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飙涨下的出口企业“众生相”:大型企业活用外汇套保淡定应对,小微企业紧急结汇止损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0-21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10月21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在6.3890,较前一个交易日上涨179个基点,再度升破6.4整数关口。

“今天我们赶紧前往银行办理结汇,一下子卖出40万美元,但还是损失约1.7万人民币。”一位国内小型工艺品加工出口企业财务总监向记者直言。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本周人民币突然快速上涨突破6.4整数关口,不少小微出口企业正面临日益沉重的结汇损失。

“由于远期锁汇等外汇套保操作成本较高,我们一般会将外汇货款存起来,等到一个好时机再结汇。没想到这次运气实在不够好。”一家国内小型电子产品出口企业负责人也向记者感慨说。他们原先认为美联储缩减QE会令人民币汇率走低,打算等人民币汇率跌至6.6附近再结汇,没想到人民币不跌反涨,令他们一下子损失数万元结汇资金。

相比而言,大型出口企业对此次汇率突然上涨则相对弹性。

“我们很早就做好了远期锁汇与外汇套保,将结汇平均执行价格设定在6.55附近,因此这波人民币汇率上涨行情对我们外贸业务利润不构成明显冲击。”一家国内大型工程制造设备出口企业套保部主管告诉记者。

在他看来,相比小微出口企业,大型企业不但有足够财力支持远期锁汇与外汇套保操作,对规避汇率风险的重视度也更高,这或许是两者对待此次汇率上涨“态度不一”的主要原因。

一位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主管向记者直言,如何让更多小微外贸企业获取远期锁汇与外汇套保服务,正成为他们的新工作重点。

10月14日,外汇局发布《银行外汇业务合规与审慎经营评估内容》,新增“外汇套保比率”纳入审慎经营评估指标。在业内人士看来,这预示着相关部门正积极引导银行持续扩大基层外汇衍生品服务的覆盖面,让更多小微外贸企业享受外汇套保服务。

“目前,我们正一面持续提升分支机构的展业能力,为众多小微外贸企业提供专业化、精细化与定制化的汇率风险管理解决方案,一面与各地政府部门密切合作,尽可能降低小微外贸企业参与外汇套保的操作成本。”上述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主管强调说。

企业缘何“反应不一”

在上述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主管看来,面对本周人民币突然快速上涨,大型外贸企业与小微出口企业的确“反应不一”。

“这两天不少小微出口企业的紧急结汇需求明显高涨。”他告诉记者。部分小微企业还将此前留存的美元头寸一次性结汇。因为他们普遍担心,若人民币汇率持续上涨,他们的结汇损失将进一步扩大,最终吞噬所有的外贸业务利润。

“此前,我们也向不少小微出口企业推介过风险逆转型外汇套保组合等远期锁汇衍生品,但后者觉得相关操作成本偏高,更倾向采取先存留美元再择机结汇的策略,打算趁着美联储缩减QE令人民币汇率下跌之际再结汇。”这位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主管回忆说。但是,近期人民币不跌反涨彻底打乱了他们的算盘,迫使他们不得不迅速结汇止损。

上述国内小型工艺品加工出口企业财务总监坦言,随着人民币汇率涨破6.4,他们的外贸业务利润因额外的结汇损失已所剩无几,若再不紧急结汇,整个外贸业务总账可能将出现亏损,这是小微企业决不能看到的局面。

相比而言,大型企业面对此次人民币汇率上涨则显得相当淡定。

“这两天我们基本没太多关注人民币汇率波动状况。”一位国内大型电子产品出口企业套保部主管向记者指出。此前他们已通过远期外汇掉期交易等外汇套保措施,将大部分外贸业务结汇执行价设定在6.55-6.6区间,目前汇率上涨几乎对他们外贸业务利润几乎不构成明显冲击。

他告诉记者,即便他们还有20%外汇风险敞口(即20%外贸合同外汇货款尚未采取外汇套保措施),但企业内部已决定将这笔外币资金用于采购海外原材料,某种程度也能规避汇率风险。

记者多方了解到,不少大型出口企业还凭借外贸规模与产品优势,与海外买家签订附加根据汇率波动调整产品出口定价条款的外贸合同,也能将部分人民币升值压力转嫁给海外买家。

前述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主管直言,如何让更多小微出口企业享有外汇套保服务,正显得刻不容缓。

“事实上,参与外汇套保的小微出口企业数量之所以不够多,一方面是相关外汇套保操作成本较高,另一方面是这些企业对外汇套保技巧不够熟悉。”他直言。在《银行外汇业务合规与审慎经营评估内容》新增“外汇套保比率”纳入评估指标后,近日他们针对小微出口企业汇率风险管理相对薄弱的状况,正加大实地入户培训辅导力度,一方面向小微企业“灌输”全面的外汇套保技巧与风险中性意识,另一方面与当地政府部门开展合作,尽可能降低小微出口企业的外汇套保操作成本。

运力紧张引发资金周转挑战待解

除了人民币汇率上涨所带来的结汇损失压力,目前不少小微出口企业遇到的另一个烦心事,是物流运力紧张所带来的资金周转难题。

一位江浙地区小型玩具出口商向记者透露,以往,他们与海外买家签订的外贸合同约定,当产品到达美国西海岸港口完成买家验收交付后,才能收取合同尾款(约占合同金额的25%)。如今,由于美国西海岸港口拥堵状况加剧导致产品迟迟无法交付给海外买家,令合同尾款支付变得“遥遥无期”。

“原先这笔尾款将用于支付上游供货商,如今我们只能与上游供货商协商能否将账期拉长,但他们坚决不同,因为他们也面临不小的应付账款压力。”他向记者直言。近日他们也曾向银行寻求应收账款融资,但银行相对繁琐的贷款审核流程,令他们担心银行走完贷款审批流程时,海外买家或许已支付最后的尾款。

“靠银行贷款,似乎仍然远水难解近渴。”这位玩具出口商向记者无奈表示。

记者多方了解到,遭遇类似资金周转窘境的小微外贸企业为数不少——由于此前海运价格持续上涨,部分小微出口企业与海外买家(也不愿承担偏高的物流价格)磋商后,决定延后发货导致产品库存积压,同样造成账期拉长与资金周转压力骤增。

“期间我们也找到银行希望获得商品抵押贷款融资,从而解决上游供货商的资金结算压力。但有些银行担心海外买家或因海运价格走高而毁约,不大敢给予相应的贷款。”一位中小型家具出口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一位城商行贸易融资部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在了解当地众多小微出口企业遭遇上述资金周转困局后,他们与当地政府部门协商,由当地政府性担保机构出面“牵线搭桥”,支持银行在风险相对可控的情况下向以往外贸记录良好的小微企业提供贸易融资服务。与此同时,他们也通过银行各方资源,协助小微出口企业先将部分库存产品销往境内。

“只有产品库存持续盘活,企业资金周转才能恢复,银行的信贷风险也相应下降。”他指出。近日海运价格明显回落,他们正协助小微出口企业联系更多货代机构与海运公司,争取加快产品出口步伐,进一步盘活企业商品流与资金流。

在他看来,只要银行提供多元化服务解决小微出口企业燃眉之急,他们对银行的信赖度就日益增强,对银行向他们推广外汇套保解决方案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作者:陈植 编辑:包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