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替代吴亦凡?

大文旅贺泓源 2021-07-19 16:06

娱乐业寻路。

当谈到吴亦凡时,郑爽印象是,不适合谈恋爱,她觉得自己也是。

一语成谶,这或是该女艺人为数不多的清醒时刻。眼下,郑爽与吴亦凡都因“感情”这件事陷入风暴,当然,故事早已不仅限于情感纠纷。

7月18日,颜值博主都美竹接受采访时透露,艺人吴亦凡以各种方式物色、诱骗年轻女性发生关系,包括自己在内的受害者远超8人,其中甚至包括2名未成年女生。都美竹称,她已经分批退回50万元的所谓“封口费”,并做好了走法律程序准备。

都美竹还在微博中表态,要与吴亦凡“决战”,并要求其退出娱乐圈。微博所披露信息量与尺度都比较大。

“你这十年已经够精彩了,普通人哪能赚到二三十个亿。”都美竹补充。

7月19日,有关涉及人士魏雨欣与张丹三均在微博爆出与吴亦凡“交往”截图,再度佐证了都美竹的相关言论。另有疑似吴亦凡语音在网上流传。

对此,7月19日早间,吴亦凡发文否认一切指控。称“只在2020年12月5日的朋友聚会中见过都女士一次,没有灌酒、没有收手机、更没有各种 ‘细节’,从来没有过什么 ‘选妃’!没有 ‘诱奸’ ‘迷奸’!没有什么 ‘未成年’!”

同期,吴亦凡工作室发布微博表示,“已启动法律追责程序并完成报案工作,相信法律的公正,必会还原事实真相”。

郑爽在直播中谈论吴亦凡,图片来源:微博圈圈的娱乐视频截图

演艺圈竞争凶猛

不论真相如何,该事件已对吴亦凡商业价值造成冲击。

7月18日晚间,韩束发文表示,已向吴亦凡方发出《解约告知函》并终止一切品牌合作关系。随后,良品铺子也发微博称,与吴亦凡的合作已经于去年11月到期。7月19日早间,立白、滋源、康师傅均宣布,已终止所有与吴亦凡的品牌合作关系。

华帝在微博中表示,与吴亦凡代言合作已于2021年7月到期,相关宣传合作已完成及终止;得宝官方微博发文称,Tempo得宝已结束与吴亦凡的代言合作。

此外,央视新闻官微今年5月曾为吴亦凡新歌做宣传,目前已删除微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音频客户端云听APP也宣布终止与吴亦凡的一切合作,表示APP内及第三方平台账号已对其参与录制的内容全部做下架处理。

但依旧有企业在坚挺。截至7月19日发稿前(15:30),路易威登、宝格丽、兰蔻、欧莱雅男士保留着吴亦凡代言人身份。

吴亦凡依旧是路易威登代言人,图片来源:路易威登官微

放弃吴亦凡,对利益各方有不少挑战。以腾讯视频为例,吴亦凡与杨紫主演的《青簪行》定于该平台播出,如否认吴亦凡,则意味着该剧播出难度大增,上亿投资或打水漂。长视频竞争激烈,腾讯视频亟需高商业价值作品打底。腾讯系为《青簪行》主要投资方。

事实上,对品牌商来说,吴亦凡并非不可放弃部分,替代者很多。从数据来看,“顶流”吴亦凡告别顶流已久。

以粉圈必争地微博超话为例。在超话明星排名上(7.19—7.25),肖战、王一博、张哲瀚、蔡徐坤、龚俊、易烊千玺、王俊凯、李汶翰、罗云熙、王源占据前十,吴亦凡仅排在83,前面一位是很难称得上破圈艺人的前女子演唱组合火箭少女101成员傅菁。

这意味着,吴亦凡本身粉丝流量已有限。高端品牌选择他,更多是引起外部口碑带来的品牌溢价。

有资深经纪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虽然从数据上,吴亦凡排名有所下滑,但价格依旧坚挺。“商演过200万/场是肯定的,代言也是千万级别。虽然活动感觉不多,但商演价值这几年没怎么跌。人不太好管理,工作人员很苦。”前述经纪人表示。该说法得到多位业内人士默认。

但各大品牌商也在物色着新人选。以路易威登为例,微博数据表现更好的龚俊、刘昊然已成为品牌大使,并与黄明昊、王鹤棣等艺人多有合作;宝格丽与侯明昊、邓伦、许凯多有接触;兰蔻正在牵手邢昭林。

新人层出不穷,有作品的艺人不断,哪一个都比目前“劣迹”缠身的吴亦凡显得体面。

客观上,流量艺人本身确实有着带货价值。2016年10月,Burberry宣布吴亦凡出任其品牌全新代言人,此后,推出相关联名款。效果惊人。

2017年1月,Burberry发布2016年三季度财报显示,零售收入同比增长22%至7.35亿英镑,可比销售额录得3%的增长,超出分析师预期,得益中国大陆业绩强劲,亚太地区销售额恢复增长,提振业绩作用明显。此前,Burberry业绩已连续低迷三年,2016-2017财年不仅销售额下降了2%,净利润更大跌21%。

可这只针对5年前的吴亦凡,贵圈变化过快。

“违法是所有艺人红线,如果坐实演艺生涯绝对终止。肖战能从此前风波走出来,是因为关键争议没有涉及他本人,且未碰到红线。”另有影视行业创始人表态。

虚拟现实

另一头,对娱乐行业来说,过多流量聚焦在某几个人身上,已成为重大风险点。

“艺人压力大、诱惑多、不好管。”多位经纪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这让他们的工作充满被动。

“被爆出的新闻是少数,大量丑闻被我们事先处理。生活中充满狗血,我无法接受这种状态。”有知名娱乐公司公关负责人说,她最终选择离职。

且随着监管趋紧,艺人一旦出事,结果是项目无法上映播出,这牵动了全行业利益。譬如,范冰冰被罚后,《赢天下》播出无望,最终导致出品方唐德影视易主。

这种状况下,虚拟偶像成为选择之一。虚拟偶像是指“通过绘画、音乐、动画、CG等形式制作,在因特网等虚拟场景或现实场景进行演艺活动,但本身并不以实体形式存在的人物形象”。

虚拟偶像并不同于动漫角色、真人虚拟形象,其可通过专辑、MV、写真集进行偶像活动,还可汲取粉丝的同人二次创作丰富自身内涵,进而吸引特定粉丝群体。其优点之一就是,无负面信息,安全。且参与性强、寿命长。

目前,虚拟偶像已成为风口之一。2020年12月,B站举行了BML-VR2020,直播在线人气峰值突破1087万。2020年初大火出圈的B站跨年晚会上,虚拟偶像洛天依和琵琶大师方锦龙合作演出的《茉莉花》颇受好评,B站视频观看量超360万次。据《哔哩哔哩 2020 年营销通案》,洛天依粉丝超 1000 万。

洛天依粉丝超 1000 万,图片来源:B站微博

2021年,爱奇艺专门成立了专注虚拟偶像业务的理想国工作室,目前旗下艺人包括了D.M组合、十火、秋蒂等多位虚拟偶像。此前,爱奇艺还曾推出过虚拟偶像选拔节目《跨次元新星》,其中,参赛的虚拟偶像多来自乐华娱乐、SNH48、黑金娱乐等真人艺人经纪公司。

另据艾媒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市场规模为34.6亿元,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2020年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为645.6亿元,预计2021年为1074.9亿元。

“我们会有很多影视项目,但重点是为了打造出虚拟偶像,这是关键。”导演陈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他曾任《流浪地球》视效制片人、迪士尼《松松总动员》导演,正在该赛道创业,目前处于融资阶段。

延伸阅读:

明星变现经济学

负面舆论冲击下 吴亦凡已失去过半品牌代言

品牌代言千万级别:吴亦凡商业身价几何?

(作者:贺泓源 编辑:李清宇)

贺泓源

21产经版记者

研究泛娱乐与大消费产业生态。 微信:petrjjr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