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财快评:服贸会开启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的开放新时代

南财快评李春顶,章润 2021-09-04 17:03

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以下简称“服贸会”)于9月2日在北京开幕。服贸会是全球首个国家级、国际性、综合性的服务贸易平台,是服务业、服务贸易的展示窗口、交流平台、合作桥梁。今年服贸会的主题是“数字开启未来,服务促进发展”,将围绕数字经济、碳达峰、碳中和等全球热点议题,突出服务开放合作促进世界经济复苏。

习近平主席以视频方式在峰会上致辞,提出了四个方面的服务贸易高水平开放措施。他强调:中国将提高开放水平,在全国推进实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探索建设国家服务贸易创新发展示范区;扩大合作空间,加大对共建“一带一路”国家服务业发展的支持,同世界共享中国技术发展成果;加强服务领域规则建设,支持北京等地开展国际高水平自由贸易协定规则对接先行先试,打造数字贸易示范区;继续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发展,深化新三板改革,设立北京证券交易所,打造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主阵地。其中,首要的是要推进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体制,将开启服务贸易市场准入的开放新时代和新征程。

“负面清单”管理体制是指政府列出禁止和限制进入的行业、领域、业务等清单,清单之外的领域,外资可以自由进入。这种模式的好处是让外资企业在打算进入中国市场前对照这个清单实行自检,对其中不符合要求的部分事先进行整改,从而提高外资进入的效率。

2013年,在国务院印发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中明确提出“要探索建立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全面提升事中、事后监管水平”。随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3年)》的出台,正式开启了我国外资准入管理模式改革的新篇章。自此以后,我国负面清单制度不断适应、调整和发展,经历了多次修订,限制措施逐渐减少,在多个行业领域推出了一系列重大开放举措。2019年3月15日新推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中明确规定了负面清单制度在我国的实施,是该制度在我国由从政府法规到正式法律规定的实质跨越,意味着我国将从法律角度保护外商投资的合法权益。

自我国实施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以来,在简化审批流程,提高外资引入效率、改善管理体制,扩大对外资的开放力度、改善管理理念,激发投资者创新活力、实现国际接轨,应对外部的外资竞争等多个方面都取得了积极效果。

为弥补负面清单制度在服务贸易方面的缺失,2018年国家发改委修订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 年版)首次大幅修订服务贸易清单,大幅扩大服务业的开放力度,为跨境服务贸易的负面清单体制打下了基础。      

2021年8月26日,中国首张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海南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正式实施。和过去在某一些具体行业、比较零碎地作出一些服务业的开放安排不相同的是,《海南跨境服贸负面清单》明确列出针对境外服务提供者的11个门类70项特别管理措施,把这些作为负面的管理措施列出来。凡是在清单之外的领域,在海南自由贸易港内,对境内外服务提供者在跨境服务贸易方面一视同仁、平等准入,开放度、透明度、可预见度都大大提高。这一制度型开放举措,对于推动海南自由贸易港高质量发展,对于我国在更大范围内扩大开放进行压力测试,对于我国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都具有重要意义。

我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制度的发展刚刚起步,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一定的差距,但发展前景的前景光明且潜力巨大。结合国内外经验,未来在服务贸易领域的负面清单管理体制应进一步优化市场监管体制,明确政府对外资的事中事后监管;进一步完善外商投资的法制建设,通过法律约束力保障负面清单制度的环境安全;进一步加强中外自贸协定关于服务贸易规则的签署,签署协议时可适当纳入兜底条款等。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跨境服务贸易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要建立健全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健全技术贸易促进体系。2021年服贸会上习近平主席宣布将在全国推进实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这凸显了中国扩大服务贸易开放的决心与紧迫性,实施负面清单意味着中国将补齐在跨境交付、境外消费、自然人移动三个方面的开放短板,大幅提高服务贸易开放水平。制定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可以促进我国服务贸易的对外开放发展,推动市场体制改革,创新投资管理制度。

 

(李春顶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经济贸易系主任,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研究员;章润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硕士生。本文为中国农业大学“世界经济新格局”青年科学家创新团队专栏文章。)

(作者:李春顶,章润 编辑:李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