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不断变异,世界如何转危为安?比尔·盖茨提出终结危机三步骤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9-2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郑青亭 北京报道  近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发表了一篇文章,谈到如何利用自2020年以来学到的经验教训来指导我们以公平的方式走出新冠疫情危机。他说,面对层出不穷的变异毒株,世界能否最终转危为安,将取决于我们下一步做什么以及如何做。

盖茨指出,迄今为止,低收入国家中只有不到2%的人口接种了新冠疫苗,而在美国,这一比例超过了60%。这种不平等带来的影响将极为深远,接种率落后的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复苏陷入停滞。到2025年,这些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预计下降2%-4%(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GDP则将每年下降3%)。

盖茨强调,带领世界走出新冠疫情危机的关键是对公平性的承诺,也就是意识到低收入国家与高收入国家的利益息息相关。在他看来,接下来的几个月,需要做好三件事才能终结疫情的危机阶段,让世界进入一个新阶段:立即接种疫苗、遏制疾病传播、协调全球响应。

以下为全文:

上周,全球领导人齐聚联合国大会,为终结新冠疫情危机群策群力、做出承诺,也为我们提供了机会,确保我们可以为防范下一场大流行病做更充分的准备。在这篇文章中,我想谈一谈如何利用自2020年以来学到的经验教训来指导我们以公平的方式走出新冠疫情危机。这需要全球采取一系列行动——立即接种疫苗、遏制疫情蔓延、协调全球响应。

现在已经是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第18个月,德尔塔变异株引发的病例和死亡人数又一次激增,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里程碑”。这场全球危机是一场健康、经济和道德的灾难,波及世界各地,无一幸免。不过,这场大流行虽然影响到所有人,但不同地方的人受影响的程度却不尽相同。

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们见证了重大的科学突破,多款安全有效的疫苗以史无前例的速度研发成功;也开展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多边合作,为抗击疫情筹集了数十亿美元;更目睹了世界各地一线工作者们的英勇付出。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不平等现象仍在加剧,这与盖茨基金会及合作伙伴们在过去20年里所做出的一切努力背道而驰。疫苗的出现为全球经济复苏提供了一个契机。然而事实证明,疫苗的分配不公、资金不足和供应短缺,意味着经济复苏岌岌可危、停滞不前。 

在去年的《目标守卫者报告》中,梅琳达和我分享了数据模型并发出警告:如果疫苗主要流向高收入国家,全球新冠死亡人数将更高。迄今为止,低收入国家中只有不到2%的人口接种了新冠疫苗,而在美国,这一比例超过了60%。这种不平等带来的影响将极为深远,接种率落后的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复苏陷入停滞。到2025年,这些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预计下降2-4%(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GDP则将每年下降3%)。

过去18个月以来,层出不穷的变异毒株在各地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疫情,以至于让人们觉得完全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个说法有道理。因为病毒是狡猾的,如果不受控制地传播,它将继续变异。但因此就认为变异毒株会不断涌现、疫情的危机阶段将无休止地循环往复,显然是一种错误的、失败主义观点。病毒会变异,全球抗击病毒的方式也会不断改进。因此,世界能否最终转危为安,将取决于我们下一步做什么以及如何做。

带领我们走出新冠疫情危机的关键是对公平性的承诺,也就是意识到低收入国家与高收入国家的利益息息相关。面对疫情这个全球性的问题,并没有民族主义的解决方案。我们看到,某些国家曾试图用这个狭隘的办法解决问题,但随着变异毒株的不断涌现和疫情的反复,这些努力都以失败告终。接下来的几个月,需要做好三件事才能终结疫情的危机阶段,让世界进入一个新阶段:立即接种疫苗、遏制疾病传播、协调全球响应。

1. 立即接种疫苗

各国政府和私营部门必须共同努力,建立一个更加透明的系统以加速全球疫苗供应。疫苗供应短缺是今年上半年的主要问题,最近全球每天分发4100万剂疫苗。这是一个长足的进步,但仍然远远不能满足需求。由世界卫生组织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领导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的预先市场承诺(AMC)机制、非洲疾控中心领导的非洲疫苗获取工作组(AVATT)和其他渠道都可以完成疫苗交付,但他们还需要更多的疫苗,更可见的供应信息,以及足够的资金来购买和交付疫苗。这些需求很快构成了物流和融资方面的诸多挑战,但我们知道如何解决这类问题。通过整合并提供实时更新的全球疫苗生产和可用数据,各个国家和国际组织能够通过合作填补疫苗缺口。虽然对COVAX的捐款姗姗来迟,但目前的资金已足够支持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约30%的人口提供疫苗。这是一个好的开端,世界需要在2022年上半年内为最不发达国家提供资金,使其疫苗覆盖率达到70%,并在国家层面提高疫苗接种能力。

2. 遏制疫情蔓延

除了尽可能快地弥合全球在疫苗接种率上的差距,我们还必须在新的疫情暴发之初及时遏制病毒传播。这可以帮助各国解除封锁措施,避免学校和企业的反复关停。为了降低变异毒株的跨境传播风险,世界必须投资于便捷的快速检测工具、一个可以共享基因序列的系统,以及一个能在有需要的地方快速提供专业建议和产品(如氧气、个人防护装备和挽救生命的药品)的机制。我们已经在诸如脊髓灰质炎和疟疾等疾病上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用数据为遏制疫情的行动提供信息。我们需要专家的支持并备好氧气、个人防护装备和药品等应对物资,可以在发生重大疫情时随时部署。私营部门也可以发挥作用,利用其在物流方面的专长,缩短交货时间、填补供应缺口。

3.协调全球响应

2020年初建立的“全球合作加速开发、生产、公平获取新冠防控新工具”倡议(ACT-A)是一个里程碑,它标志着各国政府、国际组织和私营部门共同应对危机。我们现在需要各国政府任命一名新冠疫情全球应对负责人,这些负责人可以直接向国家元首汇报,并在2022年底前定期召开会议。这个独立的全球临时协调机制可作为ACT-A的有力补充,帮助我们达成用集体行动终结疫情的目标,并为未来疫情防控所需的长期协调机制提供一个可供参考的模式。

对于在全球健康领域工作的人来说,新冠疫情期间发生的很多事都令人失望,却并不让人意外。一直以来,低收入国家依赖高收入国家的捐赠,但这一次,这个系统在捐赠国本身也遭遇同样困境的时刻失效了。未来的18个月不必重复过去18个月的老路,但是,除非我们从根本上解决阻碍前进的不平等问题,否则我们将无法开启新的篇章。

现在的我依然对世界的潜力充满乐观,健康不是一场零和博弈——我们可以通过规划、投资、合作和吸取经验教训来满足每个人的需求。这场大流行病的代价已经高得令人无法承受。终结新冠疫情不能以牺牲其他全球健康与发展工作的进展为代价。终结新冠疫情所需的集体行动,也将在减贫、促进性别平等以及根除脊髓灰质炎等方面发挥同样的重要作用。

(作者:郑青亭 编辑:李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