企、生育配套亟待完善

5月31日的会议还指出,要将婚嫁、生育、养育、教育一体考虑,加强适婚青年婚恋观、家庭观教育引导,对婚嫁陋习、天价彩礼等不良社会风气进行治理,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推进教育公平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降低家庭教育开支。

在苏剑看来,尽管放开三胎,但从放开二胎的政策实践来看,效果可能不太乐观。毕竟当下年轻人生活压力较大,生育意愿较低。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陈卫的研究团队发现,生育养育孩子的经济压力和照料负担是目前阻碍家庭生育二孩的两大现实性限制因素。另外,“工作压力大”、“影响职业发展”也是女性在进行生育决策时所担心的重要因素。

陈卫研究表明,在不想生第二个孩子的女性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表示“经济条件不允许”。陈卫认为,城市不断攀升的房价、越来越高的养育费用、市场养育服务的高成本让家庭“生不起”、“不敢生”,尤其是全社会高度重视下一代的教育,家庭对教育存在过度追求的现象,学区房、课外辅导等精养型的孩子养育方式使得孩子的养育成本非常高。

针对养育成本,时代财经以中产家庭为例,按高端和大众两种养育路线,算了一笔账,发现,普通大众家庭从怀孕到养育孩子到15岁,花费接近52万;而高端养育,给孩子最好的生活与教育,则约430万。

针对这些社会现状,会议指出,要完善生育休假与生育保险制度,加强税收、住房等支持政策,保障女性就业合法权益。对全面两孩政策调整前的独生子女家庭和农村计划生育双女家庭,要继续实行现行各项奖励扶助制度和优惠政策。建立健全计划生育特殊家庭全方位帮扶保障制度,完善政府主导、社会组织参与的扶助关怀工作机制,维护好计划生育家庭合法权益。深化国家人口中长期发展战略和区域人口发展规划研究,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苏剑认为,相关配套设施的完善十分必要。“配套支持方面就是从政策方面,首先放开孩子户籍制度,不像以前那样超生了就进行处罚。在教育托幼方面也要作出政策支持。”苏剑此前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还提到,由于晚婚晚育的观念影响,现在很多老人跟年轻一代的年龄差距越来越大,老人难以照看孙辈,所以政府应在支持系统上发力,如托儿所、幼儿园的设置。

(作者:时代财经 )

时代财经

专业媒体

企业财经第一读本,专注于企业财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