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峰会前,中俄巴伊四国在阿富汗问题上共同发声,释放出怎样信号?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9-1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郑青亭 北京报道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上海合作组织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领导人阿富汗问题联合峰会将于9月17日举行。塔吉克斯坦目前分别担任上海合作组织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轮值主席国。

在上合峰会召开前夕,当地时间9月16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杜尚别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伊朗外交部长助理穆萨维举行阿富汗问题四国外长非正式会议。四方表示,将根据阿富汗形势需要继续开展四方沟通协调。

王毅表示,地区国家对阿富汗新政权的期待,概括起来主要有三点:包容、反恐、睦邻。只有具备这三个特征,阿富汗才能构筑长治久安的政治基础,地区国家特别是阿富汗邻国才能维护各自正当权益。中方愿同俄罗斯、巴基斯坦、伊朗等地区国家加强协调,为阿富汗防乱维稳、制恐止暴与和平重建,推动本地区最终实现持久和平发挥建设性作用。

与会其他各方表示,作为承受溢出影响最直接的阿富汗邻近国家,四国要共同发声,向阿富汗人民及整个地区乃至国际社会传递一致的明确信号,为阿人民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创造良好外部环境,促成阿构建不同民族、不同宗教的包容性政府,希望塔利班与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组织彻底切割,要求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及其盟国为解决阿境内人道主义危机承担应尽责任。

上合组织成立于2001年6月15日,创始成员国为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2017年,随着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上合组织的成员国数量由6个增至8个。阿富汗、白俄罗斯、伊朗、蒙古是该组织的4个观察员国。

阿富汗局势攸关地区安全稳定。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6日指出,上合组织和集安条约组织成员国都是阿富汗的近邻,都积极支持阿富汗和平和解进程。中方作为上合组织成员国,愿同有关国家密切沟通协调,共同推动阿富汗构建开放包容的政治架构,施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同各类恐怖组织彻底切割,同周边国家友好相处。中方愿继续同阿富汗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为阿富汗和平与重建发挥建设性作用。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苏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在上合峰会前,中俄巴伊四国外长就阿富汗问题召开非正式会议,不仅展示出阿富汗周边国家对阿问题的高度关注,也体现出中国作为阿富汗最大邻国的大国担当。在阿富汗问题上,中方和阿周边邻国的共同表态体现出对上合安全理念的重要实践。

9月8日,王毅在北京以视频方式出席阿富汗邻国外长会时宣布,中方决定紧急提供价值2亿元人民币的粮食、越冬物资、疫苗和药品,帮助阿富汗民众渡过难关。此外,中方还决定向阿富汗人民首批捐赠300万剂疫苗,帮助阿加强疫情防控。

苏畅说,中国一向强调“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原则,从阿富汗人民利益出发,为阿富汗提供必要支持,这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在阿富汗问题上的政策与措施完全不同。中方支持“上海精神”、新安全观、安全共同体等上合组织理念,坚持多边主义,倡导安全先行、互利协作为特征的新型区域合作模式,反对以牺牲别国安全换取自身绝对安全的做法,实现普遍安全。

阿富汗局势变化给中亚国家的整体稳定带来了挑战。“近年来,中亚国家进入权力交接的关键期,一些国家多发抗议活动,政治风险上升,再加上,疫情对中亚国家经济构成严重冲击,导致民生困难,与阿富汗接壤的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经济和社会问题尤其突出。在这种情况下,阿富汗局势恶化给原本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的塔、吉、土等国带来更多负面影响。”苏畅说。

苏畅指出,恐怖主义外溢问题也是阿富汗邻国的重点关切。在反恐战争20年间,阿富汗境内的国际恐怖势力不断整合,尤其是在“伊斯兰国”残余势力在2017年前后进入阿富汗北部并以此为基地扩散之后,阿富汗的各类恐怖组织趋向活跃。“当前,阿富汗塔利班执政面临很多难题,其中,与恐怖主义切割是难题之一。加上阿塔夺权对一些恐怖势力有刺激作用,中亚面临的恐袭风险在上升。”

苏畅还指出,一旦阿富汗局势发生动荡,极端思想有可能在中亚加剧。恐怖势力通过网络进行传播、招募人员,并且试图发展“高质量成员”,吸收科学家、技术人员、医生、律师等加入其群体。疫情暴发以来,中亚国家的极端思想通过网络传播比较活跃。阿富汗局势变化可能搅动国际恐怖势力借机更加积极传播极端思想,以便招募到更多人员。

苏畅强调,阿富汗的毒品贩运问题也是周边国家的严重关切。近年来,阿富汗恐毒合流问题突出,“伊斯兰国”在阿富汗想开辟出新的运毒通道,恐毒合流后的恐怖组织打击难度增加。

(作者:郑青亭 编辑:李艳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