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经连线|独家专访渣打欧美首席经济学家Sarah Hewin:美联储最早年底开始Taper,四季度经济增长将再提速

全球财经连线施诗 2021-09-15 21:29

Hewin表示,除了一小部分国家,对全球经济前景相当乐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施诗上海报道 在8月底结束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并未宣布缩减资产购买计划,因此,市场的目光投向9月的美联储议息会议,希望进一步寻找收紧货币政策的信息。事实上,对美联储而言,在允许平均通胀水平在一段时间内高于2%之后,就业市场就成为该机构关注的焦点。

然而,最新出炉的8月非农就业报告显示美国就业市场表现疲软。根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美国8月非农新增就业23.5万人,远低于市场预期的75万人和修正后的前值105.3万人;失业率则从5.4%降至5.2%符合预期。不过,时薪增速环比增长0.6%,同比4.3%,超出市场的预期。

渣打银行欧美首席经济学家Sarah Hewin在接受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全球财经连线》独家专访时表示,疲软的8月非农就业报告表明,7月至8月期间的疫情反弹对美国经济的复苏造成干扰,而就业市场也对此做出反应。她补充称,“这份就业报告意味着美联储不太可能在9月议息会议上宣布缩减资产购买计划。”

Hewin预计,基于当前的经济形势,美联储可能不会在9月议息会议上宣布收紧货币政策,但或将在11月的议息会议上宣布并于12月开始执行。

Hewin还表示,随着新冠疫情的逐步改善,第四季度全球经济将继续复苏。“总体而言,经济复苏仍处于相对早期的阶段,但政府政策仍然提供支持。我们认为,除了一些国家,经济前景相当乐观。”

美联储最早于年底开始Taper

《全球财经连线》:你怎么看待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的演讲?

Sarah Hewin:在杰克逊霍尔的讲话中,鲍威尔透露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已经做好年底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计划的准备,这也是我们从7月的会议纪要中获取的信息。当时大多数与会者表示美国经济的发展与他们的预期一致,因此美联储可能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收紧货币政策。不过,这一决定有很多附带条件。众所周知,美联储有两个目标,即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

在就业方面,虽然鲍威尔称失业率已降至新冠大流行发生以来的低点,但他强调该数据依旧处于高位,而且已报告的失业率低估了真实的就业市场的萧条,因此目前的观点是美联储在实现充分就业这一目标上还未取得足够的进展,并不足以让他们放心地取消宽松政策。我们看到8月非农就业数据令人失望,新增非农就业人数为24.3万人,远低于预期而且增速低于6月和7月。我认为美联储可能会继续评估,并在举行9月议息会议时,将这一数字纳入考虑范围。

在通胀方面,鲍威尔认为相对较高的通胀数据只是暂时的,这也是我们最近经常听到的论调。通胀居高不下有一些暂时原因,比如疫情导致供应链中断、能源、食品、原油价格高企。美联储关注的通胀指标7月个人消费支出平减指数显示,能源、商品与服务的通胀率依旧非常高,这可能会在下一阶段时传导至其他通胀指标。但是,我们不太可能看到能源价格继续呈两位数增长,反而可能会从相对较高的水平回落。

8月非农就业报告显示美国8月平均时薪环比增长0.6%,但是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指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薪资增长可能将加剧过度通胀的风险。他提到一些指标,比如美联储亚特兰大工资增长跟踪指数和雇佣成本指数,这些指标表明薪资增长与美联储的长期通胀目标是一致的。总体而言,鲍威尔指出美联储或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退出宽松政策,只要经济发展符合预期。尽管目前失业率处于高位、通胀率远高于美联储的目标,但这绝大多数原因与新冠病毒大流行有关。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经济很可能会更接近目标。

《全球财经连线》:正如你所提到的,美国8月非农就业报告出人意料。那么你认为美国就业市场目前存在哪些问题?

Sarah Hewin:(美国)经济显然受到了一些真正的干扰,并且在就业市场得到反映。随着经济逐步摆脱大流行的影响,6月、7月就业数据增长强劲,这是我们所期待发生的情况。但是,企业报告了严重的劳动力短缺现象,而8月非农就业数据增长低于预期,这主要是受传染性更强的Delta变异毒株影响。今年夏季,美国新冠肺炎新增病例上升、住院治疗病例上涨,特别是在疫苗接种率相对较低的州疫情较为严重。因此,如果我们分析各个领域的就业情况,就会发现零售业、教育行业的就业机会减少。 那些需要人与人交流、面对面工作的行业都受到了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影响。事实上,6月、7月休闲和酒店业的就业出现了真正的回升,但这些行业在8月增长几乎归零,基本没有创造就业机会。需要强调的是,这一情况在疫情快速蔓延的背景下不足为奇。所以,我们看到大流行对就业市场的确存在影响。

与此同时,就业市场的用工需求仍相对较高。这是雇主们一直在回避的问题,他们在寻找工人,但又难以招到人。不过,随着新冠疫情逐步改善,并随着本月学生返校将减少人们对安排与照料孩子的关注、提升出去工作的意愿,再加上紧急失业救济金于9月6日结束,因此我们或将看到劳动力供应的增加。

《全球财经连线》:这份疲软的非农就业报告是否会令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前景蒙阴?

Sarah Hewin:我认为这的确是会影响他们的想法。目前看来美联储不太可能在9月议息会议上宣布缩减购债规模。此前存在一种可能,如果我们有一份强劲的8月非农就业报告,那么美联储在9月22日可能释放第四季度开始缩减购债规模的信号。但是,这份疲软的就业报告叠加疲软的产出数据、非常疲软的消费者信心指数,意味着美联储不太可能在9月议息会议上宣布缩减购债规模。

《全球财经连线》:你认为美联储何时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计划?

Sarah Hewin:我们认为美联储会释放这样的信号,即他们将准备今年晚些时候缩减购债规模。不过,这是基于不再有新一轮的新冠疫情。我们可能刚刚度过最新一轮疫情的峰值,但是进入冬季,新冠肺炎病例可能会再度出现激增。虽然疫苗接种率逐步提高,但是可能还未达到应有的水平,以全力保护国家免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如果经济活动继续疲软,那么美联储可能决定从明年开始缩减购债规模。不过就目前而言,最可能出现的情况是:美联储不会在即将到来的议息会议上宣布,但是会在11月的议息会议上宣布并于12月开始执行。如果没有,那么将于明年年初开始。

未来数月美国通胀率或将回落

《全球财经连线》:美联储缩减资产购买计划对美国市场有何影响?

Sarah Hewin:我认为在缩减购债规模之前,美联储将会释放足够的信号。这不是什么突如其来、令人震惊的事情,因为市场已经长时间、广泛地讨论相关话题。现在我们认为市场不太可能受到冲击,我们也不希望受到冲击。

从某种程度上说,缩减购债规模确实是美联储收紧政策的早期阶段,下一步将是加息。当前美债收益率非常低,我们预计美债收益率可能会走高,但是速度会非常缓慢,因此我们不认为2013年缩减恐慌的现象会重演。2013年,时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提出缩减购债规模引发债市的大规模抛售。

显而易见的是,政策制定者与市场将会密切关注通胀将如何发展。我们已经看到一些迹象显示,尽管同比通胀率仍处于高位,但是环比通胀率正在下降。

但如果我们开始看到高薪资的需求在就业市场中扎根,这可能会推高通胀。那么如果美联储收紧政策的速度太慢,我们会看到更剧烈的市场抛售。这将意味着收益率的跃升,但这不是我们的核心预测,我们认为收益率将会逐渐上升。对于美元来说,美元一直相对强势,但是如果在美联储能够非常缓慢地缩减购债规模、全球经济表现良好的两大背景下,我们预计美元可能不会进一步走强。不过,如果有什么更危险的环境,那么将让投资者寻找其他货币的收益。 

《全球财经连线》:如果美联储开始taper,其他主要央行应如何应对?

Sarah Hewin:其他主要央行的运作方式都基本类似。因此每个央行都会观察实体经济的运行情况和通胀的发展趋势。

我们目前看到一些拉丁美洲的央行刚刚采取了一些行动,如今年早些时候开始加息的巴西央行,这要是源于政策制定者对通胀攀升的担忧。在中东欧地区,我们也看到俄罗斯央行开始加息,因为对通胀的担忧加剧。目前一些国家的实际利率是负的,因此一些央行试图将利率调回到至少为零的水平。对其他央行来说 这仍是一种相当谨慎的做法。澳大利亚央行也可能将开始缩减购债规模。我们认为英国央行将会早于美联储加息,不过,英国央行还有更多的通胀担忧,但是我们预计今年不会有什么调整,更有可能于明年晚些时候开始调整。欧洲央行则刚刚举行了议息会议,宣布放缓购债计划。但是我们不认为,欧洲央行将尽快加息。

因此,所有央行正根据他们自身的情况而执行政策。对于大多数央行而言,与美联储考虑的一系列因素类似,通胀的发展趋势、就业市场的表现情况、实体经济的运行情况以及需要为应对新冠疫情冲击做的准备程度。

《全球财经连线》:我们可以从近期的制造业PMI和服务业PMI等美国经济数据获得哪些信息?

Sarah Hewin: 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经济活动维持稳健增长。尽管与夏天相比,新冠疫情令增速有所放缓,但我们还可以看到就业市场劳动力的需求相当强劲。

供应端的限制不仅牵涉就业市场,也牵涉更广泛的供应链问题。这在制造业领域已经是个持续的问题,服务业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因此,我认为最新的PMI数据表明与第二季度相比,第三季度的增速有所放缓。第二季度在疫苗对新冠肺炎患者产生积极影响之后,我们看到经济逐步复苏。

《全球财经连线》:你认为第四季度美国通胀率是否会回落?

Sarah Hewin:我认为月通胀率似乎已经过了峰值。如果我们仔细看通胀的情况,可以清晰地发现耐用品的价格已经开始放缓。过去的数十年,美国耐用品通胀率处于负值,但是去年年底发生了变化。耐用品的成本开始上涨,这又是受大流行的影响。人们不再把钱花在服务上,而是在商品上花钱。再叠加供应链中断的影响,耐用品价格出现上涨。

不过,目前耐用品的通胀率似乎正在下降,7月服务业通胀和非耐用品(如食品和能源)通胀的增速与6月相差无几,因此没有发生太大的增幅。

我们预计当前高企的能源价格可能将在未来几个月里下降,这表明美国通胀速度可能放缓,因此我们预计通胀不会进一步加速。尽管如此,目前通胀率已经非常高,我们预计未来几个月里通胀率将逐步下降。

《全球财经连线》:除疫情之外,哪些因素将造成长期通胀压力?

Sarah Hewin:我认为目前谈论长期通胀为时尚尚早。我们知道一些因素使得近年来的通胀率保持在非常低的水平,特别是与全球供应链有关的因素。显而易见,许多西方国家依旧受益于低成本的进口商品,尤其是来自亚洲国家的进口商品。但供应链中断引发了一些问题,正如我们所见,在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程度进行了反思或重置之后,供应端很可能回到本土 。一些促使近年通胀处于低位的因素将不再那么强劲。

尽管如此,其他因素可能会继续使通胀保持在低位,特别是高科技的应用。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我们看到科技的应用取得巨大的进步,因此这可能是令通胀处于低位的一个因素。人口可能是另一个因素。从中期而言,有一些因素可能会对通胀起到更大的支持作用,但总的来说,我们可能不会看到通胀永久性地攀升或永久性地高于央行目标。我们认为通胀可能将保持在低位。

全球经济前景较为乐观

《全球财经连线》:能否展望下第四季度美国经济的前景?

Sarah Hewin:我认为在第四季度美国经济活动在短暂放缓之后将再度攀升。我们已经度过疫情的峰值未来将会有很多支持经济的举措,不仅仅来自美联储的低利率政策,还有来自政府的支持,比如基础设施和气候以及社会救济等目前国会正在审议的相关支出法案。这可能为经济提供持续的财政支持。

因此,将会有很多因素为美国经济的增长提供支持。此外,我们认为大流行的影响将在第四季度减退,住院率下降、疫苗接种率上升,这也将促使美国经济增长再度提速。

《全球财经连线》:第四季度全球经济前景如何?

Sarah Hewin:对于全球经济而言,新冠疫情仍占主导位置 。如果我们先看美洲地区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一些拉丁美洲国家的央行因为对过度通胀的担忧开始加息。不过,他们收紧政策也因为经济增长或者经济复苏的速度好于预期。此外,他们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以及铜和其他金属的需求激增。

欧洲经济形势似乎相当不错。欧元区的经济已经正走在实现欧洲央行目标的轨道上。英国方面,强劲的支出正在推动经济增长。因此纵观欧洲 ,我认为经济增长目前看来相当不错。对于亚洲的经济体,中国经济增速受疫情影响有所回落,但是我们预计疫情的影响只是暂时的。此外,中国非常好的政策支持将支撑消费支出的增长。

对于亚洲地区其他经济体而言,除去一些新冠确诊病例数仍在高位的国家以及一些仍然采取严格限制的国家,我们看到了经济的某种转变。总体而言,经济复苏仍处于相对早期的阶段,但是在政府政策的支持和全球经济出口机会好转的支撑下,我们认为除了一小部分国家,全球经济前景相当乐观。

策划:于晓娜    

监制:向秀芳  方晓茸 

记者:施诗

编辑:陈庆梅

制作:施诗 沈奥凌

拍摄:陈蓁 沈奥凌

字幕:沈奥凌

海报设计:林潢

新媒体统筹:丁青云  赖禧  丁海利 曾婷芳

出品: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

(作者:施诗 编辑:陈庆梅)

施诗

海外版记者

长期关注美国政经动态和在华外资企业的发展情况,追踪娱乐、体育、医药、文旅等领域的最新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