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陷入争议之后:车企过度宣传按下“暂停键”

21汽车彭苏平 2021-09-10 19:48

蔚来事故让更多的人开始反思,智能驾驶技术目前应用的真正边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彭苏平 上海报道 “不是劝你放手,只想让你每一路都得心应手。”这是名爵最近一次新车发布会上的宣传语。

自动驾驶陷入争议之后,车企在进行相关宣传时不仅变得克制,甚至会“贴心”地提醒用户:虽然车是智能了,但人不能放松警惕。

自动驾驶宣传开始克制

名爵是上汽集团乘用车公司旗下品牌,9月9日,它为新车MG ONE举行了一场发布会,该车主打“智舱智驾”,据称是首款搭载“基于高精地图的高阶智能辅助驾驶”的燃油车型,名爵也希望借此打破智能科技只属于新能源汽车的刻板印象。

据介绍,MG ONE拥有20项智能辅助驾驶功能,如超车、变道、调速、礼让等等。

在软硬件上,该车搭载了26个高精传感器,探测距离长且范围广,包括5个毫米波雷达、4个高清环视摄像头以及12个超声波传感器;该车还与四维图新合作,开发了同级唯一的高精地图,现已实现全国高速和城市快速路全覆盖,未来将按照国家法规逐步开放。

名爵没有在此次发布会上具体讲明MG ONE可以实现哪个级别的自动驾驶,只是表示能够实现高阶智能辅助驾驶,并且,在高精地图的助力下,可以在高速、高架以及封闭道路三大场景下实现辅助驾驶。

在智能辅助驾驶的宣传上,国内车企已经普遍开始克制。

理想汽车的官网显示,理想汽车辅助驾驶系统已被称作“理想AD辅助驾驶系统”,而此前为“理想AD高级辅助驾驶系统”,理想删除了“高级”二字;

小鹏汽车目前对辅助驾驶系统的描述是“XPILOT 3.5智能辅助驾驶系统”,而此前是“XPILOT 3.5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小鹏将“自动”改成了“智能”。

不久之前,直接卷入自动驾驶事故风波的蔚来,则在其APP上向车主推送了NIO Pilot(智能领航系统)的“考试”,用户在考试中全部回答正确,可以获得200积分,在APP上相当于20元人民币。推送的内容包括一条6分钟的视频和10道问答题,视频主要介绍了蔚来NIO Pilot的主要功能和须知事项,明确NIO Piolt、NOP只是辅助驾驶,不是自动驾驶,在使用过程中司机必须全程握住方向盘。

除此之外,其他造车“新势力”也在智能驾驶功能的宣传上相对谨慎。上汽集团联合阿里打造的新品牌智己,应用了Door to Door Pilot的全场景智能驾驶,但官网上这一功能下还有一行小字写着:需在国家法规允许以及高精地图开放的情况下。

对于自动驾驶引发的争议,不少车企掌门人此前都进行了回应。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在微博上表示:“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的目的都是释放用户在车内的用车时间,但在技术和法规都没办法做到完全自动驾驶之前,驾驶员仍然是操作主体和监控本体,这一点没有争议。” 他还表示,“每一款竞品车型的辅助驾驶功能我都用过,但没人在现阶段、有能力、做到全场景自动驾驶,包括威马。”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威马官方网站首页,威马新车W6的宣传语仍然赫然写着“国内首款无人驾驶量产车型”。

过度宣传的锅? 

近期,自动驾驶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8月中旬,有蔚来车主在沈海高速涵江段发生交通事故,不幸身亡。目前根据已知线索,各方推测,事故原因疑似该车主在驾车过程中启动了NOP领航辅助功能,但车辆并没有能识别到路上的工程车,而是直接撞了上去。

类似的事故不在少数。根据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的资料,特斯拉在2018年1月22日至2021年7月10日之间也发生了至少11起与自动辅助驾驶相关的安全事故,其中7起事故造成了人员伤亡,共计17人受伤和1人死亡。 

特斯拉一直在积极推进自动驾驶技术的应用,并将之作为其汽车产品的核心卖点之一,也的确有大量消费者因此成为特斯拉的忠实拥趸。不过,长期以来,特斯拉对于自动驾驶功能的宣传也被指过度,实际上当前的功能最多只是辅助驾驶,远远未达到自动驾驶的程度,但在汽车消费的语境中,自动驾驶已经被“默认”,这也是不少人认为在类似事故中特斯拉等车企难辞其咎的原因。

理性来看,当前的自动驾驶远未成熟,但为何在现实中车辆却屡次可以全权代理司机进行决策?车企的过度宣传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部分车主的误解,同时,在使用过智能辅助驾驶功能之后,一些车主自身也会形成懈怠。 

有熟悉智能驾驶产业的人士分析,在企业宣传上,特斯拉并没有开一个好头,它将辅助驾驶功能命名为AutoPilot,这本身就极具误导性,而且后来在视频网站上也有很多人把辅助驾驶当成自动驾驶来用,比如破解了方向盘的一些检测功能,让车自己在马路上开,这对公众来说也是不太好的引导;

而另一方面,从用户体验的角度,也有车主表示,在试驾过带有自动辅助驾驶功能的车之后,会发现注意力被自然分散。“因为它帮你掌握了太多事,所以你就没有可能像开传统车一样,时时刻刻把住方向盘看前方,一定会有精神涣散的时候。” 

蔚来事故让更多的人开始反思,智能驾驶技术目前应用的真正边界。尽管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更高级别的辅助驾驶似乎指日可待,但无论何时,安全都是首要任务,业内呼吁,要把辅助驾驶的功能分级回归到原有的预期和定义,并在宣传时更加严谨规范,避免误导。

对车企而言,在技术仍未成熟的情况下,告知消费者智能驾驶方面的局限是最起码的责任,在宣传中也要避免概念混淆、过度宣传,对用户的生命安全负责,也是对品牌形象自身负责;而对消费者而言,也需提升自己的安全意识,对智能驾驶既要有明确认知,也要在实际使用中并不懈怠。 

此前,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联合《21世纪经济报道》共同出品的大型视频访谈栏目《汽车新商业地理》中,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会长沈进军曾表示,希望车企不要把还不成熟的技术作为一种营销的噱头。“技术创新还是要先在一些特定的路线或者实验室里面测试,技术成熟以后再推向市场。同时,厂家在快速销售的同时,一定要培养消费者的使用习惯。”

(作者:彭苏平 编辑:张若思)

彭苏平

汽车版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汽车版记者,长期关注汽车及出行领域,致力于在记录公司动态及商业故事中发现价值。欢迎爆料或交流,记者微信:psp2624734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