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能源观察|全球面临“生死抉择”:能源危机让煤炭“复辟”,经济环境难两全?碳中和路在何方?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0-18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吴斌报道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将于10月31日至11月12日在英国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召开,将是自2015年巴黎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气候会谈以来规模最大也最重要的一次气候变化会议。

但就在COP26即将召开之际,全球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能源危机,煤炭也乘机“复辟”,全球碳中和进程开起了“倒车”。

本月白宫发布的气候报告显示,今年极端天气重创了美国经济,影响了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德州的洪水、烧毁近600万英亩土地的森林火灾等极端天气给美国人造成了6000亿美元的生命和经济损失。

在全球极端气候事件日益频繁之际,如何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中取得平衡?这已经愈发成为全球各国共同面临的“生死抉择”。

MSCI警告气温将飙升3摄氏度

MSCI本月最新发布的净零追踪报告显示,由于全球上市公司将导致气温上升3°C,实现《巴黎协议》中的温控目标变得越发遥不可及。而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bian Oil Company)、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 PAO)和印度煤炭公司(Coal India Limited)为碳足迹最大的三家上市公司。

报告显示,与1.5°C温控目标保持一致的上市公司不到10%,将升温幅度控制在1.5°C以内的全球碳排放预算将于2026年11月前耗尽。自MSCI于7月发布首份净零追踪报告以来,在短短90天内,该排放预算的时间期限已经提前了5个月。

MSCI净零追踪报告根据 MSCI全球可投资市场指数(MSCI ACWI IMI)提供全球 9300 家上市公司的气候变化进度的季度指标,本次季度报告发现,上市公司的排放量将于年内增加 6.7%。

此外,MSCI净零追踪报告还显示,与2˚C的温控目标保持一致的上市公司不足半数。目前尚无任何行业或地区与2˚C温控目标保持一致。即使在医疗保健、信息技术和金融服务等低排放行业,亦有企业过多消耗了其所在行业剩余的碳排放预算。

从地区角度来看,尽管发达经济体的公司预计在本世纪将变得更具碳效率,但全球各地区的碳排放仍然超标。该问题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新兴市场最为严重,这些地区的上市公司的预计升温幅度为4.8°C,其次为美洲和亚洲新兴市场,预计分别上升3.8°C和3.4°C。要解决上述问题,上市公司需要平均每年减少10%的绝对碳排放量。然而,在2016年到2020年之间,全球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上市公司能实现这一目标。

MSCI全球ESG 及气候主管Remy Briand表示:“令人鼓舞的是,一些全球最大的上市公司正在采取重要措施,扩大碳排放报告范围和设定脱碳目标,但净零追踪报告表明,许多公司未能披露这些关键信息,所以严重的落差依然存在。气候信息披露对投资者而言非常重要,有助其评估上市公司的碳排放强度,模拟与气候相关的金融风险以及对投资组合表现的影响,并更好地配置资本。如果没有准确的信息披露,上市公司和投资者要实现净零排放目标将是遥不可及的。我们呼吁参与COP26气候峰会的政策制定者和金融监管机构,要求上市公司根据国际标准对气候相关信息进行强制披露。”

煤炭“复辟”,经济和环境暂难两全

“肮脏”的煤炭是污染最严重的能源之一,但碳中和浪潮下颇为讽刺的是,供应短缺正推动煤炭价格升至纪录高位。在能源危机的冲击下,天然气价格已经涨至天际,欧洲如今已经开始抢购煤炭。

在经历两个月创纪录的无煤期后,现在英国能源结构中煤电仅占3%。但面对席卷全球的电力短缺,英国电力市场运营商国家电网(National Grid)9月已经要求法国电力集团(EDF)重启位于诺丁汉郡的西伯顿A(West Burton A)煤电站。

道达尔首席执行官Patrick Pouyanne表示,随着天然气价格的飙升,煤炭成了“王者”,这对实现清洁能源的目标显然产生了不利影响。“用天然气取代煤炭有利于应对气候变化,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首先需要降低价格。因为煤炭如今已经成为了市场上最佳选择——煤炭比所有其他能源都便宜。”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疫情低迷期过后,全球经济蓬勃复苏,带动了需求增长,但煤炭供应还没有跟上这一步伐,去年煤炭产量较2019年下降约5%。而且煤炭生产商表示,提高产量需要时间,采购矿用卡车可能需要九个月时间,在矿场安装新设备则需要更长时间。

全球经济需要面临的一个难题是,摆脱煤炭并不容易。“经济增长面临困难时,煤炭需求就会放缓,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正在摆脱对煤炭的依赖,然而一旦经济恢复增长,煤炭使用量就会再次加速增长,”能源研究机构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分析师Rory Simington表示,“人们对能源转型进程的看法和实际发生的情况存在差异。”

而随着北半球天气愈发寒冷,各国即将迎来更大的挑战。欧洲煤炭和其他能源价格上涨已经影响到工业生产,并导致家庭能源支出增加。亚洲主要煤炭进口国,包括日本和韩国,正在为确保煤炭供应展开竞争。

哥伦比亚矿业和能源部估计,今年的煤炭产量可能比2020年增长最高50%。哥伦比亚全国矿业协会(National Mining Association of Colombia)主席Juan Miguel Duran称,该国的意外之喜可能持续数年,因为疫情过后经济复苏带来的需求超过了全球向绿色能源转型的能力。他表示,哥伦比亚的煤炭生产继续吸引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投资者的强烈兴趣。

碳中和浪潮在挫折中前行

即使全球能源转型遭遇挫折,但碳中和进程仍在继续推进。

当地时间10月13日,美国内政部长德布·哈兰德宣布,拜登政府正计划扩建美国沿海地区风力发电厂,从而扩大美国海上风电的产能,推进政府应对气候变化的计划,加速实现清洁能源经济的目标。

哈兰德表示,美国海洋能源管理局正在探索大西洋和太平洋沿岸、缅因湾、纽约湾、大西洋中部和墨西哥湾以及北卡罗来纳州、加利福尼亚州和俄勒冈州附近可租赁的水域。到2025年,美国或将产生多达七个新的可租赁的海域。

从全球视角来看,10月31日至11月12日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将举行COP26气候变化会议,英国是这次峰会主办国,会议的目的是寻求大国支持,采取更为有力的措施应对气候变化,加速推进从化石燃料向可再生能源转变的进程。

“2021年的极端天气事件提醒我们,气候变化不是未来30年或40年的一个‘潜在’问题,而是已经明确威胁到了我们当前的生活方式。我们在未来5年,尤其在格拉斯哥COP26峰会上的行动,会决定我们今后将避免还是遭受最严峻的气候影响。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我们敦促参与COP26气候峰会的企业代表采取切实行动,将世界从迫在眉睫的危机中解救出来,为实现可持续的未来指明道路。”MSCI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Henry Fernandez对记者表示。

从长期来看,煤炭终将退出历史舞台。当地时间15日,正在参与德国新政府组建谈判的三个政党表示,已经就减排的基本原则达成一致,为了实现环境目标提前退出煤电是必须的选择,理想情况下的时间节点为2030年,较此前2038年的目标大幅提前。

值得注意的是,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和英国政府一直在投资新技术,例如能源密集型电池和氢气技术,目的就是可再生能源不可靠时,不必再启用天然气或煤炭。

“气候危机真实存在,能源转型也是必要的,我们必须加快这一进程,但这不是一蹴而就的。如果我们想要解决气候变化问题,需要在这样做的同时,首先想办法让全球经济免受极端能源冲击的影响。”美国最高能源外交官阿莫斯·霍克斯坦(Amos Hochstein)表示。

(作者:吴斌 编辑:陈庆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