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监会申兵:中国资本市场国际化程度受限于制度供给不足,未来需从六方面着力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0-22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舒晓婷 北京报道 10月22日,在2021金融街论坛年会之深化资本市场互联互通分论坛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国际合作部主任申兵围绕“坚持开放合作、深化互联互通,努力构建资本市场制度型开放新格局”发表了主题演讲。

申兵表示,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加快推进取得显著成果。在市场开放方面,外资保持稳步流入A股的总体态势,2021年1-9月,境外投资者通过QFII和沪深股通等渠道累计流入资金1900亿元。截至9月末,外资持有A股的流通市值达到3.5万亿元,占流通市值的比重约4.8%。

同时,申兵指出,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程度与成熟市场相比仍有较大差距。除了开放程度上的差异之外,更重要的是制度供给相对不足。“国际投资者在配置中国资产时还经常感到便利程度不够,本地制度规则与国际最佳实践还不够接轨,制度的完备性、透明度和可预期性也有待进一步增强。”

“在开放和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和挑战必须从完善制度着手,通过更高水平的开放和发展来解决。”对此,申兵围绕下一步推进资本市场制度性开放提出六点建议,包括以推进注册制改革为抓手夯实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市场基础等。

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取得显著成果 

申兵表示,近年来,证监会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有序扩大金融开放的重要决策部署,围绕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的总目标,相继推出一系列扩大开放的新措施、新政策,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加快推进,成果显著。 

在行业开放方面,全面放开证券期货和基金管理公司股比和业务范围以来,外资的参与热情高涨,在华投资展业活动加快推进。2021年以来,新增设立摩根大通、高盛2家外资全资证券公司和富达、路博迈2家外资全资基金管理公司。截至目前,已有8家外商控股的证券公司、3家外商独资的基金管理公司、1家外商独资的期货公司相继获准设立,有的已经开始开展业务。

在市场开放方面,境内外市场互联互通的各种机制持续拓展和深化。外资参与A股市场的渠道和工具日益丰富,符合条件的科创板股票已正式纳入沪深港通的标的,中日ETF互通的第二批产品上市交易,沪港ETF互通推进顺利。加快落实QFII的新规,最近投资范围进一步拓展到商品期货、商品期权、股指期权等期货和衍生品。外资保持稳步流入A股的总体态势,2021年1-9月,境外投资者通过QFII和沪深股通等渠道累计流入资金1900亿元。截至9月末,外资持有A股的流通市值达到3.5万亿元,占流通市值的比重约4.8%。

在期货市场方面,在岸和离岸产品的发展和市场开放也都取得了新的进展,正在逐步形成协同发展的良好格局。2021年,又向境外交易者开放了原油、棕榈油期权交易,商品期货、期权国际化品种增加至9个。本周,香港交易所正式推出MSCI中国A50互联互通的指数期货。产品上市之后运行平稳,受到市场各方欢迎。

面临重要机遇和挑战

当前,中国宏观经济保持稳定恢复、稳中向好的良好态势,各类企业创新发展的需求强劲,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和重点改革扎实推进,市场的层次和产品供给日益丰富,市场生态和治理水平显著提升,这些都为进一步扩大资本市场的开放提供了重要的基础和良好的机遇。

申兵指出,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程度与成熟市场相比仍有较大差距。除了开放程度上的差异之外,更重要的是制度供给相对不足。国际投资者在配置中国资产时还经常感到便利程度不够,本地制度规则与国际最佳实践还不够接轨,制度的完备性、透明度和可预期性也有待进一步增强。

当前,全球政治经济格局正经历重大的演变和重构,经济金融形势复杂严峻。在日益开放的环境下,资本市场参与者和投资者链条错综复杂,影响市场平稳运行的外部因素也更为多元,违法违规行为更加隐蔽,风险跨境、跨市场传播的途径增多。

“这些开放和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和挑战必须从完善制度着手,通过更高水平的开放和发展来解决。”申兵强调。

构建资本市场制度型开放新格局

申兵表示,中国近年来自主有序推进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实践证明,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认真做好自己的事,是促进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 

在当今充满不确定性的外部环境下,推进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既要求我们抓住机遇、稳中求进,健全适应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的制度体系,助力构建经济发展新格局,促进资本市场和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又要求我们保持定力、尊重规律,坚持开放与合作、开放与安全并重,完善跨境监管执法合作体系,增强开放环境下的监管和风险防范能力,为实现高水平开放提供强有力的制度和监管保障。

他认为,下一步推进资本市场制度性开放需要着力做好以下几方面的事。

一是以推进注册制改革为抓手,持续加强资本市场自身的制度建设和生态完善,全面提升市场的深度和流动性,夯实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市场基础。

二是优化和拓展互联互通等跨境投资渠道,持续丰富跨境投资的产品供给和配套制度,降低制度性成本,全面提升跨境投资和风险管理的便利程度。

三是完善境外上市监管制度,保持境内企业赴境外上市的渠道畅通。在符合境内和境外监管制度的前提下,尊重企业依法合规、自主选择境外上市地实现融资发展。 

四是加强跨境监管与执法合作,共同打击违法违规行为,按照体现相互尊重、保持有效沟通、符合国际惯例的原则,会同有关境外监管部门积极推进中概股和跨境审计监管合作,共同为资本市场的开放发展构建良好的、可预期的国际监管环境。 

五是按照放得开、看得清、管得住的要求,加强境内境外监管协作和信息共享,健全和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和风险监测与防范机制,共同维护资本市场平稳运行,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六是加强与行业主管部门和市场各方的沟通协作,努力形成监管合力,提升制度规则的完备性、透明度和可预期性,持续巩固和完善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的营商投资环境。

(作者:舒晓婷 编辑:李艳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