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丨暴跌5.67%后格力电器走向何方?三季报创近三年“最差”业绩 员工持股计划考核承压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0-2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杨坪 深圳报道

没有最低,只有更低。三季报披露后,格力电器股价继续暴跌模式,不断刷新近两年的股价低点。

10月27日,格力电器暴跌5.67%,创下年内最大单日跌幅。

今年以来,格力电器股价累计跌幅则高达36.83%,总市值降至2211.98亿元,较最高时逼近4000亿的市值近乎腰斩。而反观老对手美的集团,总市值已经稳稳站在了4600亿以上。

格力电器的股价走势,无疑是其业绩表现差强人意、经营陷入困境的最明显的表征。

在刚刚发布的2021年三季报中,格力电器迎来了近三年的业绩新低。

2021年1-9月,格力电器营收1381.35亿元,同比增长9.73%;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156.45亿元,同比增长14.21%。但在第三季度,格力电器实现营收470.83亿元,同比下降16.50%;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61.88亿元,同比下降15.66%。

而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格力电器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其第一个归属期的业绩考核目标之一为“2021年净利润较2020年增长不低于10%”。这意味着如果要达到目标,公司第四季度的净利润应不低于87.47亿元。

而从往年经营数据来看,第四季度为空调传统淡季,收入水平一般低于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在市场人士看来,格力电器完成业绩考核目标的压力不小。

格力Q3营收、净利大跌

整体来看,受行业发展、原材料上涨以及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格力电器遭遇了前所未有经营压力。

根据产业在线数据显示,2021年三季度,中国家用空调内销出口增长0.63%,好于二期的-8.08%,其中,格力空调内外销量增速也分别增长了3.38%、6.67%,环比二季度则分别为-1.59个百分点、+5.32个百分点。

但受需求不振、原材料大幅上涨等因素,格力电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下降了16.5%和15.66%,同时,格力电器的库存也维持高位,三季报数据则显示,格力电器前三季度存货账面价值为396.75亿元,存货周转天数达87.02天,均为近五年来最高水平。

国泰君安研报直言“此次Q3收入表现低于市场预期”。

在国泰君安家电研究团队看来,原因可能包括两方面:“一受618大促等消费节点影响,一部分订单可能在Q2确认收入,但在Q3完成出货;二在终端需求疲软以及渠道改革的进程中,以往借助渠道优势的冰箱、小家电等其他主营品类可能存在较大程度的下滑。”

家电行业分析师梁振鹏也指出,格力业绩下滑,一方面是新冠肺炎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一方面也是去年同期基数较高。

“目前格力百分之七八十的产品都源于空调,而空调这个产品,和其他家电产品不一样,涉及到复杂的安装等,消费者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搞定,也不可能简单通过快递公司物流就能完成的。在这种情况下,格力作为单一的空调企业,受的影响就比较大一些。”梁振鹏进一步指出。

除此之外,原材料的上涨,也给以格力电器为代表的白电企业带来不小的压力。空调产业链与铜、铝、硅钢、塑料等大宗原材料的关系紧密,但今年以来大宗原材料价格一路猛涨。

根据中国大宗商品市场数据采集和研究机构百川盈孚预测,预计2021年四季度铜价运行区间在6.7万元-7.2万元/吨之间,2022年在6.2万元-6.7万元之间。今年10月,冷轧钢板的价格也达到了6680元/吨,镀锌板截止到目前运行价格在5700元-7500元/吨之间,四季度价格运行预计在6500元-7500元之间。

可预见的大宗原材料高位振荡下,空调行业成本骤增。早前,美的空调的毛利率已从去年24.2%下降至2021年中报的20.85%;2021第三季度,格力电器的毛利率也下降到了24.9%,同比下降了1.24个百分点;毛销差18.78%,虽然同比增长1.30个百分点,但是相比2019 年之前20%左右的中枢仍有所下降。

梁振鹏认为,原材料的涨势至少会持续到明年上半年,“面对原材料涨价,理论上企业也应该涨价,但面对当前如此激烈的市场竞争,白电企业如果产品大幅度涨价,消费者很难接受。”

多元化转型不畅

事实上,不管从何种角度而言,格力电器遭遇经营“瓶颈”已是市场共识。

一直以来,格力空调在市场上长期形成的绝对地位的确是优势,但资源过于集中、过分依赖空调的营收结构也会对其自身产生反噬。因此,近年来,格力电器也做出了很多多元化尝试。

一方面在空调领域,格力电器已从家用拓展至商用以及特殊工况空调,后续将立足空调主业,重点向冷藏冷运、军工国防、医疗健康等领域继续拓展;另一边,格力还拓展了冰箱、电饭煲等产品,当前公司拥有46个品类的家电产品,其中生活电器有38个品类。

上半年格力电器推出“全域养鲜”冰箱、净悦、星焕系列洗衣机等新品,但相较空调,公司其余产品市场认知度仍较低。

8月31日,格力电器公告称,公司以18.28亿元公开竞得银隆新能源30.47%股权,董明珠将其持有的银隆新能源17.46%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委托公司行使。交易完成后,格力电器合计控制银隆新能源47.93%的表决权,银隆新能源将成为控股子公司,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9月初,工信部电信设备认证中心官网显示了格力新款手机的信息。该款手机是格力旗下品牌大松的一款旗舰机型,从参数配置来看,定位中端市场。有业内人士曝光,该款手机可能会在年底前发布。

不过,这些尝试效果并不好。根据格力电器2020年年报显示,其空调业务实现营收1178.81亿元,比2019年的1386.65亿元下降了14.99%,但在总营收占比中却比2019年有所提高,达到70.08%。

一方面空调业务出现营收下降,另一方面该项营收占比又在进一步提高,优势被弱化的信号已经释放。在不少行业人士看来,空调业务的营收占比上升必然会导致其他产品线的空间被挤压。

“海尔、美的等的多元化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抗风险能力比较强,而格力电器的多元化相对较晚,目前小家电、厨房电器等都是边缘化的小品牌,格力手机市场上根本买不到。家电行业的竞争是十分激烈的,如果你的产品线不能做到名列前茅,根本不可能盈利。”梁振鹏说道。

在梁振鹏看来,格力应该向美的、海尔等企业学习,设立单独的事业部,进行明确的权责划分,设立严格的考核和激励机制,否则,其他的产品线都只是空调的“附庸”。

资本火速逃离业绩考核承压

回望2019年12月,高瓴资本通过珠海明骏以每股46.17元的价格,总计出资超过400亿入股格力,成为其占比15%的第一大股东时,高瓴资本以8折受让价吸收了格力电器9亿余股,随即账面显示浮盈25%。

但截止格力电器三季报发布后首个交易日收盘,格力电器的股价已跌至36.77元/股,高瓴资本账面亏损超80亿人民币。

今年9月25日,格力电器发布补充质押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珠海明骏将其持有公司的9023.60万股股票补充质押给中国农业银行珠海分行,质押从2021年9月22日起到2027年4月30日终止。

完成补充质押后,珠海明骏持有的9.02亿格力电器股票中,已经有8.12亿股处于质押状态,质押率达到90%。

根据珠海明骏承诺,所持股份“自股份过户登记完成之日起36个月不转让”,眼下距离珠海明骏承诺到期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而其他“自由”的资本已经抢先开始逃离。

格力电器三季报显示,多家股东在第三季度抛售格力电器股票,公司前十大股东的合计持股比例已由二季度末的51.09%下降至46.1%。

其中,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北上资金)三季度大幅减持了2.04亿股,以三季度均价测算大举抛售约88亿元。

中央汇金公司作为“国家队”代表坚守长达6年后,如今也选择了大举抛售,三季度减持4443.51万股,套现近20亿元。

此外,珠海格力集团有限公司减持1745.65万股,阿布扎比投资局三季度小幅减持80.71万股。

味蕾维稳股价,从去年以来,格力电器先后耗资270亿元进行回购,尤其今年回购就接近200亿元,但股价仍然不涨反跌,已将回购资金全部套牢。

更须注意的是,早前格力电器曾将首期回购股份用于员工持股计划,其中第一个归属期的业绩考核指标包括“2021年净利润较2020年增速不低于10%”,2020年格力电器净利润为221.75亿元。

照此测算格力电器2021年整体净利润应该达到243.92亿元才能实现考核目标,这也就意味着,格力电器第四季度的净利润应该达到87.47亿元。但作为空调行业传统的淡季,格力电器往年,如2019年Q4、2020年Q4净利润分别只有84.76亿元、25.7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三季报出炉之后,已有多家券商调低了格力电器的盈利预测,其中国泰君安给出的格力电器2021年全年净利润预测为233.2亿元,低于格力电器业绩考核数。

(作者:杨坪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