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业振兴方案即将出台 ,江苏种业授信先行一步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9-2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王海平 南京报道

“从春季和采购方的谈判看,今年的种子价格会略有上调,但可能无法弥补种植成本的增加。”9月27日,正在地里干活的江苏省盐城市水稻种子种植大户韩老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当前,正是水稻种子的收割季节。

当地多个水稻种植培育大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因为2021年开春以来的种植成本有所增长,这主要集中在了农资成本和劳动力成本上。

当前,《种业振兴行动方案》即将出台。2021年9月中旬,江苏省银保监局在全国率先下发有关通知,要求江苏辖内的银行保险机构开展为期一个月的持证种业企业金融需求专项对接行动,对持证种业企业逐户对接,摸清真实金融需求并做好相应服务。

从流程上看,占用大户们流动资金超过80%的是每年必须向地方政府按时足额支付的土地承包金。显然,在没有足够抵押物的前提下,银行几乎不可能给予贷款。而大户们的种植方式历年来都是“简单粗暴”,不会成立公司来运作,至于农具和人力等,大多都是相互通用,更不具备抵押价值。

如今,江苏金融领域先行一步,构建支持种业发展的金融新格局,破解类似韩老板等种植大户的难题。

种业授信风险大于工业

对江苏来说,尽管全国大部分水稻种子由这个经济大省种植提供,但一直以来,在整个产业链中决定他们价值的却是来自湖北的诸多知名种子企业。当中的一个关键因素是,缺乏具备全国影响力的龙头种业企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获悉,江苏目前共有农作物种业企业154家、大型畜禽种业企业50多家、省级以上水产苗种生产单位95家,7家企业进入全国农作物种业50强。此外,当前江苏全省农作物良繁基地面积150万亩,企业销售总额突破50亿元。

江苏省银保监局发言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通知下发后的初步统计显示,江苏7家主要涉农银行机构向9274户种业企业和制种农户贷款余额53.2亿元,3家主要农险公司为3958户制种企业、农户提供稻麦制(繁)种保险保障12亿元。这一数据,相对于湖北等种业大省来说优势并不明显。

工行江苏分行办公室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工行江苏省的授信群体中,种业企业是相对较窄的领域,目前正在紧锣密鼓推进中。

江苏灌南农商行行长胡伟就表示,与工业企业不同,种业等涉农企业受到双重影响,即市场行情和气候、季节、生物技术等影响,因此存在的不确定因素更多,从银行授信角度看,风险大于工业企业。“金融机构助力种业企业发展,往往需要更多的专业知识和更全面的国内外政治经济环境认识。”胡伟表示,当前正值秋收秋种,客户经理们时刻关注天气,稍许有些变化都会第一时间赶去田间现场调研。

而从实践看,江苏的种业企业大多以小微企业为主,且单个个体的信贷要求规模也不大。

自有1000余亩良种繁育基地的连云港禾杰种业公司经营者罗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近几年来连续新增了8台具备先进技术的烘干机以及建设了配套厂房、办公楼等,严重占用了企业的流动资金,还款压力较大。而农商行的支持,主要是在不压贷、不抽贷前提下为企业办理了转续贷,并在原对应贷款产品执行利率基础上下降了80个基点,解决了企业今年的秋收秋种的后顾之忧。

江苏银行发言人答复采访时表示,全行涉农贷款由小企业专职审批人审批并推行限时办结制度,时效远高于一般贷款业务。而在利率优惠上,对普惠型涉农客户和一般涉农客户分别给予50个基点和20个基点的内部资金转移定价(FTP)优惠,充分调动经营机构展业积极性的同时也带动融资成本下降。

采访中,江苏苏北地区多个农商行的负责人表示,因受规模和单体需求的限制,从银行风控和支持看,主要是对连续两年均有用信的30万元以内的存量优质客户,实行统一增加授信额度政策。如,10万元(含)以内的,在原授信额度基础上调增30%;10万元-20万元(含)之间的,在原授信额度基础上调增25%;20万元-30万元(含)之间的,在原授信额度基础上调增20%。

整体看,江苏全省农商银行系统在支持种业企业上,主要以中小微种业为主,经营覆盖范围和年产值一般。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2021年1-6月,江苏全省农商行支持种业发展贷款8124户,贷款余额31.8亿元,较年初增加5.5亿元,增幅为20.8%,其中:支持种业企业423户22.0亿元,较年初增加4.3亿元,增幅为24.1%;支持制种农户7701户9.8亿元,较年初增加1.2亿元,增幅为14.1%。

金融助力种业研发

根据江苏涉及农业发展方面的规划,2021年实现种业引领一二三产融合年产值要达到850亿元以上。

“初步调研显示,受国家政策鼓励,涉农以及种业的金融服务需求增长空间较大,出现了新的需求。”江苏省银保监局发言人指出,种业企业在商业化育种研发、制种基地建设方面存在中长期项目贷款需求;在制种生产和收购过程中有流动性信贷需求;制种经营主体和农户在土地流转、制种生产等方面有流动性信贷需求。此外,制种企业和农户在制种生产中有农业保险的需求。

金融支持种业等涉农企业龙头大型企业的,则以农发行、农行为主。乾通易嘉分析师王志强认为,龙头种业公司一方面可以努力提升市场份额占比,2020年国内种子市场份额前两名占比仅为4%、3%,而三种主粮种业前3名市占率也不到10%,“相比国际种业巨头CR3市场份额占比接近50%,未来上市龙头企业的市占率依然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农行江苏分行发言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授信主要以中国种子协会行业信用评价A级以上企业、育繁推一体化企业、国家救灾备荒种子储备企业等客户为重点,积极支持在区域特色作物品种上具有技术和销售优势的企业,截至2021年5月末,服务覆盖面达87%,授信总额1.57亿元。

与授信工业企业不同,农行的风控主要依据《种业行业信贷政策》,即中国种子协会认定的行业信用评级AAA企业可直接认定为支持类客户;对总行、一级分行核心客户和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可根据季节性收购、收储资金需求核定授信额度,但总授信额度不超过授信额度理论值150%。

农发行江苏分行发言人对记者表示,从对通知的贯彻执行看,在产品上可使用农村土地流转和土地规模经营贷款支持育种基地、种业产业园等土地流转;对林业种苗培育工程及项目建设,可使用生态环境建设与保护贷款中的林业资源开发与保护领域予以支持。

因此,对于韩老板等水稻制种大户,在支持模式上,可探索专利权、品种权等知识产权无形资产抵质押模式。有银行人士就建议,过去种植大户们往往用个人财物等进行抵押获取短期贷款,但现在在国家政策鼓励下,可以更好尝试与科研机构联合,做一些小范围种子的种植和代理。

“目前种业龙头企业新增的贷款,大部分用于加大科研基地投入。”江苏省银保监局发言人表示,这与国家政策鼓励的方向一致。王志强认为,获得信贷支持后的龙头企业,可以适当提升ROE(净资产收益率)水平,因为国内市占率最大的种子公司,2020年ROE仅2%,且过去5年的表现不太稳定。

此外,农发行江苏分行向3家龙头种业公司授信3200万元,并运用投贷联动、投贷结合方式,推进与种业相关基金合力支持种业企业和项目,由种业基金对3家企业投资了近8000万元。

对于即将出台的《种业振兴行动方案》,江苏省种业科技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南京农业大学农学院种业学科负责人张红生教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高校和科研单位的研究人员来说,一方面要针对不同生物种业,在前期工作基础上,进一步加强种质资源收集、整理和发掘(基因鉴定和克隆)等工作;另一方面,考虑到种业相关生物育种技术的研发和应用也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可以有序推进生物育种业产业化应用。

 

(作者:王海平 编辑:周上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