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顺四季度全球展望:全球通胀趋势极不均衡,中美货币政策走出相反方向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9-16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胡天姣 北京报道 各国央行货币政策分化态势愈显,背后通胀与来年经济预测是关键。

北京时间9月16日,景顺(Invesco )亚太区(日本除外)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在2021年第四季度全球展望会中表示,虽德尔塔(Delta)变异病毒占据各大版面头条,但它对整个经济的影响并不是那么大,尤其是交通与出行方面。“不同国家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策略不一,后者由此对经济产生不同的影响。”

“全球目前通胀趋势极不平衡。”赵耀庭称,英国、美国、欧洲等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国境在继续开放,刺激消费者消费行为。但其他地方可能仍在实行某种程度的封锁与限制,从而影响消费者支出。但总体看,在整个亚太区内,并没有出现明显的通胀情况。对于美联储调整货币政策引发的溢出效应,在他看来,中国受其影响有限,因二者货币政策为相反方向。

Delta变异病毒对经济的影响没那么重要

赵耀庭表示,虽在展望与回顾的过程中,风险总是惹人关注,可实际上,经济前景仍有很多乐观的方面。他对全球经济的复苏持乐观态度,在风险资产里,对股票持较为正面的乐观态度。

“德尔塔变异毒株在过去几个月间确实对全球经济造成了部分冲击。”他说,但感染率最近几个月内已逐渐趋平,东南亚、欧盟以及等北亚地区如今都出现了缓解的趋势。“虽然我们预计在未来两个月,德尔塔毒株依然会对经济带来影响,且或会继续占据全球媒体头条,近期的实际情况是,它对整个经济的影响,尤其是对交通出行行业的影响其实并没有大家所说的那么严重。”

他指出,不同国家应对疫情的策略不一样,新冠肺炎疫情对各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因此不一。“经验是最好的老师,历经了2020年的此波疫情,更多的经济体也已变得更具韧性。从对经济影响的程度看,主要取决管控措施的严格程度,以及经济封锁的程度。虽然很多人对目前经济前景持悲观的态度,我个人对此却非常乐观。”

在通胀方面,赵耀庭认为,通胀压力并非是美国之独特现象,不少新兴市场国家的央行在提升利率,以抑制通胀。而虽然目前通胀水平相对较高,他仍旧认为通胀趋高只为一种暂时性现象,但与此同时或会带来对经济可能出现滞胀的担忧。

“美国通胀在7、8月已经逐渐企稳。”他补充说,这缓解了对通胀最终会失控的担忧情绪。“部分观点认为这将使整个市场变得更加不稳定,但在我看来,尽管通胀水平当下相对仍旧较高,但更多的是受供应链瓶颈等暂时性因素的影响,而这些因素的影响程度如今正逐渐减弱。”

而对于美联储可能将在一周议息会议结束后的缩表举措引发的影响,赵耀庭称,因市场已经提前消化该讯息,投资者并不需要过于担心。未来美国的经济或经历小的波折,总体情况仍为稳定与坚实,美联储开始缩表的举措也不会使得经济脱离正常的轨道。

他认为全球通胀趋势现今极不平衡。“不同国家/地区的开放与封锁程度已然影响到消费者支出,需要具体地区具体分析。整个亚太区域总体看并没有明显通胀现象,而如北亚等经济尤为以来出口的国家,在目前全球需求,尤其是对医疗产品和电子产品较为旺盛的情景下,其经济将会得到较好的支撑。 但在主要依赖旅游业的东南亚国家,还需要采取措施以提振经济。”

各国经济增长预期不一样

一方面是全球通胀的不均衡,一方面是各国对经济增长不一的预期。如欧央行(ECB)在最新政策决议中将2022年的经济增长由4.6%提升至5%。

“对中国经济最新的影响是‘共同富裕’政策,后者或会促使整个经济结构进行重新调整,以更多地支持小企业与贫困人口。”赵耀庭解释,从最终的政策效果看,它将会推动中低收入群体消费的增长。另一方面,在缩小财富差距方面,未来对高新技术产业,先进制造业,可再生能源等一些重要行业的支持力度将进一步增强,如融资与补贴便利等。景顺也尤为看好这些行业。

“ ‘共同富裕’ 这一理念会推动资本市场迎来一些变化,投资者需要经历一段时间用以消化此概念,如共同富裕的框架到底意味着什么,而共同富裕未来也会成为投资者理解中国政策的一个概念性指导。” 他补充道。

对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测这一问题,赵耀庭认为市场在年初时预期有些过于乐观,2021年预期或会适当下调,而下调也会影响到2022年的经济预测。但他强调,中国总体经济的基本面依旧较为强劲,未来增长也将保持平稳。“预计直到2022年,中国的制造业和出口将持续保持正增长。而短期看,国内消费情况大概率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不确定因素。”

“中国与美国的货币政策走向不同。”赵耀庭说,前者的央行在通过降准等方式对货币政策稍作放松,未来也会继续保持比较温和的政策以刺激经济增长。美国货币政策方向预期将收紧,缩减购债规模也很有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开启。“美联储缩表对中国的影响有限,两个国家货币政策呈出相反的方向。此外,中国在货币政策中享有一定的空间,未来得以有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的潜力,如或继续降准,以进一步刺激经济。”

除美联储货币政策改变的外溢影响外,另一个议题是,调整落后于美联储的各国央行,会否受其影响。

 “一些新兴市场国家一般会在美联储行动之前就采取行动,以应对可能带来的溢出效应。”赵耀庭说,一些经济复苏较为强劲新兴市场国家会提前于美联储加息。但景顺认为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不会立刻采取行动。美国与欧元区此前每年的通胀其实是在下降,而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通胀则位于上升通道。市场预计美联储将于2023年加息,欧央行的政策届时也将与美联储保持一致。

(作者:胡天姣 编辑:马春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