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法学院院长龙卫球:防止个人信息处理者的赢者通吃、约束技术外力包裹的任性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0-24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王俊 实习生王泽莹 北京报道

数字时代,如何规训智能科技,防止技术外力包裹的“任性”是重要命题。10月23日,由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主办的“第五届全国智能科技法治论坛”在京举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院长龙卫球在致辞中解读了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监管功能强化以及对智能科技的规训。

他认为,个人信息保护问题往往被技术中立的外衣包裹,甚至被算法等操作系统黑箱化。个人信息活动本质上具有智能科技活动的性质,不同于一般的行为治理,必须进行科技治理。个人信息保护法建立了强大的监管体系,并且深入到技术治理层面,最终目的是规训技术,让其向善发展。

个人信息保护法建立了强大的监管体系

龙卫球指出,个人信息保护法是一部保护法,明确把保护放在首位。可以看到个人信息保护法第一条就明确“为了保护个人信息权益,规范个人信息处理活动,促进个人信息合理利用”。

他指出,个人信息活动它有特殊性,对于其保护功能的定位,需要强化个人信息保护治理体制监管。

他解释称,传统民法对私权的保护是自主管理模式,先以确权的方式确立权利,一旦遭到侵权,可适用侵权法予以救济。但是个人信息处理活动本质是一种科技活动,或者说是科技的应用活动,这使得问题更为复杂。个人信息权利主体往往面临着认知困境,信息不对称也导致结构困境。权利人无力行使权利,行为人也不会自觉履行义务。

“针对这种失灵,不是说打掉自主管理,而是要强化它,让自主管理变得真正可行,可通过外压进行外部监管。”龙卫球强调,外压不是简单的行为外压,要变成一种技术性的监管,强化制度与外部协同、一般责任与特殊责任配合、行为治理和科技治理结合。重点是防止个人信息处理者的赢者通吃,约束通过技术外力包裹的任性

龙卫球指出,个人信息保护法在加强治理保护的新机制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首先,增加了个人大量权力项目,比如赋予个人数据可携带权、请求解释权,企业需提供便捷的个人行权的申诉处理程序,将权利的积极行使深入到技术层面的程度,用权利刺穿技术的面纱

其次,在信息处理者义务方面做了完善,比如规定其制定内部管理制度和操作规程,采取相应的加密、去标识化的安全技术措施。还规定了个人信息处理者的管理义务,不仅仅与行为治理相关,还与技术治理相关,包括设置个人信息保护负责人并进行报送备案、定期合规审计等。

在个人信息处理规范方面,个人信息保护法很多创设性规定深入到技术治理的层面,比如对自动化决策的约束等。

并且,龙卫球指出,除了权利和义务之外,个人信息保护法专门建立了一个外部管理体系,对涉及保护职责的管理部门引入积极管理,建立确立统筹协调与分工负责的多元管理体系等。 

规训技术、向善发展

在龙卫球看来,个人信息保护法建立了强监管体系。其强监管的意义是对智能科技的规训,规训目的不是简单地保护个人信息就可以实现,而是要通过规矩来打造。“当今的个人信息活动本质上具有智能科技活动的性质,不同于一般的行为治理,必须也要进行科技治理。个人信息保护问题往往被技术中立的外衣包裹,甚至被算法等操作系统黑箱化。所以需要设立特殊相对应的法则来刺穿智能科技的面纱。

他强调,要将行为治理和科技治理结合在一起,逐渐将外压变成一种自觉,而不是永远依赖外压。深入技术治理的最终目的是规训技术,不是取消或者抑制智能科技的发展和应用,而是让其向善发展。

 

(作者:王俊,实习生王泽莹 编辑:钟映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