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将加大气候融资力度,预计到2030年气候融资达500亿美元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0-27

图: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行长金立群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郑青亭 北京报道  10月27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亚投行承诺将加大气候融资力度。到2023年7月1日,亚投行所有投资项目将实现与《巴黎协定》相关目标完全保持一致。预计到2030年,亚投行累计气候融资总额将达到500亿美元,这是亚投行2019年首次公开年度气候融资额的四倍。

10月26日,亚投行第六届理事会年会以线上方式开幕。金立群在会上表示,加强对低收入成员气候适应性的投资、培育新兴技术用以推动应对气候变化都将是亚投行未来重点关注投资领域。亚投行此次对于《巴黎协定》相关目标一致性的承诺,将适用于包括通过金融中介机构进行投资在内的国家主权和非主权项目。

金立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多边开发银行来说,与成员、私营部门和所有合作伙伴合作,加大力度为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提供资金,这一点非常重要。亚投行专注于为面向未来的基础设施提供融资、对这些国家未来的发展进行投资,这意味着我们所做的基础设施投资应该是促进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

他对本报记者说:“从这家银行成立的第一天起,我们就非常明确地表示这是一项重要使命,我们希望到2025年气候融资能够至少达到所有批准项目融资额的50%,2020年,亚投行的气候相关融资已达到批准融资总额的41%。这不仅清楚地体现出我们帮助成员建设基础设施的承诺,同时也展现出我们帮助它们应对气候变化,减少气候变化对这些经济体的影响的意愿。”

金立群提到:“没有放诸四海而皆准的解决方案。在应对气候变化上,合理、有效的资金投入需要建立在基础设施的革新、以及我们的观念和行为发生根本性转变的基础上。具有气候适应性的基础设施如防洪堤、改进的建筑标准,都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工具。关键问题是能否获得资金以将其付诸实施,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

2020年,亚投行与欧洲最大资产管理公司东方汇理(Amundi)共同推出气候变化投资框架,并设立亚洲气候债券投资组合,旨在通过资本市场来加速成员的低碳经济转型。该框架可协助投资者量化《巴黎协定》中对于减缓、适应物理变化和向绿色经济过渡的三个目标的分析,来协助其评估投资过程中可能存在的气候风险,确保资金流向可持续的基础设施建设。

新兴技术的利用将助力实现控温目标

在今年11月即将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前夕,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制定或正在规划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然而,总体而言,这些计划中的目标对于国际社会实现《巴黎协定》所限定的全球气温升幅目标——即到本世纪末,将其控制在低于工业化前2摄氏度内、甚至1.5摄氏度内的水平仍存在巨大差异。亚投行认为新兴技术的利用将有效贡献于更高气候目标的实现。

“这将需要更集中的方法来应用新技术,将其作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行动中的一项核心要素。未来,我们需要携手私营部门和机构投资者,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金立群说道。

当被问到亚投行是否会投资储能、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US)等能源技术解决方案时,金立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根据亚投行的章程,除了基础设施,亚投行也可以投资其他生产性领域,包括能源领域的新兴技术。但与风险投资不同的是,多边开发机构通常都专注于成熟的技术,不会贸然涉足新兴技术领域,亚投行也是这样。

金立群强调,这主要是出于对投资风险的考虑。“我们需要某一种技术经过一定阶段的实践,能够证明它的可行性,那么我们再对它进行投资。作为多边机构,我们需要保证各个成员的出资安全,不让它们的资金遭到损失。”

但他说,新能源领域的很多新兴技术是很有前途的,相信会吸引很多风险投资。“一旦新的技术成熟了,我们就可以加大对它的投资力度。所以,我们采取一个比较谨慎的做法,但是也不排除在这方面会进行投资。”

到2025年气候融资占比将达到50%

到2030年,发展中国家每年用于增强气候韧性的成本需求预计需要1400至3000亿美元。然而,联合国数据表明,此领域现有的相关投资仅为300亿美元。当前,多边开发银行在推动绿色融资过程中面临怎样的挑战?

对此,金立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新冠疫情暴发后,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债务水平大幅上升。因此,多边开发银行在帮助这些国家向低碳转型的过程中,需要确保给它们的融资在财务上是可持续的。

“我们需要思考如何防止这些国家出现债务危机,并帮他们化解债务的危机。”金立群指出,当前,亚投行在评估项目可行性时,不仅研究这个项目本身,还要考虑这个国家的总体承受能力。

亚投行首席经济学家埃里克·伯格洛夫(Erik Berglof)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亦表示,提供贷款的金融机构须对债务问题保持高度谨慎,以避免可能出现的债务问题升级。

“我们必须时刻关注我们的投资是否有助于东道国降低债务水平。通常来说,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比如,我们投资的新能源项目降低了能源生产成本,这有助于增加政府预算收入。” 伯格洛夫说道。

据悉,目前,亚投行正在对其投资项目进行应用测试,以确保其项目尽调和技术分析能够符合《巴黎协定》中所规定的各项关于低碳、气候适应性方面的目标。此方法借鉴了包括亚投行在内的多家多边开发银行正在共同研究制定的国际标准和管理框架。

除了承诺到2025年实现批准融资总额的50%用于气候变化领域相关项目之外,亚投行还将与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共同合作,致力于在2025年实现多边机构共同气候融资总额达到1750亿美元的目标。

近期全球能源供应短缺并非一场危机

近期,不少欧洲和亚洲国家都遭遇了能源供应短缺,这给全球能源转型笼上了一层阴云。对此,金立群认为,这并非是一场危机,而仅仅是临时的供求紧张,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步伐不应被放缓。

“这只能是告诉我们,走向碳达峰和碳中和的道路,确实是具有挑战性的。同时,它提醒我们要更好地把握全局,增加对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而不是走回头路。”金立群说道。

“随着欧洲即将进入严冬,天然气价格在欧洲也在成倍上涨。这说明实现碳中和的道路即便对于发达国家来说也是不容易的。”金立群说,“我们希望大家同心协力来安排好过渡时期的能源政策和配套的政策法规,只有在全面的一体化政策方向指导下,才有可能实现稳妥、快速的能源转型。”

金立群表示,亚投行不会因此改变不搞煤电投资的政策。他指出,虽然亚投行在2017年发布的《能源行业战略》中没有排除煤电项目,但对煤电项目提出了严格要求,“实际上自运营以来我们一个煤电项目都没有做”。他表示,亚投行即将对能源政策进行修订,未来肯定也不会允许投资煤电项目。

对于中国提出的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双碳目标”,金立群表示有信心。“不能被短期内的现象所误导,中国有资金,有技术,可以投资各种可再生能源、新能源,包括核电。”但他强调,出于多方面考虑,亚投行不会投资核电项目。

(作者:郑青亭 编辑: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