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家“撞脸”广告在线教育公司被重罚70万元:演员扮老师,委托同一家公司制作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6-23

资本过度集中在线教育行业,铺天盖地的在线教育广告加重家长焦虑,在今年年初的四家在线教育公司“撞脸”广告事件中登峰造极。

今年1月18日,有报道称,猿辅导、作业帮、高途课堂、清北网校四家在线教育头部企业的广告在微信朋友圈和社群刷屏,原因在于这四家公司请了同一位“老师”为其做广告。

 

如今,“撞脸”广告事件真相大白,广告里的“老师”确系演员,而这些广告也是由一家名为北京麦芽未来科技有限公司制作、代理,单支广告费用最低仅2万余元。近日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四家在线教育公司被罚款70余万元。

“老师”身份确实是演员

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作出的京海市监罚字〔2021〕25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高途课堂的广告播出时间较早,该“金牌名师火箭特惠班”视频广告于2020年12月18日发布。

决定书写道,该视频广告中出现的人物真实身份为演员,在视频广告中称自己“做了40年的英语老师”,并以英语老师的身份向观看受众推荐高途课堂线上课程,此身份表述与其真实身份不符,易使观看受众对广告中人物的身份和其描述的信息产生误解。

该视频广告的广告费用共计人民币32768.54元。

2020年12月30日,作业帮直播课发布了“寒假语数双科重难点集训班”视频广告。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作出的京海市监罚字〔2021〕25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经查,该视频广告中出现的人物真实身份为演员,其身份无法与视频广告中对家长的劝导、当前小学生学习中存在的问题等信息相对应,易使观看受众对广告中人物的身份和信息产生误解。

该视频广告费用共计人民币27845.69元。

2021年1月13日,清北网校发布了“数学寒假提分特训班”视频广告。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作出的京海市监罚字〔2021〕25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经查,该视频广告中出现的人物真实身份为演员,其身份无法与视频广告中影响孩子数学成绩的重要因素、对家长的劝导等话语相对应,观看的受众易对广告中人物的身份和话语产生误解。

该视频广告的广告费用共计人民币25396.08元。

值得注意的是,作业帮直播课和清北网校的广告中,并未明示该演员的身份为老师,但该演员还是对家长进行了劝导,并分别发布了当前小学生学习中存在的问题、影响孩子数学成绩的重要因素等信息,同样被执法部门认为易使观看受众对广告中人物的身份和信息产生误解。

上述三家在线教育公司的注册地均为北京市海淀区,三份处罚作出的时间均为2021年4月19日,猿辅导注册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同日,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管局也对猿辅导作出一份处罚,称猿辅导违反《广告法》第四条第一款,被罚款24万元。

“肇事者”找到了

值得注意的是,“撞脸”广告使用了同一名演员,让人怀疑广告是否由同一家公司制作。处罚决定书揭开了谜底,作业帮直播课、高途课堂、清北网校的广告确由同一家公司制作、代理。

该公司名为北京麦芽成长科技有限公司,启信宝数据显示,其成立于2019年12月,法定代表人为祁俊。

启信宝数据还显示,祁俊还是麦迪克传媒法定代表人。公开报道称,麦迪克传媒为字节跳动教育行业独家合作伙伴。

北京麦芽成长科技有限公司未被处罚。

在线教育广告严监管

根据处罚决定书可知,对在线教育公司的罚款金额与广告费用相关。

作业帮直播课被处以广告费用4倍罚款,共计人民币111382.76元。决定书显示,作业帮直播课于2021年03月24日提出听证申请,于2021年04月16日撤回听证申请。

高途课堂被罚款262148.3元,金额最高,是其广告费用32768.54元的约8倍。

清北网校同样被处以广告费用4倍罚款,共计人民币101584.32元。

今年5月,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会同海淀区教委出台“教育培训行业广告发布重点内容提示书”,被称为“史上最严教育广告规范”。

其中要求,严禁利用科研单位、学术机构、教育机构、行业协会、专业人士、受益者的名义或者形象作推荐、证明。广告中不得出现教师的名义或形象(包括演员扮演的教师);不得使用学员“现身说法”直接或间接作推荐证明,不得以学员的培训效果作推荐证明,不得从用户评价中挑选好的用户评价进行刻意展示;不得使用名师、名校、一线、升学率等字词进行宣传。

如今,K12在线教育广告几乎销声匿迹。据子弹财经报道,2020年5月1日-5月26日期间,学而思网校、作业帮、高途等几家头部机构的日均投放额达到了700-800万元;而今年5月1日-5月26日期间,这一数字为100-200万元,同比大幅减少85.71%。

(作者:王峰 编辑: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