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学而思正式宣布

南方都市报
2021-11-13 12:00

终于,学而思正式宣布了。

今日(13日)一早6时许,好未来(前身即学而思,2013年8月19日正式更名为好未来)在其官方微博上宣布,在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将于2021年12月31日截止。

据好未来官方微博:好未来深刻认识“双减”的重大意义,坚决拥护党中央决策部署,严格落实“双减”工作的各项要求,依法合规经营。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将于2021年12月31日截止。在此之前,将保质保量完成用户已报名的此类课程服务。

好未来表示,将发挥长期以来积累的教研及科研优势,积极拓展科技服务和素质教育等业务,并将继续致力于帮助孩子们找到自己的兴趣与特长。

这一消息今天也登上了新浪热搜,引发关注。

有家长告诉南都记者,他为孩子报了学而思网校的数学课,此前,学管老师曾给她推荐科学启智课的体验课,并介绍以后的数学课可能会变成该课程。而在好未来正式宣布后,她再次咨询学管老师,而学管老师回应:“目前我还无法告知您,具体我也在等通知。”

家长今早收到的学而思老师的通知

官网信息显示,好未来的前身学而思成立于2003年,2010年在美国纽交所正式挂牌交易。目前,好未来旗下拥有学而思培优、学而思网校、学而思1对1等品牌。

深观察:

“双减”政策后

多家K12教培机构转型职教赛道

“双减”政策出台已超百日,对一众K12教育培训机构来说,“余波”未了。新东方、高途……多家原本主营K12阶段的教育培训企业纷纷转型职业教育赛道。

然而,站上“风口”,它们能否原地“起飞”?职业教育的“春天”,能否为它们带来暖阳?

近日,各家企业第三季度、半年度财报陆续发布。这些财报显示,清理K12业务过程中,企业营收均出现下滑,各家正积极布局职业技能培训、校企合作等职教、成人业务。K12教育培训与职业教育的差异客观存在,原本在K12领域风生水起的企业,正在职教赛道上蹒跚学步。

南都资料图。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K12头部企业“断臂求生”

瞄准成人、大学生业务

10月25日,新东方在线发布公告称,预计于11月末前终止K9学科业务。新东方在线的年度财报显示,K9业务营收占K12总营收58%-73%,截至5月31日,2021年公司的K12部分毛利较2020年毛利下降44.2%.这一举措对新东方而言是及时止损。

新东方并不是第一次面临转型压力。2020年的疫情让K12在线教育市场火爆,吸引新东方在线的业务重点从大学教育转型K12教育。然而,此举并不顺利,新东方营收亏损严重、师资流失。其2021年度报告表明,新东方在线未来将会在大学教育、海外备考业务进行产品升级及课程完善。新东方最早以大学生出国英语考试培训起家,师资和运营体系相对成熟,这不失为新东方再次转型的基础。

在9月25日新东方大学生学习与发展中心品牌升级发布会上,新东方宣布,将全面升级四六级、考研、出国考试、职业教育业务,拓展计算机等级考试、司法考试等教育培训项目。未来,新东方将成人、大学生业务作为重点,已是板上钉钉。

同为K12龙头企业的高途集团也在探索成人教育与职业教育赛道。

高途集团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收入达22.32亿元。尽管该数据统计在“双减”政策出台前,但值得注意的是,高途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向东表示,高途将重点发展成人教育和素质教育,进一步探索智能数字产品和职业教育。公司首席财务官沈楠表示,在成人教育的探索中,其公务员考试业务的ROI(投资报酬率)持续维持在相对的高水平,财经业务的付费人次同比增长近4倍,成人业务在快速的迭代与优化。

日前在广州举办的EICD中国职业教育大会上,多鲸资本合伙创始人姚玉飞认为,K12教培机构转型职教赛道具备资金、运营模式成熟、团队完整等优势。新东方、好未来等龙头企业的现金流相对充足,其运营模式经过市场验证,且拥有不同类型人才,可通过并购或自建模式发展职业教育。尽管龙头K12企业具备一定优势,但转型仍然是伤筋动骨。

教育板块股价起伏

K12转型职教远未成规模

10月1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姚玉飞认为,《意见》说明了政府希望缓解目前K12教培机构面临的挑战和压力,并吸纳更多人才到职教行业。

但《意见》带来更显著的影响体现在教育板块资本市场的波动。多家教育上市公司的股价在短短几天内经历上涨与回落,尤以职教企业起伏明显,其他赛道企业也受到波动。股价短期内出现涨落,涨的是利好政策下市场对职业教育的期待,落则反映了市场对职教企业的商业模式的稳定性存疑。

近日,以K12教育为主营业务的宇华教育、昂立教育、科德教育披露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企业营收均同比下降。三家企业仍在处置K12相关业务,并通过探索校企合作、职业技能培训等细分赛道转型。

10月19日,昂立教育就股价交易异常波动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其职业教育目前尚未形成规模,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较低,且未来业务的经营情况存在不确定性。

2021年上半年,昂立教育K12业务营收约占公司营收的80.68%,而职业教育业务营收为4118.54万元,约占公司营收的4.57%.昂立教育在职业教育领域的业务涵盖高等职业院校、职业技能培训、日语教育和高端管理继续教育培训等,其官网宣称,未来着力于将职业教育打造成为公司支柱业务、第二增长极。

10月26日,宇华教育集团宣布拟折让12%配售2.22亿待售股份,认购净额将用于推动K12学校转型成为高等职业学院,并准备将其升格为职业大学。同时,公司将对现有的3所大学加大投入,开设职业本科教育。宇华教育集团经营教培业务包括高等教育、基础教育、学前教育,参与举办民办学校有郑州工商学院和湖南涉外经济学院。

科德教育10月29日公布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7-9月总营收同比减少12.16%,K12业务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138%.企业将尽快完成K12课外培训及相关教学软件业务的处置工作,聚焦以职教为核心的非义务教育阶段教学管理服务,计划在全国范围内积极发展职业学校。科德教育以环保胶印油墨起家,2021年3月宣布转型聚焦教育产业,为非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提供教学服务,并与民办高中、职业高中开展校企合作。

以上三家转型企业中,选择参与校企合作的有两家。在资本与社会参与层面,职业教育处于黄金窗口期,企业正积极响应鼓励产教融合的政策。姚玉飞认为,目前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主阵地在于校内职业教育,包括中职、高职院校以及职业大学,而非校外职业培训机构,“我们判断,现在不是校外职业培训机构一个很好的实战时间窗口。”

过去,教培企业招生依靠流量,原本的流量获取渠道是百度这些搜索引擎平台,但是现在这些平台的用户逐渐流入短视频平台。流量获取平台转变,他们并不能迅速适应新的招生营销方式。不少企业反映,目前的招生成本投入更大,难度更大。

“进入职业教育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但是目前职教行业的商业模式很快就会结束,如果仍然依靠传统的营销手段,可能会陷入无效的行业‘内卷’,新时代的企业规模化经济会更加集中。”开元教育董事长江勇预言。目前,行业的用户需求理念、交互方式、产品类型和运营模式发生转变,向企业提出了新的要求,并提高了企业的生存门槛。

转型职教细分赛道多

回归教育质量走得远

南都记者观察发现,校企合作办学、技能培训类、资格证类成为K12转型的集中赛道。此外,还有学历继续教育类、财会类、考编考研类等。弘智教育董事长贺宗剑认为,有资源的企业应该尽快与院校合作,与职业学校开展产教融合,快速抢占市场。同时,他看好转型企业选择烘焙、护理、电工等技能培训类,多样化开展教师资格证、经济分析师等资格证培训等。

“一旦进入职教行业的资本变多,未来会有更多新的规范政策出台。”贺宗剑分析。9月23日,教育部发布《关于新时代高等学历继续教育改革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以期解决高等学历继续教育存在的问题;10月11日,教育部办公厅等五部门发出关于加强高等学历继续教育广告发布管理的通知,整治虚假广告的乱象。类似政策文件体现了政府警惕K12乱象转移到职教行业,而这也增加了这些企业的转型难度。

贺宗剑从流量、学员、销售、续报名四方面,指出K12转型职业教育的难度:职业教育的推广流量分散不集中,流量获取难度更大;职业教育收费较低且学员成交难度大;K12与职业教育的销售思维差距较大,销售人员难以摆脱传统营销模式;职业教育学员自主选择性高,多是一次性报名,续报难度大。“职业教育还需要1-3年的发展期,当前的转型情况还不是很好。”

无论选择什么赛道,职业教育的目的都是培养社会需要的技能型人才,提高职业教育质量将是关键着力点。惠学习联合创始人孙卿云认为,时代风口转变,教育行业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职业教育不能只靠资本和市场引流,未来需要回归教育本质,从口碑和教学服务品质上下功夫。

南方都市报(nddaily 整理:诸浩)、N视频报道

南都记者 叶斯茗 刘雪 实习生 高靖琳

(编辑:周妙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