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财快评:安阳“狗咬人”事件反映多元纠纷解决机制的亟待完善

南财快评杨帆 2021-11-23 15:28

近日,安阳“狗咬人”事件在网络上持续发酵,连中纪委机关报都发声《狗咬人事件不能止于道歉》。的确,此事不能也不应止于道歉,其背后反映出的诸多问题需要全社会深入反思。

在事件发生后,耿女士的家人采取了一系列维权措施,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到过安阳市区两级社区居委会、城管局、市场监管局、信访局、纪委监委等多个部门寻求解决,并向河南电视台相关栏目求助,然而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却始终无人关注没人解决,直到最后冲上热搜,全国人民关注才出现转机。这一过程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共鸣,是因为我们每个个体在个人生活中似乎都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年轻人租房碰到“黑中介”被骗,想要回被骗的钱急得直哭却解决无门;老人网购上当、理财被骗维权艰难;遭遇银行、电信、电力等公共服务大机构的霸王条款却无能为力……当我们找到一个政府部门寻求解决问题时,总会被告知不归他们管,然后被推到另一个部门,而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不行你就去法院打官司告状吧”。怎么样?是不是很熟悉的场景。而时下最流行的解决方案是市长热线12345,老百姓遇到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习惯打12345来投诉解决,然后12345再层层派单把问题转移至相关部门。一方面,12345真正成为了最热的热线电话,不堪重负;另一方面,派单到了各个政府部门,我们又继续遭遇前面的场景。

如果把时光拉回到二三十年前,却并不是这番场景。那时候,无论邻里纠纷还是夫妻小两口闹矛盾,村居委会可以说理,单位工会也能解决纠纷。诚然,时代不一样了,现今的社会复杂性与往日相比无法同日而语。邻里之间的关系变了,村居委会无法像以前一样去调处矛盾了;单位对职工的控制力减弱,也无法解决职工家庭内部的矛盾了。但无论社会如何变化,老百姓对于多元化矛盾纠纷解决机制的需求是不变的。在当下,社会关系日益复杂,矛盾纠纷也趋于激烈,其实更需要各种专业化纠纷解决机构的出现。不能社会上一出现纠纷,就都上法院打官司。在全世界任何国家,司法诉讼都是成本高昂的纠纷解决方式,时间长效率低,因为司法的核心价值是公正而非效率,只有那些经过大量筛选,最后不得不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的纠纷才会进入法院。现在我国法院的案件数量激增,其实正反映了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失灵和缺失。

在这种背景下,通过安阳“狗咬人”事件,笔者认为,一方面,正如中纪委机关报所言,要进一步加强政府部门的作风教育,强化为人民服务的意识;另一方面,要在制度上完善我国的纠纷解决机制,作为各级政府机关,不仅仅说依法行政,按法定职责办事就够了,还要完善政府部门的纠纷解决功能,把纠纷解决和矛盾化解本身作为政府部门的一项工作来完成,不能老百姓找过来,政府部门一句管不了,让去法院解决就完了,这一点上,英国政府部门广泛设立的行政裁判所是可资借鉴的经验。同时,也要鼓励发展各种社会化的纠纷解决机构,慢慢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多元化社会纠纷解决机制,妥善的消化社会中出现的各种矛盾纠纷。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顾问)

(作者:杨帆 编辑:李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