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绝密旅程:暴露了帝亚吉欧多大野心?

21深度文静 2021-11-23 20:06

威士忌和茶,谁能取代谁?

对话帝亚吉欧中国董事总经理艾恩华:中国仍将是亚太市场增长主力 商业故事|寻找“生命之水” 帝亚吉欧云南落子 疫情后贵州茅台和帝亚吉欧谁跑得更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文静 云南大理洱源县报道   蓝天白云,群山横亘,稻田金黄。当长城内外,银装素裹,这里风起云涌,流水潺潺。在彩云之南,洱海之源,沐浴着冬日艳阳的你翻着几页书,手里点来什么饮品为好?

若是饭后,当地的普洱当是最佳,热气腾腾,盛满了风土人情和天地精华;两年后,或许将多一个选择——一杯大山深处,产自云贵高原、用洱海源头甘泉酿造而成的中国威士忌。

洱海源头水清澈见底 文静/摄

洱源县凤羽镇凤翔村,离大理州大理市一个小时左右车程,帝亚吉欧在华第一家威士忌酒厂所在地。凤羽镇早在2010年便被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列入“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家家屋檐多栖木雕凤凰,有诗云““凤殁于此,百鸟吊其,羽化而成”。这里尚未雕琢,但三两步便曾有文人雅士的足迹,凤翔书院的古银杏和徐霞客当年留宿的宅院向路人彰显着这里的不凡。

就像远在英格兰的艾雷岛,风物宜人,位处边陲,绝世而独立。一个观鸟的岛却是全世界威士忌的心脏。如今,凤羽镇也隐藏了全球第一大烈酒生产商帝亚吉欧的巨大野心——当中国特色的威士忌诞生,这里会不会成为全球又一个顶级威士忌的朝圣地?

滇池边的环卫工 文静/摄

绝密旅程

野心不会过早为人所知。

就连帝亚吉欧在中国的第一家威士忌酒厂从选址到开工。将近两年,毫无声响。

此次赴云南,21style从接到邀请函到派人踏上赴滇旅程,均被蒙在鼓里,只是告知“在西南宣布一项极具里程碑意义的项目”,谜底只能现场揭晓。

即便疫情各地频发,帝亚吉欧仍未放弃邀请一干重要人物亲临见证那第一铁锹的培土。“他们”包括中国酒业协会秘书长何勇、英国驻西南领事馆总领事、威士忌国标修订的制定参与者郭新光等,均辗转而来。

事实上,为两年后面世的第一桶中国原产威士忌,这已是帝亚吉欧今年在华第三次出手。先是在深圳设立了物流中心,无论进出口威士忌,均通江达海;随后宣布在上海建立酒水研发基地,专门为中国消费者研究适宜的酒水口味。至于落子建厂,不过是水到渠成。

建个厂为何要神神秘秘?那是因为比进口葡萄酒大规模进入中国还晚的威士忌,已在中国如星星之火,开始燎原。在同行眼里,谁先落子,选哪里的水,将哪里作为产区,已成竞争利器。

有人说,今年是中国威士忌的元年。

智者乐山,仁者乐水。和帝亚吉欧青睐水源地不同,同是世界威士忌巨头的保乐力加更倚重名山加持。11月16日,已筹备两年的保乐力加叠川峨眉山威士忌酒厂即将揭幕。就在上个月19日,位于四川邛崃的崃州蒸馏厂第一批黄酒桶开始灌桶,这是全球首个黄酒桶装威士忌。该酒厂同时拥有壶式和连续性柱式蒸馏器,由中国企业百润股份(002568.sz)投资建设。

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郭新光告诉21style,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在建的威士忌酒厂已有18家之多。远在内蒙古的蒙泰集团威士忌酒厂、台湾的南投酒厂、福建大芹陆宜酒业有限公司、青岛啤酒五厂等都是国产威士忌的生力军。

里斯战略定位咨询发布的《2020中国烈酒市场报告》显示,近五年全球烈酒市场发展处于平稳水平,其中增长速度最快的是威士忌。预计在未来五年,威士忌将构成新的品类增长极。

作为全球市场的重要部分,中国市场的威士忌进口量可见一斑。来自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酒类进出口商分会的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威士忌1.97亿美元,同比增长134%,占烈酒进口总额的20%;威士忌进口量近1400万升,同比增长60%。威士忌成为了中国所有进口酒里增长最快的品类。

威士忌vs茶饮

但威士忌的市场总量放在中国酿酒行业来看,仍小得可怜。

中国酒业协会秘书长何勇说,在欧洲被奉为“生命之水”的威士忌,五六年前中国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啥滋味。就连疫情后进口酒迎来恢复期,威士忌进口量价齐升,但其一年2万吨左右的销量和中国规模以上酿酒企业5000多万吨的总产量比起来,少到可以忽略不计。其中,同样是烈酒家族的中国白酒,一年有700多万吨。

是消费升级带来的个性化需求给威士忌带来了巨大机会。威士忌要发展壮大,从业者应该更多思考,为什么大多数中国人不喝?何勇提示道。

这话让帝亚吉欧中国董事总经理艾恩华Mark Edwards很受触动。反观自己认识白酒的过程,正是要强烈参与到白酒文化里的意愿和冲动,才真正喜欢上了白酒。

茶,中国人再熟悉不过的传统饮品。在大理,下关沱茶,普洱,不仅是当地人的日常,更是中国茶文化里影响至今的重要品类。

文静/截图

如何让威士忌文化获得中国消费者的认同感?威士忌和茶,都是休闲饮品,都靠香气取胜,历经岁月,喝的是时间的味道。所不同的是地理空间,一个最早来自西方,一个是东方树叶。早在海上丝绸之路开辟后,茶叶进入英国,早有茶行商人同时售卖调配型威士忌,john walker 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如今,威士忌来到中国,在茶叶诞生的土地上,二者会产生怎样的文化交流?

就这样,第一堂酒和茶跨界的评鉴课在云南大理开课了!

酒茶跨界品鉴 文静/摄

11月2 日,帝亚吉欧威士忌学院院长拿出了第一款伯爵红茶,和它一起品鉴的是帝亚吉欧的王牌威士忌尊尼获加蓝牌。

“打开盖子,先闻茶香。感受红茶带来的复合香型。我们叫馥郁香型,丰富的花果、木质的风味。喝一口茶,试试看,感受下茶的味道。”院长对学员们说。

问:“喝出来了吗?”

答:“红茶”。

“很柔很顺,入口是甘甜的,有木质感,带点迷人的烟熏味,这是发酵茶带来的不一样的感觉。”院长详解茶的味道。

喝口水后,开始品鉴左边的第一杯酒,尊尼获加蓝牌。

威士忌品鉴 文静/摄

问:“试试看,闻一下。它的香气偏轻偏重?还是花香,果香之类的?

答:“香气重。”

“闻威士忌不用用力去晃。闻的时候让空气充满整个嘴巴的时候,它的香气更明显。先小小抿一口,感受下刚才红茶带来的木质、花果、淡淡的烟熏味有没有?”院长说,如果茶一泡香味没了,那这个茶不算好茶。威士忌也一样。

茶有一泡、二泡、三泡之说,威士忌也可以加水。

“加点水,再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变化?感受一下它的层次。加一点水后更加甜美,蓝牌的烟熏和油脂感更加明显,就像刚才喝的红茶余味里带来的淡淡烟熏味。”院长说。

接下来是10年的正山小种出场,这款用松针去干燥的茶叶,品鉴时余味里有松木烟熏味道。和它搭配品鉴的是正好10年的帝亚吉欧泰斯卡10年单一麦芽苏格兰威士忌。

“你喝完正山小种后,它的回甘甜美温暖在茶里。泰斯卡10年喝起来也是很甜美的感觉,甜蜜里有新鲜水果、柑橘的味道,糖果的味道。甜里还带点咸。就像去海边迎面吹来的风,带有咸腥味。“院长说。

苏格登18年配慢焙的台湾老乌龙。

慢火烘焙可以让风味循序渐进,更有层次,入口更顺滑,余味丰富。院长边喝边说,这是慢发酵、慢蒸馏带来的享受,和老乌龙的慢烘焙在工艺上非常契合。苏格兰18有更多像黑色水果、木质、咖啡类的浓郁味道。

最后一道品鉴是慕赫18年和普洱茶。慕赫是独特的,它把三个酒厂的风格合为一体。在院长看来,最适合一起喝的是云南的熟普洱茶。

文静 /截图

“普洱的味道有沉香。它的口味最重,在喉咙里反馈也是最多的。慕赫有很多像陈年茶的味道,老木的味道,还有生肉的味道不多。“院长缓缓道来,用饮茶的方式慢慢带出威士忌的风味。你会发现,这是你的人生百味。威士忌的细腻之处,有的人一生都在寻找。

对威士忌爱到近乎疯狂的村上春树就曾飞抵艾雷岛,近距离观摩威士忌的生产,在阳光灿烂的海边打开一瓶波摩21年。他在《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书中写道:“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当然就不必费此操办了。只要我默默递出酒杯,您接过静静送入喉咙即可,非常简单、非常亲密、非常准确。”

可惜威士忌不会说话,至今在中国为大众所不识。但在工艺上,威士忌和茶,同样经发酵、烘焙和陈年出香。用茶代言,帝亚吉欧可谓用心良苦。一则知己若彼,二则取而代之。最擅酿“生命之水”的全球烈酒老大,对中国市场的野心,却众人皆知。

(作者:文静 编辑:卢陶然,李清宇)

文静

产经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长期跟踪西部优势产业,如白酒,水电、有色、化工、烟草等。从2004年起聚焦酒行业,同时涉足文化和旅游。致力于中国酒业走向世界,探索酒旅融合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