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分析师评选·理财Plus|嘉实基金胡永青:均衡搭配不同资产类别 打造“固收+”的稳幸福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9-22

随着资管新规年底过渡期结束日逐渐临近,银行理财市场的净值化转型也进入了冲刺阶段。未来,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在估值方法上逐渐规模化,监管制度趋于一致,对公募“固收+”业务的需求量将会进一步加大。

或许对于“固收+”产品的印象,很多人仍停留在将固收资产和权益资产简单相加的阶段。但在嘉实基金“固收+”投资总监胡永青看来,“固收+”对基金经理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在“固收+”产品体系中,不同资产类别既有各自特征,又互相关联,如何均衡搭配不同资产,构建组合以满足客户需求是固收类基金经理最重要的课题。

从险资转战公募,8年的保险投资经验对于胡永青的投资思路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在投资管理中注重风险边际,严格把控下行风险,其出色的投资管理能力也多次获得业内的高度认可。对于投资,胡永青有自己的一套“哲学”,王阳明的知行合一是他崇尚的哲学理论,在投资过程中,胡永青也将自己的思想和行动合二为一。

本期“21世纪金牌分析师评选·理财plus”系列对话活动,我们将与嘉实基金胡永青一同探寻“固收+”当中的“和而不同”。

21世纪经济报道 :目前,越来越多的公募基金公司发力“固收+”业务。“固收+”将固定收益类资产作为基础组合资产和底仓,适度配置其它类型资产以增加组合的弹性,以增强固收类产品的收益。在你看来,“固收+”策略走红的背后有哪些重要原因?

嘉实基金 胡永青 :确实这几年整个固收+产品备受市场关注,我觉得天时、地利、人和这几个方面的条件都是具备的。从天时的角度来讲,就是整个风险收益率的情况,特别是普通的老百姓所能够接触到的一些低风险理财产品,甚至某种程度叫无风险产品,这类产品的收益率是越来越低,比如像货币基金以及银行理财。

第二就是地利和人和方面的因素,即资产新规的颁布。今年是资管新规要落地实施的最后一年,在这种大背景下,就要求传统产品要往精准化方向去做转型。所以对于这种完全是净值化固收+产品,就会出现新的增量需求。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我觉得固收+产品能够匹配大多数投资者所期望的长期收益目标和它投资过程的这种体验感,它其实是兼顾了投资收益的结果和持有的体验,同时中间波动也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

21世纪经济报道 :如何做到兼顾好产品“进攻”和“防守”这两端?

嘉实基金 胡永青 :过去几年在不同的市场的环境下仍取得相对不错的业绩,特别是兼顾收益跟风险之间的这种关系。我们觉得主要得益于这几个方面,第一是这个产品的定位。我们很清楚,我们就是为了追求一个绝对收益的目标,然后从中短期配置的过程当中,我们也是尽可能按照绝对收益的思路去做配置,所以我们对于各类资产的风险收益比例,都会进行严格的评估,并且横向的去比较,选择性价比最高的一些资产去进行匹配。

第二点,我们比较充分的运用了多策略的方式,也就是说,它的收益来源是非常多样化的,其实这也是固收+产品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它的收益来源既包括了不同类的资产,比如说股票、债券、可转债,同时也会来自于一些策略。在很大程度上,它其实改善了我们整个产品的组合收益。

第三点,是规模的控制。我认为我们的产品规模控制的相对较好一些,这样一来,我们的很多策略就能够更有效的体现在这个产品的收益当中。整体的管理思路是稳中求进的。

21世纪经济报道:你比较推崇王阳明的哲学,“知行合一”。做投资业绩是如何保持长期的超额收益,这背后是如何做到知行合一的?另外对于不同类型的资产,应该怎样寻找合适的标的?

嘉实基金 胡永青 : 除了需要有专业背景以及长期积淀之外,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怎么形成一套比较行之有效的投资方法论。

投资方法论简单来说就是你的投资哲学,包括我个人比较喜欢一些哲学方面的书籍以及海外知名的投资大师,比如说像芒格,他对投资和社会的认知我个人比较欣赏。

对于投资,长期来看,它是一个认知世界和认知自我,不断的去探索,然后最终形成一个高度,一个统一的过程。

认知世界更多的是你的专业和认知能力的问题,而认知自我可能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更难的过程,也需要去对自己进行深层次探讨,包括你的性格特点、能力圈的半径,在进行深度剖析后再不断的去认知,但同时要保持一个开放的思维。因为市场的变动是很大的,不同的市场环境下,更需要有开放的思维,才能够应对好不同的挑战。只有在自己的能力圈半径去创造卓越的表现,才有可能持续创造所谓的阿尔法的收益。

所以我觉得这种思考非常重要,它是你投资框架的长期指导,也决定了过去的投资收益在将来能不能变成一个可复制、可持续的过程。

怎么在不同资产配置下去寻找合适的投资标的呢?简单的总结就是一个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有机结合。

自上而下就是,我们会根据宏观经济、流动性和政策驱动背后的一些核心因素进行分析,然后结合对各类资产的相对性价比进行排序,最后去选择最优的一类资产,尽可能的去做好各类资产之间的优化配置。

配置方向确定好之后,具体的标的其实需要看行业风格,也就是先对个券和个股之间进行深度研究,然后再进行价值挖掘,这样才能取得在各个细分资产方向的持续超额收益。所以我觉得要做好不是这样产品,其实它需要在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对吧。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于股债配置方面,目前说市盈率的导数在业内是采用的比较普遍的,但是随着国内细分资产的研究越来越深入,未来细分资产定价对于股债配置将会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今后应该如何去优化这样的股债的组合建构?

嘉实基金 胡永青 :首先评价的标准其实是一直在动态变化的,根据这一变动情况,去评估股票跟债券之间的关系。

但是在股票市场,它现在蕴含指数越来越多样化。以今年的市场为例,不同的市场指数,体现出来的运行特点差别非常大。比如今年的偏成长风格的指数,它的表现就远远跑赢偏价值风格。

又比如说创业板指数,今年的涨幅大致维持在15%~20%,但是上证50和中证100或者沪深300这些指数,它就变成了负收益,或者说代表大市值和代表小市值的这样的一个指数,它们之间的分化也非常大。又如国证2000这种小盘股指数,近年来累计的涨幅有20%。所以不同的市场的衡量标准,它确实是在动态变化,所以我们需要从总量的这个角度去看。

从结构的层面来讲的话,其实我们更加需要去做这种细分,类型资产估值的这种评估。比如说在债券领域,我们需要去看利率。而在指数领域,我们又要去区分其中的高等级信用债、中等级信用债和低等级信用债,甚至说将来的高收益债。我们都需要去进行一个横向跟纵向的比较。

就债券的指数来讲,或者说债券收益率的估值来讲,其实也没有特别大的一个优势,所以我们觉得未来的评估也是越来越走向精细化的。

(作者:袁新韫,见习研究员李书婷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