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观察|人民币汇率走出独立行情 机构展望外资流入有望继续上升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施诗 上海报道
2021-11-24 20:55

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韧性十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施诗报道 近期,受美联储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计划的决定影响,美元指数不断走高。11月24日,美元指数再创近52周以来新高,报96.60点。与此同时,人民币汇率则走出独立行情。与以往美元指数创新高、人民币汇率走弱的行情不同,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则韧性十足。

多位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出口表现强劲、外资对中国市场热情高涨、中美利差等因素支撑了人民币汇率。与此同时,中国市场也成为境外投资者青睐的投资目标之一,尤其是中国债市的表现。展望2022年,外资流入的趋势或将有增无减。

人民币“遇强不弱”

回顾历史,不难看出,只要美联储开始Taper或加息,美元指数走强,人民币汇率一般会受到影响。然而,在11月美联储宣布Taper计划之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则趋于稳定,基本在6.38元至6.40元区间内微幅波动。

渣打中国宏观策略主管刘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人民币保持强势的一个关键原因是基本面强,其中,出口尤为强势。

根据海关总署11月7日发布的数据,10月中国进出口总值3.34万亿元,同比增长17.8%,比2019年同期增长23%。贸易顺差5459.5亿元,创下有历史记录以来的新高,同比增加38.4%。今年前10个月,中国进出口总值31.67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2%,比2019年同期增长23.4%;贸易顺差3.31万亿元,同比增长25.5%。

刘洁向记者补充称,德国是全球第二大贸易顺差国,但截至今年8月,该国贸易顺差约为1500亿美元(约9582.45亿元),远低于中国。

除了基本面表现强劲之外,利差也支撑人民币走强。受新冠疫情的冲击,多数的全球主要经济体自2020年初以来采取了超宽松的货币政策。不过,中国“一枝独秀”,保持了货币政策稳定性。

刘洁指出,利差是影响外汇展望的重要目标。对标三个月的利率,中国与美国的利差约为230个基点,中国与欧元区利差接近300个基点。“在一个负利率或零利率的情况下,溢价2%到3%是非常高的水平。”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指出,今年以来中美仍保持正向利差,吸引了外资流入。今年1月至10月,债券通与股票通两项合计,外资净流入5806亿元,增长40%。

刘洁预计,尽管明年美联储可能开始加息,利差或将收窄,但是收窄幅度不会过大,仍将对人民币起支撑作用,“中国境内机构有能力支持海外市场波动性”。

外资对中国债市热情高涨

事实上,外资对中国市场的热情也促使人民币维持强势。伴随着主要国际指数将中国股票、国债纳入其指数范围,资金流入中国的动能十分强劲。

10月29日,富时罗素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GBI)于10月29日起纳入中国国债,并将在36个月内分阶段纳入。至此,人民币债券已经被纳入三个主要的全球债券指数,其他两个分别为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BBGA)指数和摩根大通GBI-EM指数。

根据瑞银的预计,WGBI的纳入可能为中国债市带来月均约250亿元的资金流入,这相当于今年前9个月境外机构所持国债的月均净增量的50%以上。另据预计,今年全年中国债券市场的外资流入规模有望达到8000亿元。

瑞信中国区首席执行官胡知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A股、国债被纳入国际指数对中国影响是巨大的。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股市和全球第三大债市,被纳入国际指数将有利于融入全球资本市场。“国际金融服务机构和国际投资者的参与,对提升我国资本市场的服务能力、改善投资者的结构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胡知鸷补充称:“中国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已经驶入快速道,互通互联的交易规模不断壮大,机制也进一步优化。” 

刘洁指出,外资投资中国债券热情高涨。全球前100的资产管理公司,已有逾70家进入中国资本市场。“这个趋势仍在延续。而且这两年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将促使外资流入的趋势更为可持续。”

中国市场避险属性越来越明显?

今年以来,中国资产的收益率远高于其他国家,中国国债指数的收益率达6.5%。而全球平均债券收益率或固收的收益率约为-4%,美国的收益率为-3%,德国的收益率为-9%,英国、日本的收益率也均为负值。

刘洁强调,从全球各个债市来看,中国债市变成一个“非常鹤立鸡群”的市场。

展望明年,刘洁指出,中国通胀压力较低、可能是唯一一个维持相对宽松货币政策的经济体,因此这对固收是一个良好的宏观的环境。“我们也看到更多的外国投资人继续加仓中国债市。”

她补充称,越来越多机构设置专门投资中国债券的基金。这些基金在未来数年可能成为外资增持中国债券的主力。

过去数年,中国市场一直被认为是新兴市场中的一个,但如今中国市场的属性出现有趣的转折,与其他新兴市场的关联度变得非常低。

刘洁向记者表示:“无论二级市场流动性,还是投资人的表现,都呈现的是一个避险风格。”

展望明年,外资并不看好新兴市场,这也将利好中国市场。刘洁认为,这主要由两个因素决定:第一,新兴市场容易受到全球主要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冲击。第二,中国经济政策对新兴市场的支撑作用明显,但这一轮中国并未出台过多的刺激计划,因此中国市场与新兴市场的关联度越来越低,人民币和其他亚洲货币的行情在过去数周也出现背离的情况。“当外资撤离其他新兴市场之后,将会选择进入中国市场,这越来越体现中国市场避险的属性。”

根据刘洁的预计,外资流入的量或将继续上升。在美联储宣布Taper之后,外资开始加码中国市场。这意味着货币政策不确定性退散之后,境外投资者更加放心地投资中国债券。"我们认为接下来的几个月还有上升的空间。"

贝莱德投资团队在《2022年亚洲投资展望》中指出,虽然一些全球投资者越来越关注中国是否依旧是个值得投资的市场,但另一些投资者则认为,中国资产的估值比众多发达市场更具有吸引力。

贝莱德强调:“与数个月前相比,我们对中国的投资展望更有信心。中国政府将会高度重视旨在稳定增长的政策和行动。政策方针仍将强调推动创新、自给自足和可持续发展这些焦点,有望继续在相关领域开创投资机遇。”

(作者:施诗 编辑:和佳)

施诗

海外版记者

长期关注美国政经动态和在华外资企业的发展情况,追踪娱乐、体育、医药、文旅等领域的最新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