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与远征》遭抄袭?莉莉丝起诉《小浣熊百将传》《英雄召唤师》!换皮游戏为何屡禁不止?

21游戏资本论诸未静,实习生王祎琛 2021-10-14 09:55

近日,《剑与远征》发布公告称,他们最近收到大量玩家投诉,发现市面上存在部分涉嫌抄袭《剑与远征》的游戏。在取证调查后,莉莉丝已向《英雄召唤师》《小浣熊百将传》两款游戏的开发及运营公司提起侵权诉讼。

这则诉讼消息,再次将“换皮游戏”这一行业猫腻摆上台面。所谓“换皮游戏”,也称“游戏马甲包”,找到市面上已成功的主流游戏产品,保留其优秀的玩法、数值、架构和故事线,对其人物、场景、画面、文案等做调整,“换汤不换药”地包装成新游戏进行推广。

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过往类似“换皮游戏”案件后发现,“换皮游戏”在对原创者利益、消费者权益和市场竞争秩序造成损害之后,通常会引发著作权和不正当竞争纠纷,维权过程存在诸多难点,成本居高不下。 

伽马数据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王旭向21记者分析,换皮屡禁不止背后,显示了国内游戏核心玩法创新的整体乏力。同时,高额的研发投入和漫长的开发周期,也让许多游戏厂商望而却步,进而选择走向灰色地带。

近期对游戏行业高强度监管的信号背后,也显示了监管机构对高质量、高水平游戏有效供给的期望。7月29日,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杨芳在ChinaJoy的致辞中表示:“网络游戏是声光电、文艺理的结合体,融合了音乐美术文学等各种艺术元素,不少人把网络游戏称为‘第九艺术’,这既是对我们的激励肯定,也体现了一种品质上的期望要求。”

《剑与远征》遭抄袭?

在公告中,莉莉丝游戏表示已将取证内容提交法院,对《小浣熊百将传》研发及运营公司北京提塔利克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畅游时代数码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冠游时空数码技术有限公司,以及《英雄召唤师》研发及运营公司上海墨白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麻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分别提起了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诉讼,要求相关责任方停止被控的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且根据投诉,苹果已从App Store下架《英雄召唤师》。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于10月8日发布的受理通知书显示,法院已决定立案审理上海莉莉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莉莉丝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诉与北京提塔利克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畅游时代数码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冠游时空数码技术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及不正当竞争一案。

涉嫌侵权内容界面设计类似。《剑与远征》供图

21记者就本次诉讼多次联系被告三公司,冠游时代的法务、公关均表示暂时无公开对外回应。截至发稿,记者无法联系到畅游和提塔利克公司。

涉嫌侵权内容玩法类似。《剑与远征》供图。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莉莉丝游戏同时从著作权保护和反不正当竞争两个角度进行维权。新修订后的《著作权法》将“电影作品和类电作品”的表述变更为“视听作品”。在原来的表述中,网络游戏难以在《著作权法》所规定的文字作品、音乐、美术、电影等9项作品类型中找到符合条件的类型,而新《著作权法》中,游戏可以作为一个整体(包括游戏的整体画面、文字内容、美术内容等具体组成部分)被纳入保护范围,作为视听作品主张权利。

游戏玩法是思想还是表达?

在讨论“换皮游戏”法律纠纷之前,得先回到著作权法中的一项主要原则:“思想与表达二分法”。该原则将作品分为思想与表达两方面,著作权法只保护对于思想观念的独创性表达,而不保护思想观念本身。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曹伟指出该类游戏法律维权的难点之一在于:认定游戏玩法是属于思想还是表达?而这涉及到游戏规则是否在著作权法保护范围内的问题。他进一步分析表示,在游戏层面,表达与思想的距离过于接近,所以很多时候对于游戏玩法、规则属于思想还是表达存在争议,而这一点因为游戏规则的多种多样,“目前又无法通过法律来统一规制,故此需要在实际的案例中进行个案分析。”

曹伟提醒,莉莉丝此次在玩法和游戏规则方面进行维权,极有可能再次陷入思想与表达的争论之中。他指出,卡牌与套牌的组合实质上也是玩法或是规则的一种,实务中被归为思想一类,一些游戏文案因为篇幅过短,难以作为文字作品予以保护,所以在设计诉讼策略的时候还需要多加考量。

在原游戏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后,要进行法律维权的第二个难点就是认定“换皮游戏”构成侵权。曹伟表示,侵权的关键就在于换皮游戏与原游戏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即作品之间内容表达含义在字词排列有所不同的情况是否表达出了相同的意思,给予公众相同的感受。因此,他建议莉莉丝游戏在玩法层面还需要进行细致的证据搜集以及法律探讨。

“这一点在著作权侵权案件中尤为重要,也是双方当事人集中争议的焦点,法官评析案件时也会着重对这一方面进行论述。”曹伟表示。

此前2018年《花千骨》案已开启游戏玩法保护先例,该案在当年以3000万元刷新了网络游戏赔偿金记录。2015年8月5日,手机游戏《太极熊猫》的开发商蜗牛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认为《花千骨》手机游戏“换皮”抄袭了《太极熊猫》游戏,即仅更换了《花千骨》游戏中的角色图片形象、配音配乐等,而在游戏的玩法规则、数值策划、技能体系、操作界面等方面与《太极熊猫》游戏完全相同或者实质性相似。 

法院查明,《花千骨》游戏与《太极熊猫》游戏相比,其中有29个玩法在界面布局和玩法规则上基本一致或构成实质性相似;另外《花千骨》游戏中47件装备的24个属性数值与《太极熊猫》游戏呈现相同或者同比例微调的对应关系;《花千骨》V1.0版游戏软件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存档资料中,功能模块结构图、功能流程图以及封印石系统入口等全部26张UI界面图所使用的均为《太极熊猫》游戏的元素和界面。

该案是我国首例通过判决明确网络游戏中玩法规则的特定呈现方式,可以获得《著作权法》保护。巨额赔偿的背后,则是法院对于软件资料、数值装备、图形界面、玩法规则的保护探索。

如何解决“换皮游戏”行业痛点?

“相比于开发成本和周期,不确定的违法成本,让许多游戏厂商心存侥幸。”王旭分析,换皮现象的底层逻辑,还是因为游戏换皮可以最大程度地跳过游戏开发设计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过程,节省了游戏开发所需的成本,以及未来游戏投入市场的试错成本。

研发支出是众多游戏开发商需要巨额投入的重要一环。游戏工委发布的《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指出,超大型游戏公司的投入费用超过10亿元,如完美世界连续五年的研发费用均超过13亿,网易更是高达84亿(但包含了大量非游戏研发成本)。

另外一个值得讨论的是研发成本占比(即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的问题。这10家公司的研发比处于4%-33%的范围里,其中15%-20%是一个业内比较普遍的水平。

易观电竞分析师董振提醒,虽然说换皮游戏跳过游戏开发环节减少开发成本,但这对于原版游戏内容的版权作者是极度不尊重的行为,“粗制滥造的换皮行为也会对游戏玩家造成体验压力。”

不过,“换皮游戏”并不总是走运,2018年3月版号发放收紧后,对于版号的把关也越来越严格:一款游戏产品只能对应一个版号的要求,让换皮厂商的原始打法受到打击。因为,随着版号申请的周期更长、流程更复杂,将好不容易申请得到的版号用于换皮游戏,显然不是理智的行为。

监管也正在打击换皮游戏。2020年10月,由于嘉翔软件《乱斗吧神射手》与已批游戏《狙击的荣耀》高度相似,冲浪游网络《九魔劫》与已批游戏《武林争霸》高度相似,顶联科技《英灵学徒》与已停运游戏《罪恶之城》内容相似,存在套取版号的问题,因此国家新闻出版署对三家游戏公司分别处以6个月、9个月、6个月暂停版号申请处罚。 

曹伟向21记者分析,换皮游戏存在的根本原因在于资本的逐利和商业的竞争,虽然竞争在一定限度下能够有效推动游戏的更新换代和游戏产业的发展,但是超过一定限度就会损伤到游戏开发者的热情,高额成本得不到应有回报势必会损伤创新热情,这并不符合《著作权法》的立法目的。他建议,监管部门需要在超出一定限度外的恶意竞争行为予以严厉规制,而在限度以内的竞争最好由行业和开发商自行调节,给予市场主体充分的公平竞争环境,也可以成立行业协会对限度以内的市场行为进行监督和引导。

“游戏推陈出新是必然趋势,但‘换皮游戏’实质上已经偏离了公平竞争的范围,所以一定要严厉打击这样的行为,肃清不正之风。”曹伟说。

(作者:诸未静,实习生王祎琛 编辑:曹金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