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商品城曲线购入互联网支付牌照,4.493亿值得吗?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6-16

又见支付牌照交易,这次的价格是4.493亿。

6月15日晚间,上市公司小商品城(600415,SH)发布公告称,拟与海尔集团(青岛)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尔金控)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公司以44930万元收购其持有的浙江海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尔网络”)100%股权。

海尔网络全资子公司快捷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捷通”)拥有互联网支付牌照。若此次收购完成,这意味着小商品城曲线拿下支付牌照。数据显示,快捷通截至2020年年末净利润为-1417.87万元。以4.493亿的价格收购一家亏损的公司,小商品城的这笔买卖值得吗?

收购海尔金控旗下支付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海尔网络仅有快捷通一家子公司,其持有快捷通100%股权。海尔网络主要通过快捷通开展互联网支付业务。本次收购完成后,公司通过海尔网络间接持有快捷通100%的股权。这意味着小商品城实际上是以4.493亿的价格曲线获得了一块支付牌照。

2013年7月,快捷通成功获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正式成为获许在全国范围内从事互联网支付业务的第三方支付企业。2018年7月成功续展后,支付业务许可有效期至2023年7月5日。快捷通主营业务为第三方支付业务许可中的互联网支付业务,主营互联网支付业务。

不过,海尔网络和快捷通均处于亏损状态。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海尔网络2020年末合并资产总额为93303.73万元,净资产为15636.18万元;2020年度合并营业收入为8990.35万元,净利润为-1420.54万元。快捷通2020年末资产总额为93182.92万元,净资产为14648.83万元;2020年度营业收入为9216.77万元,净利润为-1417.87万元。此外,海尔网络还有7.7亿其他流动负债,主要系快捷通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客户或用户收单交易尚未提现或代付交易尚未支付而留存的款项。

4.493亿收购一家亏损的公司贵吗?实际上,小商品城看重的是其背后的支付牌照。

参照同类交易案例,《审计报告》选择了资本市场中8家具有第三方支付牌照—互联网支付的公司,最终选择3家可类比的企业计算得出修正后PB平均值3.91。经对比分析后,海尔网络评估值=评估基准日海尔网络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综合修正后海尔网络P/B×(1-缺少流动性折扣率)=15636.18×3.91×(1-25.73%)=45,400.00万元(取整至百万位),即最终认定海尔网络在评估基准日2020年12月31日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45400万元。

经公司与海尔金控协商一致,拟以评估值为依据,确认本次总交易金额为44930万元。小商品城表示,本次收购完成后,公司将获得从事互联网支付业务资质,为chinagoods(义乌小商品城)平台打通支付通路、降低支付成本、提升客户交易体验。

不过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支付机构变更主要出资人的,需要在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前报中国人民银行同意。关于本次收购导致的主要出资人变更是否获得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尚不确定,若公司无法取得中国人民银行同意快捷通变更主要出资人的批准,则本次交易存在取消的可能。

降低线上平台支付通道成本

曲线获得支付牌照早已不是新鲜事。从2015年开始,人民银行基本暂停了对支付牌照的发放。一照难求之下,支付牌照的价格水涨船高,但是买家依旧趋之若鹜。对此,有人曾评价道,“不管有没有开展业务,先把会升值的牌照拿下来再说。但实际上,金融服务并非稳赚不赔,第三方支付机构如果没有运营场景和用户规模,即便有了牌照,恐怕连成本都挣不回来。”

曲线获得支付牌照后,小商品城会面临这样的命运吗?对于小商品城来说,这块牌照并不缺用武之地。义务市场成交额一直稳居全国综合市场前列,先发优势显著。数据显示,作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义乌小商品市场汇集了26个大类、200多万个单品,实现一站式采购。围绕市场形成巨大的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资源优势、规模聚集。

2020年,小商品城正式上线义乌市场官方网站“义乌小商品城”平台(下称chinagoods)。chinagoods依托公司市场7.5万家实体商铺资源,服务产业链上游200万家中小微企业,以贸易数据整合为核心驱动,对接供需双方在生产制造、展示交易、仓储物流、金融信贷、市场管理等环节的需求,实现市场资源有效、精准配置,构建真实、开放、融合的数字化贸易综合服务平台。这意味着chinagoods对支付通道的需求极大,拿下支付牌照可以节约不少支付通道费。

截至2020年年末,chinagoods平台入驻商户5万,注册采购商数超80万(52%的注册采购商都来过义乌实体市场),平台商品SKU达260万,APP下载数量200万次,正式上线后成交额28.94亿元。正式上线后日均访问量超过325万次,峰值超过500万次。

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商户想要完成一笔交易需要经过支付通道,有支付牌照的公司才能提供这项服务。商户需要向支付公司支付手续费,支付公司、银联、发卡行按照一定的比例分账。如果自己有支付牌照,将会降低支付通道的成本。换言之,自带场景的公司入手支付牌照,相对来说更划算。”

快捷通背靠海尔金控也有自己的场景,为何要卖出自己的支付牌照呢?2020年年末,在海尔金控旗下的快捷通亏损达1417.87万,已成为拖业绩后腿的业务。博通咨询首席分析师王蓬博向记者分析“依靠众多小微商户,小商品城的场景就能够建立起来,可以做很多B端的服务。作为出口重镇,义务的商品畅销海内外。未来,小商品城还可以在互联网支付的基础上,申请做跨境支付业务,为这些商户服务。”

(作者:边万莉 编辑:曾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