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领跑技术和创新模式改变滥用农药的底层商业逻辑
2021-09-17

VCG41N1124558972

文/曹彦君 编辑/江一苇

中国农业现代化,任重道远。

以农药为例,目前中国的单位用量是美国的2.3倍、欧盟的2倍,使用效率与发达国家相差15%~20%。

农药减量化是保障农产品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的重要方面。近年来,我国出台了《到2020年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方案》,以期在政策层面管控农药用量,但是执行起来困难重重。

对农药的滥用、随意使用,源于众多非专业的农户在田间地头“桶混”所致,他们多凭经验或经销商推荐对农药进行混配使用,根本原因在于缺乏专业的植保知识与服务。

在欧美,专业的农业服务体系有力推动了农业发展。这股浪潮在中国方兴未艾,先行者正着力打造专业化服务的新样本。

双重保险

现在,美国总计约有220万个农场,丰富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大幅提高了农业发展水平。据统计,美国农业劳动力只占总劳动力的2%左右,但是为农业提供服务的人数,却占到总劳动力的10%以上。

美国农业服务体系主要由三个部分构成:

一是公共性质的服务体系,联邦和各州均有农业研究局、试验站等机构,由财政资金支持,推广先进的农业生产知识;二是农业合作社,由农民和农业工作者自发组织形成;三是私营企业性质的服务体系,主要从事农机、化肥、农药种子等农用物资的生产和供应,以及农产品的运销加工。其中,私人服务组织实力强、效率高。

目前,美国约有 1 万家机构从事农业社会化服务,覆盖产前、产中、产后全链条,提供系统化专业化的服务。

行业联盟方面,比如,IAP提供肥料和作物保护服务,在全美拥有超过 760 家PCA/CCA、250 家零售商和 4200 名员工,每年销售收入超过14亿美元。Croplife是农药制造商、配方商和分销商的全国性贸易协会,覆盖作物保护和生物技术产品的生产、销售和分销环节。CNI在全美42个州拥有农业零售商和合作社,覆盖超过 24个配送中心和500个点位。

企业方面,Wilbur-Ellis提供植保、种子及营养产品,在全美农资产品、动物饲料和特殊化学品的分销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年销售额高达30亿美元。

美国先锋(American Vanguard)成立于1969年,在纽交所上市,收入主要来自除虫剂和除草剂的销售,在全球有6个制造基地,员工近700人,国际业务占整体收入的50%左右。2020年,公司全球销售收入4.59亿美元。

在农业病、虫、草、鼠害的防治管理方面,即植保环节,美国形成了PCA (Pest Control Adviser,农业植保技术经理)制度。

美国国家环保局要求,各州负责农药的使用管理,农户和社会化农业服务组织人员经过PCA体系培训,获得使用资格证书或使用执照,才具备提供植保服务的资格;持有PCA处方,即作物植保解决方案,方可购买和使用农药。

社会化的服务机构加上专业化的管理体系,构成了美国植保服务的“双重保险”,有效管控了农药的使用,为其农产品的安全性提供了有力保证。

大有可为

在中国,由于农村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农事季节劳动力结构性短缺,土地集中经营是大势所趋,农业社会化服务大有可为。

农业农村部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主任魏启文表示,目前国内的耕、种、收环节基本实现机械化,然而,病虫害防治的植保部分,却成了“卡脖子”的环节。

植保环节的技术含量最高、用工最多、劳动强度最大、风险控制最难,是全面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关键一环。从目前的供给结构看,仅仅依靠公立的植保部门,难以满足庞大的需求。

以浙江省为例,2015 年的一项统计表明,全省各级植保技术人员仅 1607 人,有的县(区、市)仅 1 名县级植保技术人员,且县乡两级植保技术队伍普遍年龄偏大,难以适应病虫监测和防控任务。

已有的农药生产和销售企业,专注于售卖有限的产品线,无法提供专业的技术服务。各地合作社性质的组织,固然能提供部分技术服务,但地域性强,队伍力量薄弱,无法进行全国性复制推广。

只有发展专业化植保组织,研发专业技术,将病虫害防控从一家一户式的单打独斗方式,转变为专业团队作战方式,才能有效解决专业植保“最后一公里”问题,实现精准施用农药,从源头解决防控农残超标的“下田落地”。

时代呼唤先行者。善思科技推出了农业植保C2M定制化托管服务,采用了与美国相似的植保执业资格(PCA),在企业内部构建专业的作物医生职级体系,从实习作物医生到权威作物医生,共设有12个职级,按职级开展植保技术服务。

善思科技的一线服务人员必须考取相应的从业资格,并制定严格的客户拜访、田块录入、病虫测报、信息搜集的流程,通过APP进行严格规范。善思科技的作物医生体系为农户提供完整的病虫害综合解决方案、定制化生产、精准喷施及监管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善思科技首创了农药纳米制剂产业化技术,可有效实现农药减量环保,做到农残“零检出”。

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黄啟良表示,善思模式的优势在于,通过纳米农药技术关联了农业社会化服务的上下游,将“耕种防收”中最难的“防”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未来,专业植保服务组织,横向可兼并、重组或成立联合社,增强自身的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纵向可从单一的植保服务向统一育秧、播种、配方施肥、病虫防治、收割等综合服务方向发展,并延展到农资、农机服务,打破地域界限,提供更专业更大面积的“统防统治”服务。

这和善思科技的发展模式不谋而合,其以纳米农药技术和C2M定制化植保托管服务为抓手,正在探索从植保服务向“耕种防收”全链条农业社会化服务延展,未来可期。

图片来源:CFP


(作者:21世纪商业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