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财政官员结队出走,经济政策“饮鸩止渴”,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危险”的边缘反复试探?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0-2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舒晓婷报道 对于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而言,当前的首要考虑是如何“回暖”巴西民众的支持率。

当地时间10月26日,一份针对博索纳罗应对新冠疫情处理不当问题的调查报告在巴西参议院委员会获得投票通过。报告对博索纳罗提出危害公共健康等9项指控,调查委员会主席、参议员阿齐兹(Omar Aziz)将于10月27日将调查结果提交给巴西总检察长阿拉斯(Augusto Aras)。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研究所副所长孙岩峰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考虑到阿拉斯(Augusto Aras)是博索纳罗的重要盟友以及目前的各党派实力情况,对博索纳罗的司法起诉大概率不会进行。不过,报告在参议院委员会获得通过,这对博索纳罗不断下滑的民意支持率是“雪上加霜”。在未来的竞选中,报告涉及的指控将被反对派作为道义制高点的“武器”攻击博索纳罗的执政能力。

离2022年10月的巴西总统选举还有近一年时间,上周,博索纳罗提议推出“巴西辅助计划”(Auxilio Brasil)。这被分析人士称为选前“甜头”的新社会福利项目预计于2021年11月启动、2022年12月终止,期间将为近1700万需要帮助的巴西民众增加20%的福利,每月补贴400雷亚尔。这意味着巴西政府需额外花费约300亿雷亚尔,公共支出可能超出法律规定上限。 

此计划一出就挫伤了当日巴西股市和汇市。10月21日,巴西基准股指(bvsp)一度暴跌近5%,收跌2.8%,创下2020年11月以来的最低收盘水平;巴西货币雷亚尔下跌近2%,自2021年4月以来首次逼近1美元兑5.7雷亚尔的水平。

同日,出于对博索纳罗“慷慨”的财政政策和巴西经济部长盖德斯(Paulo Guedes)不愿反对相关计划的担忧,巴西经济部4名财政高级官员辞职,包括财政部长比腾古尔(Jeferson Bittencourt)、特别财政和预算部长芬查尔(Bruno Funchal)以及他们的两名高级助手。

“没有人能真正预知未来,但从市场近几个月走势来看,股市在下跌、货币在下跌、利率在上升,而现在面临的财政“侵蚀”可能导致情况更糟。”Grimper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达尤布(Mariam Dayoub)说道。

今年3月以来,为抑制不断高企的通胀,巴西央行已连续5次加息共425个基点至6.25%。考虑到面临的财政风险,华尔街银行分析师普遍预计,巴西央行在本周的货币政策会议上至少加息125个基点。

孙岩峰指出,巴西央行持续提高基准利率对冲通胀增速,但起到的效果有限,预计未来会继续加息,而这可能加剧巴西经济的脆弱性。

在经济和政治的天平两端,博索纳罗押注的是民意。冒着损害经济的风险增加福利支出、寻求连任支持,最终结果能如他所愿吗?

疫情防控不力成连任绊脚石

由11名参议员组成的巴西参议院疫情调查委员会围绕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应对疫情不力问题进行了为期6个月的调查,调查报告10月26日在参议院委员会获得投票通过。报告撰写人、反对党参议员卡列罗斯(Renan Calheiros)呼吁对博索纳罗提出指控。而按照司法程序,是否提出指控最终将由巴西总检察长阿拉斯(Augusto Aras)来决定。

长达近1200页的报告涉及的指控包括反人类、危害公共健康、滥用公共资金……报告指出,巴西迄今因新冠疫情而死亡的60多万人中近1/2归咎于博索纳罗采取的防疫政策。

对此,孙岩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巴西参议院疫情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在参议院委员会获得通过只是反对派取得的阶段性初步胜利。

从目前的党派政治力量博弈来看,极右翼执政核心联盟未有全面崩盘迹象,对博索纳罗进行的司法审判和政治弹劾不太可能成功。一方面,弹劾正式生效需要众议院513个席位和参议院81席均达到2/3投票通过,而目前反对派力量并未达到绝对优势。另一方面,起诉总统需要司法部长的批准,弹劾总统需要国会众议院领袖同意,而目前就任的巴西总检察长阿拉斯(Augusto Aras)和国会众议院议长里拉(Arthur Lira)均为博索纳罗的盟友。 

不过,无论是否提出指控,博索纳罗的民意支持率都因其采取的防疫态度和举措而下降。长期以来,博索纳罗一直淡化新冠疫情的严重性:他声称新冠肺炎不过是“小流感”(a little flu),对公众场合戴口罩及保持社交距离的行为进行嘲讽,反对严格“封锁”以避免经济重创……最终结果是,巴西因新冠疫情死亡的总人数位居全球第二。

而根据民意调查公司Datafolha的数据,今年4月至今,博索纳罗的民意支持率已从33%下降至22%。

提高福利补贴或加大财政风险

博索纳罗“饮鸩止渴”的财政政策在执政团队内部引起分歧。上周,巴西经济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财政部官员芬查尔(Bruno Funchal)和比腾古尔(Jeferson Bittencourt)已于10月21日因个人原因辞职。根据声明,他们的副手丹塔斯(Gildenora Dantas)和阿劳约(Rafael Araujo)也要求辞职。

据当地媒体报道,辞职的诱因是这些官员对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慷慨”的财政政策可能突破1000亿雷亚尔的公共支出上限感到担忧。 

上周早些时候,博索纳罗提议推出新的社会福利项目。这项名为“巴西辅助计划”(Auxilio Brasil)的新福利计划将向巴西贫困家庭每月补贴400雷亚尔,而目前的“家庭津贴”(Bolsa Familia)福利计划平均每月补贴约190雷亚尔。

博索纳罗正在敦促经济团队和国会寻找预算空间,新福利项目的资金来源还未最终确定。巴西经济部长盖德斯(Paulo Guedes)为总统的提议“辩护”道:“我不能在财政管理上做到10分而在社会援助方面是0分,巴西的财政框架并未改变,我们只是放慢财政调整步伐,让社会援助能维持一段时间。”

实际上,博索纳罗自2019年就任巴西总统以来,其政策目标旨在通过养老金改革等举措为政府开支“瘦身”,建立一个更健康的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然而,现在试图提高福利补贴的举措似乎与其政治立场背道而驰、逆势而行。对此,孙岩峰分析称,这一举措带有浓烈的政治色彩,意欲争取中下层选民支持,但将加剧宏观经济的不稳定性风险。

“新冠疫情暴发后推出的紧急福利政策的本意是救急而不是救穷,”孙岩峰强调,目前巴西新冠疫情已出现拐点,更重要的是加快服务业和工业复苏,而不是继续加大福利补贴。在巴西经济复苏仍然脆弱的背景下,如果不顾支出上限提高福利津贴,强行加大政府财政开支,这将违背市场运行规则,加剧债务负担,对金融市场和投资者信心造成连带效应。 

据了解,巴西自2017年开始实施支出上限规定,将公共支出的增长限制在前一年的通胀率之内。有分析认为,支出上限在维持市场信心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遵守这一规定对减少公共债务是必要的,这也被投资者看作是防止巴西政府财政“脱轨”的财政政策基石。

通胀高企下经济困境难解?

巴西是拉美最大经济体,也是今年加息力度最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加息的直接目的是为了抑制持续高企的通胀率。 

“对于巴西来说,通胀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孙岩峰指出,巴西所有的工资与物价具有指数性连接关系,第二年的工资会根据物价上涨指数进行调整,因此央行把控制通胀作为控制宏观经济的一个“阀门”。同时,巴西历史上经历过失控的恶性通胀之苦,通胀率是否保持在目标区间直接关乎民众对巴西执政的信心。

巴西不断攀升的通胀率主要受四方面因素驱动:一是极端天气对食品、电力等基本价格形成冲击,供应短缺推高通胀,这是最核心的原因;二是市场对巴西联邦政府宏观经济政策的担忧推高通胀预期;三是美元流动性泛滥造成的外溢性效应导致通胀向新兴国家传导;四是受供需影响国际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明显,巴西等大宗商品出口国感受到更大的通胀压力。

“这些因素叠加共振推高通胀,物价上涨态势短期内没有回转迹象,未来持续加息是大概率事件,而这将对巴西脆弱的经济复苏造成负面冲击。”孙岩峰强调。

本周,巴西央行将公布利率决议。考虑到面临的财政风险等因素,目前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分析师预计巴西央行将加息125个基点,巴克莱和瑞银分析师则预计加息150个基点。

放眼未来,在财政风险、通胀高企等多重因素交织下,巴西经济前景面临更大挑战。而可以确定的是,巴西经济增长的脆弱性将随着总债务的增加更为凸显。

(作者:舒晓婷 编辑:陈庆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