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观察丨东京1964-2021:日本的“崛起”与“没落”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7-24

北京时间2021年7月23日晚7时,东京奥运会开幕式拉开帷幕,这场饱受疫情和丑闻困扰的国际赛事正式开启,东京也成为首个两次举办奥运会的亚洲城市。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一位日籍华人向记者感叹。

由于疫情肆虐,本届奥运会空场举行,这场展示日本文化的开幕式在空旷的东京国立竞技场举行。在通常能容纳数万人,现在却几乎空荡荡的体育场举行开幕式,堪称一种超现实的体验。

这也让此次开幕式格外“刺眼”,和以往座无虚席的盛大场面完全不同,开幕式仅有大约950人在观众席上,包括美国第一夫人吉尔·拜登、法国总统马克龙和日本德仁天皇在内。

“奥运精神的确令人鼓舞,但这场开幕式还是有一股说不出的凄凉感”,这位日籍华人的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无奈。

“情同与共”下的争议奥运会

本届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开闭幕式的共同理念为“前进”(Moving Forward),而奥运会开幕式的主题则为“情同与共”(United by Emotion)。

东京奥组委称,希望在开幕式上,“重申体育的意义和奥运的价值,对我们过去一年共同做出的努力表示感谢和钦佩,也希望给未来带去希望”。

此次奥运会也体现了疫情元素。开幕式伊始是在黑色背景上以粉笔绘制的移动几何图形。舞者们以红绸来表达疫情期间运动员的情感冲突、焦虑和忧伤。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东京以外地区举行的几个项目,东京都内所有奥运场馆空场举行比赛,这将使日本运动员无法享受主场的欢呼声,而这种欢呼本来会帮助东道国拿到更多奖牌。

最后奥运会组织方只能做出无奈的选择,将播放往届奥运会观众欢呼录音来营造比赛现场气氛。

对于这样“尴尬”的奥运会,大多数日本人极力反对,只想让这一切都消失,防止奥运会变成病毒肆虐的温床。不少日本民众担忧疫情扩散,再加上前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因为性别歧视言论辞职、前开闭幕式总导演佐佐木宏涉嫌侮辱女性辞职,民众对东京奥运会的印象一落千丈。

日本广播协会7月9日至11日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近三分之二的日本人认为不应该继续召开奥运会。

日本民众场外抗议:“巴赫滚回去”

日本民众用实际行动表达了抗议。开幕式当天,数百位日本民众聚集,大喊“No Olympic”、“巴赫滚回去”,不少抗议人士自备敲击乐器,随着节奏跟奥运官方抗议,当圣火接力的人车队伍靠近时,抗议人士更直接大骂,日本警方出动多数警力维持秩序,场面一度紧张。

一位30多岁不愿具名的女性表示,官方宁可牺牲掉许多人的健康安全与性命危险,只是为了面子要办奥运,让她觉得羞耻。

而到了开幕式开始之际,仍有抗议奥运团体不断高呼口号。不少抗议人士手持标语,要警察让路,不要阻挡他们进去抗议,警方一度调动近百人在现场维持秩序。

开幕式上的一个重要环节是,现场观众和全世界的人们一起默哀,纪念那些受疫情影响的人和已经去世的奥运选手。

而就在静默仪式举行之际,体育场内的人可以清晰听到场外的抗议声音,日本民众在场外表达他们对疫情下坚持举办奥运会的愤怒,大部分人希望奥运会取消或者再次延期。

此外,东京奥运会的防疫工作也存在不少漏洞。赛事并未完全对外封闭,媒体入住的官方酒店是和普通客人混住,志愿者等大量工作人员也都没有封闭,只是通过普通的公共交通“上班”。

根据东京奥组委24日最新的通报,已经有123名奥运相关人员新冠检测呈阳性。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有部分日本民众表示理解,认为既然已经办了就好好办下去。热爱运动、尊重奥林匹克精神的情感仍在,很多人在经过五环标志或其他带有奥运元素的地方时会停下脚步、拍照留念。 

从1964到2021,日本走向“没落”时代?

作为历史传承的象征,第二次主办奥运会的东京将五个木制的圆环推进场地,然后组成奥林匹克的标志。这背后的特殊之处在于,1964年东京上一次举办奥运时由各国选手播撒种子,57年之后树木成材,如今被取用来制作奥运五环。

但从1964年到2021年,日本已经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1964年10月,日本裕仁天皇代表重生的日本宣布,东京奥运会开幕了,那时候几乎每个日本人都兴奋不已,在奥运会之后的四年时间里,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1964年的奥运会无疑是骄傲的象征,日本向全世界展示了一个现代的、和平的民主国家,那是奥运会赛事首次通过卫星在全球进行现场直播,日本还迅速地完成了高速公路和高速列车的建设。

而在半个世纪以后,2021年7月23日,裕仁天皇的孙子德仁天皇出现在开幕式的看台上,但肆虐的疫情让开幕式变得格外冷清,昔日的盛况已经烟消云散。

对于经历1964年奥运会的那代日本人来说,这届远不如前、在很大程度上不受欢迎的奥运会的前景令人深感失望。推迟一年举行的2020年奥运会也许不代表未来的希望,而是衰落的可能性。

如今日本仍是全球第三大经济体,但早已没了当年的意气风发。日本经济在过去3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一直停滞不前,越来越多的人被甩在了后面。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历史系副教授永原宣(Hiromu Nagahara)表示,1964年的时候有一种“日本在运转、是一个有未来的国家”的感觉。现在日本是一个“迷失了信心的国家,是一个国内政治精英强烈感受到这种迷失的国家”。

在1964年奥运会上夺得女子排球金牌的日本队队员Yoshiko Kanda表示,“与1964年的奥运会相比,这次的感觉太孤独了。”

值得注意的是,早前日本一度雄心勃勃,希望通过东京奥运会向世人展示,尽管国内人口在减少,作为成熟经济体的光芒也被中国所掩盖,但日本仍是一支全球力量。

但现实却是冰冷的,如今的日本在科技领域已没有底气,日本在电视机、录音设备和电脑等产业引领潮流的鼎盛时期早已过去。

从1964到2021,东京再度举办奥运会,但已是沧海桑田,换了人间。

(作者:吴斌 编辑:李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