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影节时间丨中国电影衍生产业何往?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9-26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贺泓源 北京报道 低迷票房下,电影行业期待着新动力。

2021年中秋档总票房4.97亿元,为四年来最低。诚然,其中有着疫情影响,哈尔滨、厦门等多地影院停业,但核心原因来自片荒,背后是资本不敢投向电影,因为风险过大。

电影衍生品成为分担电影风险、提供增量的重要可能。以迪士尼为例,财报显示,在2021财年第三季度(同第二自然季),其主题乐园、体验与产品业务营收达到 43.41 亿美元,同比增长 308%。

但中国电影衍生产业,依旧面临着重重困局。

衍生品开发,成迪士尼重要收入来源。图片来源:《冰雪奇缘》片方海报

发育不良

在近期举行的北京国际电影节IP授权与衍生生产开发论坛上,北京电影学院教授、中国电影衍生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杰表示,仅在源头人才培养端,中国电影衍生产业就存在着发育不良。

“ 从人才培养角度来看,目前真正做到影视产品开发的课程很少,我们有高等院校本科院校设计类的有800所,影视类500所,衍生产品的高校没有。(北京)电影学院,率先在全国开办了衍生产业,从本科、研究生开始招生。但人才培养也是很难的,因为里面牵扯到版权、管理、设计,美术、电影。现实生活中,懂电影的人不懂开发和设计,懂设计的不懂设计和影视,懂电影懂设计的人不懂产业链。小小一件产品开发周期是很长的,授权谈起来就很难。”张杰称。

此外,衍生品行业的巨大风险令人止步。“譬如环球影城,谈判期到设计期五年,谈判五年,征地到建设又用了五年,二十年打磨了一个环球影城。授权完了以后进行设计,进行市场验证,至少半年的时间,时间很长。电影影视剧,还有一个放映时限,很多的电影放映完以后一看电影票房很好才想起开发衍生产品,来不及。”张杰说。

新路径

另一头,除开人才培养,基于当下残酷环境,商业变现端,中国电影衍生产业亦是问题重重。

“签的第一部片子是《寻龙诀》,当时整个万达影视没有衍生品部,一直签到最上面。他们当时有一句话回答我还是比较认同的,中国电影还是在故事层面,竭尽全力能把故事层面做好就已经阿弥陀佛了,没有更多的精力,也没有资源。很多公司项目都是拍拍停停的,所以其他的东西就考虑不到了。我们跟华纳聊,他们如果在衍生品没有考虑好的时候,项目是不会开拍的。而我们正好相反。”北京文交联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银普坦承。

但也并非没有机会。

基于《流浪地球》的成功,银普认为,“这个行业没那么差,也没那么好。”

他表示,好的版权保护是关键。 “  对行业的看好程度很高,但我们还是认为(关键在于),如何利用(包括NFT在内的)最新技术,如何提高门槛,如何把市场应用叠加,让大家形成共识。”银普说。

另有衍生品行业创始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电影行业衍生品难做,很大程度在于电影从业者,特别是导演等创作者,并不重视这一块,且不尊重专业人士意见。

“我们也不愿意让步,目前基本放弃电影衍生品市场。”前述创始人有些无奈的表态。

对此,有投资人表示,出路在于电影人更新换代。

“年轻人更知道市场诉求,目前已经有变化,但还得等。”该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他目前有诸多项目正在运作,但基于当下融资环境,只能单项目募资。

(作者:贺泓源 编辑:李清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