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开往新乡的列车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彭强 新乡报道
2021-07-22 22:19

7月22日下午,备受关注的新乡市区积水已经明显减退,但下辖的卫辉市和辉县市的危机仍未解除。

去往新乡3小时的路途,竟然如此遥远。

由于河南多地的连续暴雨,路经郑州、新乡的多次列车都已取消,从北京西开往西安北站的G651次高铁,成为少有的还能到达新乡市的选择之一。

当郑州逐渐从水灾中解围,持续的暴雨却遽然北上,奔袭到了新乡、鹤壁和安阳。

相同的剧情开始上演,新乡市区部分居民被大水围困,消防部门和各路救援力量抢险救灾,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

7月22日下午,雨水逐渐消退,备受关注的新乡市区积水也明显减退,但新乡市下辖的卫辉市和辉县市的危机尚未解除。

迟到的列车

早晨6点58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北京西出发,原定时间9点54分到达新乡东站。但在8点20分经过石家庄后,列车开始逐步降速。

11点30分许,列车到达安阳东站,比原定时间晚了两个小时。连列车上的乘务员都无法确定,今天还能否到达新乡市,更别说是西安北站。

下午14时许,淡淡的焦急气息在车厢里酝酿,两位女士因推搡和言语的冲突,爆发出激烈的争吵,但在几分钟后也逐渐安静下来。

此时,距离早晨发车,已经过去了7个小时。不少人开始站起来在车厢里走动放松,也有很多人倚在座位上陷入沉睡。

G651次列车的乘务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本次列车上有超过一半以上的旅客都要去往西安北站,少部分乘客会在河南的部分城市下车。因为暑期开始,不少家长带着孩童出游,车厢里不时传来孩子们的嬉闹声、笑声。

按照以前的时间表,这个时候列车员也应已从西安北返程。但现在有不少列车停运,甚至在开往郑州之后又回头,她不能确定本次列车何时能到达终点。

列车上的氛围是平静的,不少人都提前准备了零食、干粮和水,只有几位烟瘾犯了的乘客,不停在门口踱步,希望能尽快抵达新乡东站抽上几口。

这位乘务员表示,最近晚点和列车取消频发,多数乘客也都已经有了心理预期,因而大多都会选择耐心等待,大家也明白安全的重要性。

列车缓慢地自安阳东站爬出,一路经过鹤壁下辖的淇县、新乡市下辖的卫辉市,在原本应该是农田和道路的地方,出现了十分广大的黄色水面,犹如湖泊一般。

平原上的洪水

中午12时一过,列车在安阳市辖区内行驶,窗外连片被淹没的农田和土地引起了乘客们的注意。

在淇县到卫辉市的路途,从列车车窗望出去,沿线的高速路主干线上,私家车和大型物流运输车辆仍在疾驰,但整个平原似乎被浸泡在一片广袤的黄色湖泊之中,堆积的雨滴变成了洪水在平原上奔流。

地势的高低决定了各地居民的不同命运。在列车的行驶中,这种区别更加明显。

仅仅相距十几公里,这边的厂房和居民房屋都已经被淹没一半,大量轿车和工程机械浸泡在雨水中;而在另一边,地势相对较高的地区,整个村落并没有明显的积水,还有不少人打着伞在外漫步。

大量的积水汇聚成河流,将原本的河道变宽,向高速下的通道里汇流,翻滚出浑浊的浪涛。积水逐渐消退的区域,大片葱绿的玉米秆因为大水的冲刷而倒伏,生活垃圾在某一处聚集。

列车过安阳至新乡东站的路上,可以看到安阳、鹤壁、新乡下辖的多个地势低洼的区域,已经被大量的洪水淹没,汇聚的水流滚滚流动。

在新乡市下辖的卫辉市,不少人将车停在了地势较高的桥面和高架上下的路口处,大批的居民站在堤坝上,望着滚滚流淌的雨水。不时有救援队员驾驶着冲锋舟,转移受困的群众。

惊悸初定的新乡

下午3点50分,列车终于抵达新乡东站,此时已经延误了6个小时,少部分乘客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同下车。

走到站台下面的通道里,已经有齐脚背的积水,令人犹豫再三。站厅的工作人员催促乘客快速通行,担心后续降雨会带来更深的积水。

涉水走出站厅后,刷身份证的闸机也已经被水浸泡失灵,屏幕上出现各色条纹。离开新乡东站,成为一项新的挑战。

一旁的工作人员提醒大家,出门往左走,有车也有船。来到站前的路口处,看不清楚深浅的黄色积水挡住了大家的去路。工作人员所说的车,是高度超过三米的铲车和装载机。

拎着行李的乘客装满了铲车的巨型铲斗,不少人则站在铲车的车身上。黄色的铲车高高举起铲斗,涉水缓慢地驶向积水深处,随后拐弯将乘客送至积水消退的路口,从那里人们可以乘坐市政部门安排的免费大巴到达市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跟随另一波乘客站在装载机的机身上。这是记者平生第一次乘坐这样的“装载机巴士”。涉水而过的时候,积水最深处已经淹没了装载机的轮胎,而这个巨大的轮胎高度接近两米。乘坐这样的“巴士”均免费。

显然,这是一种颇具特色的旅客疏散安排,政府部门为此没少动脑筋。新乡市公路局有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包括公路局在内的多个政府单位,都准备了冲锋舟、装载机、铲车等器具,帮助乘客通过积水较深的区域。

上述公路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当地公路系统正全力确保干线公路的畅通,并及时将塌方地区及时上报。

在新乡市主城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除了少部分路段仍有较深积水以外,多数地区的道路和居民区积水已经消退,工作人员在路边打扫淤泥和树叶,不少居民也都回归了正常的生活。少数小区及市政府周边的道路上仍有深至脚踝的积水,在各平台叫车也需要历经长时间的等待。

最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骑行共享单车,抵达了预定的住处。此时已是下午6点。

7月22日傍晚,新乡市消防队有关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7月21日下午起突发暴雨,河南新乡市多地道路出现齐腰深的积水,到7月22日中午,暴雨逐渐停息,市区积水也已经逐渐消退。目前消防救援的主力都集中在卫辉市和辉县市,当地有不少居民被大水围困,消防救援人员已经转移超过3000人,并进行大堤的加固;辉县市爆发的山洪高峰已经过去,两地的情况相较于新乡市区,仍不甚乐观。

中国石油新乡销售方面有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截至7月22日上午10点30分,新乡多地36座加油站遭受降雨带来的灾害,20座加油站因停电、积水和线路短路等问题暂停营业;公司连夜组织人员抢险,所幸尚未发生油品泄漏和人员伤亡的事件。

据新乡市公路事业发展中心7月22日提供的数据,7月17日以来,河南省新乡市国省干线公路遭遇强降雨天气,带来多处山体塌方,多条国省干线水毁路段累计里程130余公里,路基坍塌135处,累计水毁、落石和塌方等灾害点946处。

新乡市公路事业发展中心(公路局)累计投入机械设备1200台次,投入抗洪防汛人员3320人次,投入资金估算5000万。

据新乡市气象局提供的数据,7月21日20时至22日16时,新乡市中北部出现大暴雨和特大暴雨,雨量最大的5个站点依次是卫辉塔岗、凤泉凤凰山、牧野区牧野乡、辉县石圪节、辉县水利局,降雨都超过300毫米。

(本文照片均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彭强摄影)

(作者:彭强 编辑:张伟贤,剪辑,许婷婷,实习生,赵冠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