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劳动教育必修课怎么上?已成立130所实验学校,推动落实劳动素养评价制度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郑玮 广州报道
2021-11-25 19:13

劳动素养评价结果被列为“高一级学校录取的重要参考或依据”。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郑玮 广州报道 11月23日,由广东省教育研究院指导、广州市教育研究院主办的“新时代劳动教育的实践与创新”研讨活动(以下简称“活动”)在广东实验中学举行。活动现场,多位专家学者及一线教育工作者共同分享交流劳动教育经验做法,并展示广东劳动学科教研取得的阶段性成果。

2020年,《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简称“《意见》”)和《大中小学劳动教育指导纲要(试行)》(简称“《纲要》”)两部劳动教育“顶层设计”接连出台,劳动教育被正式纳入大中小学必修课程,劳动素养评价结果也被列为“高一级学校录取的重要参考或依据”。

广州市教育研究院课程教材发展研究所所长邹立波表示,目前广东省基础教育劳动教育学科教研基地已成立130所基地实验学校,并开发社会实践基地课程、校园小农田课程、城乡结对劳动教育课程及研学实践劳动教育课程,共同构成校内外结合的地方劳动课程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意见》中提及的劳动素养评价制度,多位与会专家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表示,目前各地仍处于探索实践的过程中,劳动素养评价结果对学生升学的直接影响尚未凸显,但将劳动素养纳入升学评价体系肯定是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展方向。

劳动素养评价纳入升学考核是未来方向

近年,劳动教育的重要性愈加凸显。

2020年,《意见》和《纲要》的出台将劳动教育正式纳入国家教育方针。2021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的第三次修正将法规第五条从“培养德、智、体、美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修改为“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劳育与德智体美四育一同被列入国家法律规范。

值得注意的是,为推进各地落实劳动教育,《意见》提出将劳动素养纳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把劳动素养评价结果作为衡量学生全面发展情况的重要内容,作为评优评先的重要参考和毕业依据,作为高一级学校录取的重要参考或依据。

此前,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有关负责人曾表示,将指导各地各校将劳动素养纳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结合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探索完善学生劳动评价制度,把中小学生劳动教育的考核结果记入学生综合素质档案,实现劳动教育可记录、可追溯、可评价,并将其作为升学、评优的重要参考依据。

广东实验中学副校长蔡骘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表示,目前劳动素养已纳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但对学生升学的直接影响还未凸显,“劳动教育评价的具体参考性和影响力度还在探索当中,肯定是未来方向之一,也是为了提高大家对劳动教育的重视程度。”

“目前,国家正在加强劳动教育成效监测,包括将劳动教育纳入质量评价体系,作为升学、评奖、评优的重要依据等,各地都在进行探索。”教育部劳动教育教指委成员、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广东省中小学校长联合会常务副会长王红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虽然目前各地劳动素养评价制度还没有很完善,但都在往这个方向推进。”

王红表示,在劳动教育落地初期,需要采取适当方式鼓励更多人主动参与劳动教育,“但这(纳入升学、评奖、评优依据)也只是过渡性手段。推进劳动教育最根本是要提高社会价值认同,社会对劳动重视程度上升后,可能就不需要再采取这类激励措施。”

“对劳动教育的重视,更多的不是强调提升劳动技能,而是要改变劳动态度,树立热爱劳动的精神,最重要的是培养热爱劳动和热爱劳动人民的正确态度,这一点是最重要的。”王红表示,受传统文化等因素影响,社会长期存在轻视劳动、青少年厌恶劳动等状态,在教育体系中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对职业教育的不重视,“强调劳动教育也是力图解决这类社会问题,树立正确的劳动观念。”

劳育VS智育

在活动现场,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观察到,“科技+劳动”成为许多劳动教育展示项目的主题。

“我们在学校老师指导下,用近1年时间研发这款为卧床人士设计的流食智能喂食器,在调研、设计、动手制作、调整测试的过程中对科技创新、科技制作方面的知识有了更多的了解和提升。”广东实验中学高二学生易同学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表示,目前项目团队已根据“卧食宝”科技类劳动制作作品完成1篇论文,并申请1项专利。

(活动现场,学生正在展示劳动教育课程成果,郑玮/摄)

《纲要》指出,劳动教育的内容主要包括日常生活劳动教育、生产劳动教育和服务性劳动教育。其中,日常生活劳动教育要让学生立足个人生活事务处理,生产劳动教育要让学生体验工农业生产创造物质财富的过程,服务性劳动教育要让学生利用所学知识技能,服务他人和社会,强化社会责任感。

在实践中,何为劳动教育?如何厘清智育和劳育的区别?或仍存在探讨空间。

王红认为,并不是所有劳动都可以成为实施劳动教育的手段,应当选择特定的、合适的,并且有助于劳动教育目的实现的劳动形式,“比如脑力劳动虽然是一种劳动,但它不适合作为劳动教育的内容。”

“劳动教育应当选择通俗意义上大家不愿意做的劳动,那些看起来最‘低级’、‘粗浅’,好像没有什么智力含量的劳动恰恰更容易培养起人对劳动的热爱。”王红说,“就是要鼓励大家动手、出力、出汗,才能达到劳动教育的目的,让人们不排斥劳动、尊重劳动、热爱劳动,从而形成对所有类型劳动的平等认识,提升认同感。”

蔡骘则表示,在实践中可以探索找到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平衡结合点,“我们一直觉得劳动教育应该是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相结合的,最重要在于找到科技和劳动的结合点。不是所有科技项目都可以跟劳动教育进行有机结合,在实践过程中需要进行判断和选择。”

“除科技含量外,对动手能力要求比较高的、需要长期进行体力劳动的项目就适合与劳动教育结合起来。”蔡骘表示,“比如我们学校几位学生,从日常洗衣服的劳动过程中获取灵感,综合运用滑轮、螺旋等技术,花了大半年时间研发脚踩式洗衣机,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在劳动中创造,在创造中也必须要劳动,很好体现科技与劳动相结合的精神。”

今年8月,教育部教材局局长田慧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劳动教育一方面强调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相结合,另一方面要防止以“智育”取代劳动教育,避免单纯通过在课堂上教知识、讲劳动来实施劳动教育。既要防止泛化也要防止窄化。

(作者: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郑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