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丨至少20%制造企业逃离,越南产业链面临断裂风险?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9-27

21世纪经济报道特约记者胡慧茵 报道  越南沦为疫情“重灾区”已一月有余,但疫情远未受控。

截至9月26日,据越南卫生部数据,越南全国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011例,其中5313例在社区中发现。

疫情依然严峻,但政府方面却表示“越南不会让疫情阻挡发展步伐”,因此越南正逐步走向“与新冠病毒安全共处”的目标。9月25日,越南的防疫措施以“哪里发生疫情就在哪里彻底处理”为方针,逐步调整到新阶段防疫战略。据了解,越南正在试验针对性地在小范围如对某个街道甚至是某个房屋实施出行限制。此外,越南还会在新常态下逐步放松生产经营活动。

疫情之下,在越南的制造企业备受考验。

近期,代表欧美和韩国投资者的四大商会联合致信越南总理,呼吁给予企业明确的复工时间表,称至少五分之一制造企业已将部分生产转移别国。多家在越南设厂的企业都受到影响,如在越南生产中断了10周的耐克下调了其2022财年销售预期,日本零售巨头讯销集团旗下的UNIQLO在越南的生产和物流都出现延迟等。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越南的制造业主要是承接中国流出的制造业订单。如今它的制造业因疫情受创,受影响最大的主要是欧美选择制造外包的国际性企业。

经济学家宋清辉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越南经济增长动力主要依赖于出口、工业生产等领域,若未来疫情未能受控,越南经济或许会因此发生历史性倒退。

近期还有消息指,部分美国企业已开始推动产能回迁到中国。越南制造业出口的之路还能继续走下去吗?

停工、股价大跌,企业损失惨重

越南严峻的疫情形势让很多在当地做生意的国际投资者苦不堪言。

“疫情爆发后,我的生意可以说是十分惨淡。虽然疫情不算太严重的地区还能开工,但货物进出受限,以前两、三天能出关的货物现在推迟到半个月至一个月,订单自然减少了。”在越南河内做二手手机和手机配件的商家周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己做的生意无法转内销,所以现在只能算是基本维持生活。

同样生意受影响的还有做中越跨境生意的中国商家。一名做空气炸锅生意的商家陈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己不久前才在越南开拓了市场,但如今碰上疫情,不仅没办法继续开发新的客户,也无法到越南洽谈合约,陷入了两难窘境。 

直到目前,许多当地的工厂一直处于停工状态。生产停滞,最受伤的还是那些把代工厂放在越南的企业。近期,就有多家公司的股价遭遇下跌。

9月24日,全球运动服饰品牌耐克下调了其2022财年的销售预期。耐克首席财务官马修·弗兰德(Matthew Friend)在电话会议上表示,它们在越南损失了10周的生产时间,并且平均需要 80 天的时间将产品从亚洲转移到北美,是疫情前的两倍。耐克公司高管表示,公司正将部分生产转移出越南,并使用空运,以避免海运瓶颈。公布财报后,耐克在美股盘后下跌近4%。截至目前,耐克的股价已经距8月的高点下跌了近10%。

据统计,在2021年,耐克有超过一半的鞋类产品以及30%的服装产品由越南工厂生产。BTIG生活方式与健康分析师Camilo Lyon预计,今年内来自越南的产品占比将会下降。

同样受影响的还有运动品公司阿迪达斯、安德玛和服饰公司Abercrombie & Fitch等企业。截至9月26日,阿迪达斯的股价下滑了3.09%,安德玛的股价略微上升0.33%,但两者股价都较一个月前的峰值有所下滑,分别跌落约5%、12%。而Abercrombie & Fitch的首席财务官Scott Lipesky也指出越南工厂的情况已经超过“我们的控制”。

疫情严峻,很多大型企业为了能继续开工,执行越南政府的“三就地”模式(就地生产、就地用餐、就地住宿)防疫模式达到开工条件而花费不菲。8月中旬,英特尔越南法人追加了1400亿越南盾(约合3977万元)的费用,用于确保员工的住宿设施、移动和PCR检测等。

另外,与英特尔同样位处“西贡高科技园区”的三星,目前开工率已经降至三成。有数据推算,三星在胡志明市的工厂如果停工一天,造成的损失约合3289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9344万元)。为了保证生产,三星最近表示,将为越南河内北宁省的智能手机工厂雇佣1000名工人。

而就在此时,不堪封城造成经济损失的越南决定放松防疫管制,重启经济活动。自9月21日起,越南首都河内放松防疫管控,解除自7月以来实施的保持社交距离措施,允许理发、餐饮等非必需服务行业恢复营业。

9 月26日,在继续帮扶企业措施的视频会议上,越南国际仲裁中心 (VIAC) 主席武进禄强调越南不会让疫情阻挡发展步伐,认为如今选择开放市场是为了避免全球供应链的投资方向转移。

就在越南火急火燎重启经济的时候,当地疫情形势依然严峻。

据越南卫生部9月26日消息,过去24小时,越南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10011例。截至当地时间26日晚间,越南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756689例,其中527926例治愈,18584例死亡。 

连日新增破万,在沈萌看来,这样的局面将对越南制造业造成巨大的冲击。“疫情对越南的影响,既有劳动力方面的限制,还有物流方面的限制。越南缺少足够的市场腹地,严重依赖国际市场,一旦劳动力和物流,尤其是对其物流方面产生限制,都将严重影响当地制造业。”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越南世界工厂”岌岌可危?

被疫情打乱脚步的,不仅有在当地设产业链的企业,还有越南想要成为“世界工厂”的计划。

就拿这次“受伤”最为严重的美国鞋类和服饰品牌来说,它们的生产链就展现出对越南高度的依赖。根据公开数据,耐克有一半以上的鞋都是在越南生产的,GAP和Lululemon大约1/3的生产在越南。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的数据显示,按美元价值计算,越南制造的产品几乎占到美国鞋类制造业的1/3,占美国服装制造业的1/5。

在疫情暴发前,外资企业的青睐让越南享受过一段出口经济的“红利期”。

据越南统计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该国贸易顺差约2600亿美元、创下5年来新高,在2021年1月更是以创纪录的50.5%出口增速成为全球消费侧需求的新供给力。另有数据显示,2020年越南的出口总额比上年增加6.5%,达到 2815亿美元,其中7成以上来自外资企业。

近年来,外资企业的制造业订单开始流向越南,也是因为越南有它独有的优势。“越南地理条件优越,又毗邻南海,港口城市众多,再加上当地的劳动力成本很低,对于发展出口型经济优势明显。”宋清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道。

除此之外,越南出口的繁荣还因承接了部分中国产业转移的订单。

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施展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转移到越南的制造业环节其实是最终的组装环节,因为组装环节后就是终端产品,终端产品是直接要卖给消费者的,其中很多直接出口到美国,直面关税冲击,若转到越南去,贸易条件好。在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谈时,商家周明也表示,自己在越南投资做生产看中的是当地的政策和关税便利。

越南似乎靠出口型经济打开了经济提速的引擎。据世界银行建立的营商环境指数显示,近十年来,越南经商容易度指数已有明显的改善,从2011年的第98位,上升至2020年的第70位。正因如此,越南甚至喊出了“要成为世界工厂”的口号。

然而,越南这一“宏大”的愿景并没有获得外界的看好。

宋清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虽然在发展出口型经济上有优势,但越南整体工业基础薄弱,整体的劳动力和经济水平不高,通常从事的是产业链上的最终组装环节,想要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还为时尚早。

同样地,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施展也认为,越南不可能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最重要的原因是越南的经济规模太小,很难靠国家的力量去扶持重化工业。他认为,缺乏独立重化工业的越南在未来会同中国的供应链形成一种相互嵌套的关系。

而在与其他供应链合作之前,尝到甜头的越南已然对出口型经济形成了高度依赖。“越南的消费和投资的潜在空间相对有限,这让越南很容易就依赖出口,”沈萌向记者表示。

但在疫情之下,越南的经济模式让它遭遇极大的风险。近期代表欧美和韩国投资者的四大商会联合致信越南总理,呼吁给予企业明确的复工时间表,称至少五分之一制造企业已将部分生产转移别国。

“越南在改革开放后经济迅速增长,其中外资对其增长有重要贡献,但同时越南经济增长也严重依赖外资、依赖进出口,经济前景并不明朗,”宋清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当前,严重依赖外资已经成为阻碍越南经济健康发展的最大隐忧,一旦外资从越南撤资或者转移,越南经济表面光鲜的数字将会黯然失色。

(作者:特约记者胡慧茵 编辑:李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