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族信托行业井喷式发展,瑞银推出境内家族信托解决方案

我的私人银行胡天姣 2021-07-21 17:45

中国内地高净值人群及可投资资产持续增长之下,瑞银(UBS)推出境内家族信托解决方案。

7月21日,瑞士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表示,将正式向中国内地高净值客户推出境内家族信托解决方案,及相关的家族财富传承咨询服务,为国内首家推出该服务的外资银行。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中国内地高净值人群(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以上)数量262万人,2018-2020年年均复合增长率15% ,预计2021年末接近300万人,达296万人。2020年,中国高净值人群人均持有可投资资产约3209万元,共持有可投资资产84万亿元;预计到2021年末,高净值人群持有的可投资资产规模将达约96万亿元。

“疫情以后,我们发现中国的家族信托行业出现了一个井喷式的发展”,瑞士银行(中国)财富管理产品部负责人杨德行说,“一方面很多中国企业家在疫情后更重视财富的保障,而由于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他们对全球的资产配置更为谨慎;另外一方面,疫情让平常繁忙的企业家们有更多的时间考虑家族企业的传承安排。我们预计,2025年年底高净值人群的可投资资产应该也达到130-140万亿元人民币这个规模。”

在杨德行看来,全球监管过去几年间发生改变,叠加税收强监管,信息透明时代业已来临。“这其实也提示了高净值人士应该做好筹划,合理合法地做到利益最大化。我们也看到国内的法律整体环境其实是一直都在改善,对家族信托计划持开放的态度。如民法典的出台也为家族信托的发展提供了税收保障。另外,诸如银保监会对家族信托管理的规定,也定义了家族信托本身未来是一个更可持续的发展。我们由此认为,家族信托在境内的未来是可期的。“

对于高净值人群的关注点,杨德行认为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家族未来规划是需要眺望多年;二是老一代与新一代的鸿沟;三是决策者跟接班人的信任能力。企业未来发生经营风险、代际之间的传承、婚姻前/后资产规划、长寿带来的养老规划以及海外移民带来的税务安排,均为高净值人群现今关注焦点。

“其实如今中国高净值人群对家族传承需求确实较为迫切,财富已经到了一个要传承的阶段”,他解释称,“而新生代登上舞台时,恰逢经济转型,创业和创新可能比守业更迫切。另外一方面,中国快速发展的新经济行业催生了新一代的富豪,中间大多数都是来自于互联网、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新能源等新兴领域,平均年龄大概在40-50岁左右,这一代富豪的子女或者正年幼或者刚刚走上社会。所以对新一代的财富家庭而言,从接班人的年幼和年轻的时候尽早开始培养,是家族的首要任务。”

在境内与境外家族信托产品区别上,杨德行指出,从结构本身看,二者其实并没有很大区别,甚至没有任何区别。“瑞银在中国境内提供的家族信托是以开封平台合作作为主要立足点,这意味着在信托计划设立后的资产投资中,客户拥有全权的决定权,与高净值客群期望拥有更多投资掌控权相吻合。同时,我们的家族信托服务主要为客户提供家族信托的价值及一般性制度的功能,为客户提供为信托设立提供相关服务的机构名单,包括信托公司等,供其选择和决定并用。”

然而,即便中国内地家族信托呈快速发展态势,但现有客户主要集中于中资行,各式产品充斥于市场间,其中不乏同质化。

“家族信托业务过去一段时间内确实是存在一些同质化”,杨德行解释,“或者说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家族信托本身是否真的能起到高净值客户需求的传承、隔离和在税务的筹划方面是有一点欠缺。整个家族信托的业务下面,其实更多是关注投资端。瑞银因此强调给予客户在境内境外情景中一个全生命周期的覆盖规划,或者超过自身生命周期。在此概念之上,加之瑞银在境外积累的经验,我们开展家族信托。”

瑞士银行(中国)行长张琼补充称,国内目前信托产品同质化发展饱受热议。在与我们客户沟通后,一个明显的发现是,国内很多金融机构到现在仍在用家族信托概念进行产品包装,更多的用一部分现金以投资,甚至投至自有产品里,而家族信托的核心目标可能反而没有触达。由此,推演与合作机构下一步计划要做的,是回归家族信托最本质的目标。

瑞银称,随着国内法律整体环境的日益完善,与家族信托相关的政策不断出台,境内信托设立环境的持续发展,也是推升家族信托需求的重要因素。“根据公开数据,自2020 年中国家族信托数量及规模均增长快速,规模较年初增长80.29%。在疫情后,境内家族信托的核心功能也进一步凸显,包括涉及财富传承及定向分配; 资产隔离,阻隔企业经营风险及婚变风险等;隐私保护,保护委托人身份及财产信息;税收筹划,提前计划未来可能征收的遗产税等。”

(作者:胡天姣 编辑:李伊琳)

胡天姣

记者

探索全球资本市场,债市,汇市;也关注银行、老派与新兴金融、绿色金融,还着手人文金融。欢迎交流探讨!联系方式:邮箱 hutj@21jingji.com (无事不要乱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