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丨贾跃亭7年造车梦圆纳斯达克 FF股价盘后破发

21深度白杨 2021-07-22 22:43

贾跃亭的还债路迈出第一步。

北京时间7月22日晚,贾跃亭创办的智能汽车公司FaradayFuture(以下简称“FF”)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FFIE”。FF当天开盘价为16.84美元/股,涨幅22.21%,总市值超50亿美元。不过截至北京时间22点41分发稿,FF破发,股价跌逾4%,市值跌至42.66亿美元左右。收于13.98美元,涨1.45%,市值45.11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盘后股价为13.76美元,再次破发。

贾跃亭站在台下 图片由FF提供

今年1月份,FF正式对外披露上市计划,其将通过与特殊收购公司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 (简称“PSAC”)进行反向合并,以实现上市交易。

7月20日,在PSAC召开的特别会议上,股东审议和投票通过了PSAC和FF之前拟议的与合并交易有关的十项提案,这也意味着,FF成功闯过IPO道路上的最后一个关卡。

据FF方面透露,由于PSAC持股人选择赎回的最后期限已过,所以截至7月20日美股收盘,PSAC仍有99.91%的资金留在其信托账户中,基于此,FF通过业务合并,将获得约10亿美元的总收益。

对于FF而言,这笔钱弥足珍贵,因为自2014年5月创立以来,除了前两年有过一段衣食无忧的日子,再后来,FF就一直受到资金的掣肘。

同时,作为FF的创办人,贾跃亭自2017年7月赴美,至今已经离开中国整整四年。这期间,贾跃亭一手创办的乐视网被强制退市,他也因IPO造假被北京证监局罚款2.41亿元,但是,身处大洋彼岸,“下周回国”已经成为网友对他的一种调侃。

2017年年底的时候,贾跃亭在美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暂时还不会回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完成FF的A轮融资。他说,“债务纠纷会涉及到我,可能会对我产生限制出境和高消费的影响,一旦回国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

三年后,贾跃亭在2020年7月发布的一封公开信中也坦言,他是乐视体系一夜崩塌的第一责任人。贾跃亭称,有朋友劝过他放弃FF,把股权卖掉然后用破产清算的方式“躲”在美国一了百了。但他不想放弃和逃避,在他看来,FF的成功才是对债权人股东、投资人和全体员工最好的回报。

但实际上,“贾跃亭”这个标签,也是FF推进融资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FF现任全球CEO毕福康曾表示,FF在过去一直难以执行其商业计划,贾跃亭的股权是吸引其他投资的主要障碍。

所以,贾跃亭过去两年先是让出CEO的位子,接着又进行了个人破产重组,这一系列操作背后,就是希望让FF去贾跃亭化。从目前的结果来看,贾跃亭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他持有的FF股权已经转为债权人信托,而他在FF的职务是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主要负责人工智能、产品定义、用户获取、用户体验和用户运营等相关工作。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贾跃亭近期在团队内部的一次分享中表示,上市是FF的里程碑,也是新起点,接下来要全力推进FF91的量产交付。

贾跃亭(左)和FF全球CEO毕福康(右) FF提供图片

走出温床、经历钱荒

回顾FF过去7年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14年5月至2016年11月,这是属于FF的温床期。

这段时间,乐视网处在高速扩张期,FF也是含着金汤勺出生。从后来披露的信息可以得知,FF在美国加利福尼亚注册营业后,贾跃亭在两年的时间内,向FF实缴了约6.13亿美元资本,另外还为FF约3.24亿美元的融资做了担保。

对于一家初创公司而言,这笔9亿多美元的初始资金已经完全足够,所以在前两年,FF的发展也相对迅速。2016年1月,FF推出首款概念车FF Zero1;2017年1月,FF首款旗舰产品FF91也正式亮相。

然而,随着2016年底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并以贾跃亭赴美为标志,FF也失去了最重要的输血通道。紧接着,FF便进入了从2017年初至2020年7月的第二阶段,即筹钱期。

在这个阶段,FF与恒大上演了一出由爱恨交织的大戏。2017年下半年,在FF正寻求A轮融资时,恒大主动抛出了橄榄枝。

据贾跃亭2018年回忆,2017年10月份的一个周末,他突然接到一个来自香港的紧急电话,一个朋友称恒大对于投资FF表示了强烈的兴趣,希望他当晚就到香港进行融资谈判。

后来,双方也确实很快就达成了融资协议。根据当时的协议,恒大将投资20亿美元来换取FF 45%的股权,其中有8亿美元在协议签署后就给到了FF,剩下的12亿美元则将在2020年底之前支付。

但是,这个原本雪中送炭的故事,突然画风一转,变成了FF与恒大的相爱相杀。双方核心矛盾的源头是一份基于原投资协议的补充协议,在这份协议中,FF希望恒大提前支付一笔款项,而作为条件,恒大则要求贾跃亭必须转让其持有的FF股权及对FF的控制权。

由此,“投资”演变成了“夺权”,双方为此也对簿公堂。从FF及贾跃亭的角度,为了履约,贾跃亭辞去了与FF相关公司的董事职务,并将持有的FF股份都转给了他的朋友Lian Bossert。但是,恒大并不认可这一行为。

在诉讼过程中,恒大提到了让贾跃亭放弃控制权的原因,其中包括贾跃亭作为中国的失信被执行人,由他实际控制的FF在中国很难开展业务。因此,恒大希望的是贾跃亭能真正交出股权和控制权,但允许他继续担任FF全球CEO。

在贾跃亭看来,恒大投资FF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获得FF的全球控制权,而他从未想过放弃,所以,双方的关系也就此走向决裂。在与恒大诉讼的过程中,FF的资金状况也十分紧张,因为恒大的因素,FF暂时无法引入新的融资,截至2018年9月26日,FF银行账户中只剩下1810万美元的现金。

直到2018年的最后一天,FF与恒大的这场闹剧才正式收场。最终,FF与恒大达成新的协议,恒大已经投入的8亿美元将换来FF 32%的股权,其他原先签署的投资协议均立即终止。

对于这个结果,可以理解为双方各退一步。那个时候,FF的当务之急是寻找新的融资,但结果表明,在没有了恒大的阻碍后,FF的融资依然困难。

在最困难的时候,FF不得不开始变卖固定资产。2019年3月,FF先后出售了其持有的位于美国拉斯维加斯的工厂土地,以及位于洛杉矶的总部大楼。除此之外,FF于2019年4月份获得的一笔债权融资,也起到了“续命”作用。

但真正的融资遥遥无期,汽车量产计划也无法施行,FF似乎陷入一个死循环。站在悬崖边上,贾跃亭决定最后一搏。

个人破产重组,FF进入后贾跃亭时代

2019年9月,FF正式任命原拜腾汽车董事长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接替贾跃亭成为公司全球CEO,而贾跃亭将出任公司首席产品和用户官。紧接着2019年10月14日,贾跃亭宣布其已根据美国相关法律第11章(chapter 11)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一系列动作背后,宣告着贾跃亭开始将自己与FF进行分割。据了解,美国《破产法》第11章允许各实体(包括个人)在通过确认重组计划以寻求对债务进行重组的同时作为持有资产的债务人继续经营业务。而基于贾跃亭的重组计划,他将把所有合法认可的个人资产(除了在中国被冻结或没收的那些资产以外)全部转入债权人信托,以偿还债务。

然而,鉴于贾跃亭过去的个人情况,他的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推动也是一波三折。在先后经历了管辖法院变更、个别债权人反对、债权人深度尽调、多次调整方案核心条款等波折后,2020年5月,历时7个月之后,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终于获得美国法院的最终确认和通过。

根据重组方案,经贾跃亭认可的债务主体所申报的金额为61.7亿美元,最终净债务额为34.4亿美元。这其中,包括与贾跃亭有关联的三位债权人的债务,具体为贾跃民的1.83亿美元,贾跃芳的5000万美元,甘薇的2.5亿美元。

而信托资产包括五部分:1、10%的FF股权;2、20%的Pacific Technology优先股(间接持有6.16% FF的股权),同时包含FF IPO后Pacific的8.157亿美元优先分配权等额外权益;3、对Season Smart股权(恒大持股)的回购权;4、走完中国现有司法程序后,贾跃亭在破产生效前被司法冻结资产的剩余部分(如有);5、对易到资产(东方车云)的诉讼权。

2020年7月,贾跃亭发布一封题为《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公开信,正式宣布了其个人破产重组程序的完成。这封信里,贾跃亭提到了很多,而“重启”是最重要的关键词,贾跃亭表示此次重组是他人生的重启,他不再持有FF股权,但仍将以创业心态继续打工。

至此,FF的第二个发展阶段也告一段落。从2020年7月至今,在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正式完成后,FF进入了后贾跃亭时代,这也是第三阶段。

第三阶段,融资仍然是FF最首要的目标,2020年10月,FF全球CEO毕福康首次对外透露,FF有意以SPAC的方式完成上市。但这并不是FF的原计划,因为在贾跃亭完成个人破产重组时,FF的计划是先完成B轮融资,再进行IPO。

可实际情况却是,FF的B轮融资进展并不顺利,所以IPO计划变得迫在眉睫。据悉,SPAC是海外借壳上市的一种方式,也是目前在美股上市较为便捷的一种方式。截至2020年12月23日,去年全年已有248家SPAC公司完成了IPO,融资额约828亿美元,已经超过了传统IPO同期的融资额。

2021年4月5日,FF拟合并的壳公司PSAC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业务合并的注册文件。文件显示,自成立以来,FF尚未从电动汽车业务上获得任何收入,一直处于净支出的状态。

截至2020年12月31日,FF的累积亏损为23.9亿美元,而其账面现金仅剩下112万美元。所以在未正式上市之前,FF依然需要输血,今年3月26日,FF便又筹集了近1亿美元的债权融资。

不过,贾跃亭此前厘清自己与FF的股权关系,在这次IPO融资中也发挥了作用。据FF此前披露的消息,其IPO融资的普通股PIPE包括来自美国、欧洲和中国的超过30家长期机构股东,其中,PIPE基石投资人包括来自中国排名前三的民营汽车主机厂和中国一线城市。后经证实,这里提到的主机厂是吉利,而“一线城市”是珠海。

但是在上市前夕,7月15日,PSAC发布公告称,原定投资FF的中国一线城市因外汇原因导致无法完成此次投资,其拥有的投资额度目前已转让给相关投资机构。而新的相关投资机构已完成了投资协议签订,并已经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打款。

一位知情人士则向记者表示,在原定投资人因外力因素无法完成投资计划的时候,国内相关投资机构能在短短的数日时间内接盘并完成投资协议的签订,也说明了资本市场对FF前景的看好。

FF上市之后,在股权结构上,FF股东将持有1.5亿股A类股票和6171万股B类股票,合计持有约66%的股权。目前的PSAC股东将持有新公司的9.4%股权,而剩下的24.6%股权将由通过私募方式购买PSAC普通股的投资者持有。

合并完成后,FF的A类和B类股票的投票权是一致的,但如果FF能够连续20个交易日结束时的加权平均总市值达到200亿美元,那B类股票将享有每股10股的投票权,届时,FF股东将拥有87.5%的投票权。

如今,FF的资金问题得到缓解,接下来的重点将是推进汽车量产。FF披露的文件显示,FF计划在上市后的12个月内,将FF91系列投放到市场。除了FF91外,未来五年,FF的B2C乘用车规划还将包括FF 81系列和FF 71系列。

FF管理层预计,FF首款乘用车将在美国上市,随后不久便会在中国推出,然后2023年开始向欧洲扩展。

对于任何一家公司而言,上市都是一个重要里程碑,对FF来说,其意义更加重大。毫无疑问,FF完成IPO,算是在成功的道路上迈出了关键的一步。但对于造车业务来说,这只能算是一小步,因为在解决资金问题之后,接下来的产品竞争会更加残酷。同样,这对贾跃亭来说,也只是在还债路上迈出了第一步。

相关阅读

IPO前哨|上市在即的FF靠借款度日:负债近6亿美元,账面却只剩112万现金

(作者:白杨 编辑:张伟贤)

白杨

IT版记者

关注科技互联网领域报道。微信:by_xiansheng(加好友请备注姓名、公司及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