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中国减持美债213亿美元 美债违约风波叠加美国经济滞胀风险 引发海外央行削减美债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10-20

面对美债违约风波迟迟没有妥善解决,越来越多国家央行开始采取避险措施。

北京时间10月19日凌晨,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最新跨境资本流动数据(TIC)显示,截至8月底,中国持有美债规模环比下降213亿美元,降至1.047万亿美元,创下2010年以来的最低值。

在多位华尔街基金经理看来,8月中国减持美债也在“意料之中”——在美债违约风波发酵与美联储即将缩减QE(令美债价格趋降)的双重压力下,美债持仓大国不得不采取适度减仓措施以维护本国外汇储备基本稳定。

“尽管8月日本、英国等少数国家逆势增持美债,但这背后,是这些国家利差交易资本看中美债收益率上涨与美元反弹,纷纷涌入美债博取更高的利差收益与汇兑回报。”一位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若扣除这些利差交易资本买入额,这些国家海外央行持有美债规模可能环比下降。

截至8月底,外国投资者持有7.56万亿美元美国国债,较7月环比增加128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视觉中国

在美联储即将缩减QE的影响下,8月美元指数上涨约0.5%,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则上涨约9个基点至1.31%,令不少利差交易资本嗅到高杠杆加仓美债博取高回报的机会。

但是,这没能改变海外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持续撤离美元资产的趋势。TIC最新数据显示,整个8月,海外官方的资金净流出量达到340亿美元,较7月的21亿美元流出量大幅增加,其中,8月产油国等海外央行抛售美债的规模也达到约209亿美元。

“究其原因,是全球金融机构都在密切关注美国是否正陷入滞胀风险,若美国经济正面临高通胀低增长困局,越来越多海外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只能将更多资本从美国撤离,寻找新的投资港湾。”一位美国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主管分析说。

国际金融协会(IIF)发布的最新全球资金流向报告显示,9月流向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达到约298亿美元,相当于8月资金流入额的约7倍,表明海外资本日益弹性美国债务违约与经济滞胀风险,正通过加大投资分散化策略规避潜在的美元资产剧烈波动风险。

利差资本与海外央行策略“截然不同”

美国财政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外国投资者持有7.56万亿美元美国国债,较7月环比增加128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背后,主要是利差交易资本持续加仓美债的功劳——由于美联储即将缩减QE令美元上涨与美债收益率上涨(债券价格趋降),吸引众多利差交易资本纷纷涌入美债市场淘金。

“尤其是日元、英镑利差交易资本显得极其活跃,因为这些国家央行延续宽松货币政策导致本国债券收益率持续低迷,无形间放大了美债的利差收益,加之美元明显回升创造更高的汇兑收益,最终驱动这些国家利差交易资本疯狂涌入美债套利。”一位美债经纪商向记者指出。

数据显示,8月日本持有美债规模环比增加305亿美元,总持仓量达到纪录新高的1.3102万亿美元,英国持有美债规模则从7月的5395亿美元,上涨至8月的5690亿美元。

这背后,是利差交易资本押注美联储相比英国日本央行更早收紧货币政策,通过押注美债收益率较英国日本国债优势进一步扩大“获利”,此外美元升值也能创造额外的汇兑回报。

“相比利差交易资本的活跃,海外央行则采取相对谨慎的交易策略。”上述美债经纪商指出。若将日本与英国的美债加仓额600亿美元扣除,8月海外投资者实则减持了472亿美元美债,其中包括不少产油国纷纷选择减持美债避险。

上述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认为,这些国家之所以选择减持美债策略,未必是担心美债真的违约,而是害怕美债违约风波持续发酵将导致美债价格异常大幅波动,最终拖累本国外汇储备金额“大起大落”,成为不少投机资本趁机沽空本国货币套利的“理由”。

“对美债持仓大国而言,美债异常波动正成为影响他们外汇储备基本稳定的重要变量。为了确保本国外汇储备规模稳定,削减美债正成为他们重要的避险交易选项。”他直言。甚至不少华尔街投资机构认为,若扣除利差交易资本的美债买入额,日本与英国央行的8月美债持仓量很可能环比下降。

海外私人资本日益警惕美股大幅回调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美债违约风波发酵同样在影响海外私人资本配置美国资产的热情。

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最新TIC数据显示,8月外国净购买美国长短期证券和银行资金流动总额为910亿美元,低于7月的1641亿美元;与此同时,8月外国私人资金净流入额为1250亿美元,低于7月份的1660亿美元。

“事实上,海外私人资本担心在美债违约风波发酵与美国经济滞胀风险加剧的双重压力下,美股美债资产或面临更大的动荡压力。”上述美国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主管指出。

摩根士丹利策略师Michael Wilson发布最新报告指出,随着美联储缩减QE日益临近,整个美国资产资金流动性将面临全面收紧,加之美国经济增速放缓与通胀压力升温令企业盈利能力持续下滑,导致美股或出现逾10%的回调。

记者多方了解到,8月起,不少嗅觉敏锐的海外私人资本已纷纷撤离美股市场。即便有些海外私人资本仍在加仓美国资产,其投资热情也不如以往——他们都在寻找各种办法降低美股持仓风险敞口,包括加仓美股同时,买入同等规模的股指期货等衍生品进行反向投资,从而达到风险对冲的目的。

在前述美国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主管看来,随着9月以来美国供应链中断问题日益严峻令美国经济产出趋于减少,越来越多海外私人资本正加入逢高减持美股等美国资产的阵营。

“若美联储即将缩减QE一度创造全球资本回流美元资产的红利,如今这个红利已基本消失殆尽。目前,越来越多海外私人资本都打算趁着美股高估值泡沫破裂前,迅速离场避险。”他指出。

(作者:陈植 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