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风电的“退补平价”淬炼:沿海多省区政策暖风频起,竞价低行业谨慎前行

21能闻彭强 2021-11-25 20:53

“十四五”期间,中国风电产业将从近海向深水远岸布局转变,产业发展也将从补贴驱动向市场驱动转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彭强 北京报道 下半年以来,风电产业在资本市场迎来爆发,加之双碳目标下多地产业规划政策的加持,风电产业的热度不断提升。

按照各地的规划目标,以及与国外产业发展现状的对比,“十四五”期间将成为整个风电产业飞速发展的机遇期,产业的重心也将转移到海上风电方面。

近期沿海多个省区相继出台海上风电发展规划,项目落地也多点开花。

但对于整个风电产业来说,中央补贴的退出为各路厂商带来了新的压力。面对即将到来的“平价时代”,热潮之下的风电产业准备好了吗?

政策助力“海风”骤起

作为双碳目标下新能源产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风电产业在下半年受到越来越高的关注度。

11月1日,广西海上风电规划正式获得国家能源局批复,标志全区海上风电由规划阶段进入建设实施阶段。

据了解,国家能源局先期批复广西海上风电规划装机容量750万千瓦,其中广西管辖海域内的4个场址共180万千瓦,要求力争在2025年前全部建成并网;广西管辖海域外择优选择570万千瓦开展前期工作,力争到2025年底建成并网120万千瓦以上。

根据广东省今年6月下发的《促进海上风电有序开发和相关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实施方案》,广东省将力争到2025年底实现1800万千瓦海上风电平价上网。截至2020年底,广东省海上风电累计并网容量超1吉瓦(1吉瓦等于100万千瓦),这意味着“十四五”期间当地新增装机规模将达到17吉瓦。

除此以外,江苏、浙江、山东、海南等地都已经出台了海上风电发展的规划,福建、辽宁与河北当地的海上风电产业也在蓬勃发展。根据国信证券统计,上述省份“十四五”期间预计新增装机规模将超过48吉瓦。

从产业现实来看,随着陆上风电资源逐渐接近饱和,产业发展重心转移到海上、甚至是深远海已经成为大势所趋。从中国的产业现实来看,沿海省区多属于主要经济体,有着较高的用电负荷和更大的减排压力,发展海上风电也有利于节省土地资源,方便电力运输和可再生能源的消纳。

全球风能理事会(GWEC)在其发布的《2021年全球海上风电报告》中指出,在未来十年内,伴随着全球能源脱碳趋势的加速,加之海上风电度电成本急剧下降、漂浮式风电的商业化和工业化继续取得进展等因素,海上风电还将继续维持快速增长。

GWEC预计,未来十年,全球将累计新增超过235吉瓦的海上风电装机,使得全球风电累计装机容量在2030年达到270吉瓦。

风电产业关注度的回升也体现在资本市场方面。同样作为新能源产业发展的双子星,相较于炒作热度很高的光伏板块来说,风电产业近年来发展平淡,资本市场关注度也较低。

这种情况如今得到改变。7月以来,A股市场风电板块关注度开始提升,风电股票也出现几波拉涨。

Wind风力发电指数(884036.WI)自下半年开始一路震荡走高,从7月1日的不足1900点,目前已经上升至3382.84点。金风科技(002202.SZ)也在下半年一路走高,市值突破700亿大关;明阳智能(601615.SH)股价攀上30元,市值登上600亿大关。

究其原因,资本市场的风电与光伏相互博弈由来已久,随着新能源在整体电力结构中占比提升成为大势所趋,风电与光伏也不可避免的进入同一赛道展开争夺。

政策助力之下,风电产业得到了一次久违的正名。但相较于已经经过“退补”猝炼的光伏产业来说,风电产业要先经历近在眼前的“平价时代”。

降本迈向“平价时代”

此前,风电产业一直享受着较为稳定的电价和补贴政策,但新的政策给风电“断奶”提出了明确的时间。

根据财政部与国家发改委的要求,除了按照规定核准并在2021年底前完成并网的存量风电外,新增海上风电不再纳入中央财政补贴的范围,由地方政府按照实际情况予以支持。

为了享受较高的上网电价和国家补贴,各海上风电开发商都加快了项目建设和并网进度,这也导致了中国海上风电市场出现了“抢装潮”。

随着2021年逐渐接近尾声,相较于海上风电抢装建设风潮,海上风电招标市场却显得冷清许多。对于风电厂商来说,海上风电成本仍然偏高,如何实现快速降本仍是核心议题。

有资深业内观察人士指出,风电产业发展的前景十分广阔,但当前市场竞争激烈,陆上和海上风电的竞价都相对较低,整机厂商和开发商已经“叫苦不迭”。

远景能源高级副总裁田庆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目前,沿海省份从北到南,全都在积极进行海上风电建设,部分海域已经可以实现平价,但大面积的海上风电平价还需要3-5年时间。

在他看来,中国海上风电迈向“平价时代”,还要解决成本和技术两大挑战。当前,中国大部分近海风电度电成本仍高于当地标杆电价,深海风电的度电成本要更高,当前无法实现平价。

此外,当前中国海上风机层出不穷,近期已经推出220米、230米直径的叶片,未来单支叶片也能达到150米,主轴承可以达到5米,变频技术可以达到20MW,这些关键部件的技术、材料甚至是基础理论能否突破,将直接影响到海上风电的成本和发展进程。

世界风能协会副主席秦海岩认为,预计在3年内,中国海上风电有望实现平价上网,但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整个产业还需要政府提供适当的支持,从而保证一定的开发规模,形成市场拉动。

在此前举行的中欧海上风电产业合作与技术创新论坛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王大鹏表示,在“十四五”期间,中国风电产业布局将从近海向深水远岸布局转变,项目开发建设进一步向基地化和规模化发展,由单一能源品种发展向多品种融合发展转变。

王大鹏指出,随着中央补贴的政策退出,中国海上风电建设的边界条件将发生重大变化,产业发展从补贴驱动向市场驱动转变,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

(作者:彭强 编辑:林虹)

彭强

记者

关注与大能源、工业相关的一切,欢迎沟通交流。 记者个人邮箱:pengqiang@21jingji.com 个人微信:ipunk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