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超级变种Omicron”来袭:全球市场一片恐慌,中外防疫概念股“一枝独秀”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1-29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施诗上海报道 当地时间11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简报称,Omicron变异毒株在全球进一步传播的可能性很高,Omicron变异毒株相关的全球总体风险被评估为“非常高”。

随着对Omicron变异毒株的担忧加剧,世界各国政府也纷纷采取措施,尽可能防止Omicron变异毒株在本国传播。WHO呼吁各国需保持理性,应采取基于风险的防疫措施。

Omicron变异毒株的出现令全球市场陷入新一轮恐慌,全球主要股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回调。港股和A股也表现低迷。不过,以疫苗股为首的医药板块表现强势,“一枝独秀”。

西南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杜向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Omicron变异毒株的突变多可能导致传播性和免疫逃逸更强。“这些数据尚未有最终的流行病学数据,还有待验证,只是这两个维度来看有这种可能性,这就是大家对于Omicron变异株感到恐慌的最核心因素,目前外盘已经相对充分展现。”

防疫概念股集体收涨

在全球主要市场因避险情绪升温而出现下跌时,疫苗股逆势走高。美股方面,截至11月26日收盘,Moderna收涨20.6%,BioNTech收涨14.19%,辉瑞制药收涨6.11%;港股方面,截至11月29日收盘,康希诺生物-B(06185.HK)收涨4.70%,复星医药(02196.HK)收涨1.65%、中国生物制药(01177.HK)收涨0.36%,三叶草生物(02197.HK)收涨3.23%,腾盛博药(02137.HK)收涨9.12%。

A股的新冠概念股也大涨。截至11月29日收盘,康希诺(688185.SH)收涨5.29%,硕世生物(688399.SH)收涨12.91%、之江生物(688317.SH)收涨12.40%,安旭生物收涨(688180.SH)6.48%, 君实生物(688180.SH)收涨3.47%,凯莱英(002821.SZ)收涨9.82%,振德医疗(603301.SH)收涨10%。

杜向阳对记者指出,分析过往Alpha株-Beta株-Gamma株-Delta株4次全球主流毒株的流行期间,可以看出无论哪种毒株,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升,从大的趋势来看, 尤其是比如从1月全球新冠疫苗的大范围接种来看,每日新增人数呈现明显下降趋势。

他指出,“对于最新的Omicron毒株,现有的无论是mRNA疫苗还是灭活疫苗是否有效,未来1~2周就会陆续有官方的数据,在现有条件下我们认为疫苗还是最有效的防护手段。所以短期来看对于疫苗板块会有正向刺激,但长期趋势目前还需要进一步的数据证据。”

除了疫苗股之外,A股的新冠肺炎检测概念股、生物制药业今天也表现强势。对此,杜向阳认为,从短期来看,对于CXO、医疗服务、器械板块大概率还是正向刺激。长期内对二级市场影响有待观察,主要有两个考虑考量因素:第一,Omicron毒株还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比如现有疫苗对其是否有效还有待验证的,包括传播的强度、免疫逃逸能力等;第二,长期而言,上半年医药板块表现还是比较好,尤其是二季度,业绩超预期,而7、8、9月甚至10月每个月度的时间点除了疫情的干扰以外都还有政策影响,因此对于板块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因素。

杜向阳对记者补充称,“短期我们认为Omicron毒株对于整个CXO板块、医疗服务板块包括器械会有一些分化的,整体的表现会有增强的刺激。长期来看有不确定性,对于二级市场我们整体的结论还是有待观察,还要结合医药本身的政策,以及多维度的对经营业绩的分析。”

此外,杜向阳对记者复盘了A股的医药板块在Delta变异毒株暴发时的表现。他表示,在Delta变异毒株发现和爆发期,板块情绪相对比较恐慌,跑输了沪深300指数; Delta变异毒株达峰阶段,基本上市场悲观情绪逐步脱敏,医药板块后续跑赢沪深300。从细分领域看,CXO、医疗服务、医疗器械,医疗器械内部有分化,相对来说表现比较好。其他的板块比如商业、制剂、中药,相对比医药指数表现弱一些。

“让子弹再飞一会”

WHO病毒进化技术咨询小组(TAG-VE)于11月26日召开会议紧急评估新冠病毒变异株B.1.1.529,并于会后发表声明。根据声明,B.1.1.529变异株已被该组织定性为最高级别的“值得关切的变异株”(VOC),命名为Omicron。

根据WHO的定义,VOC变异毒株是科学家们通过比较评估之后,已证明该变异毒株与以下一种或多种具有全球公共卫生意义的变化相关:传染性增加或对新冠病毒流行病学产生破坏性影响;毒性增加或临床症状发生变化;公共卫生和社会防疫措施或现有诊断工具、疫苗、疗法的有效性下降。

TAG-VE小组指出,与其他VOC变异毒株相比,Omicron变异毒株传播能力增加,因此该变异毒株导致人体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增加。

11月28日,WHO官方更新了Omicron变异毒株的相关信息。WHO表示,在传染性方面,目前尚不清楚与包括Delta在内的其他变异毒株相比,Omicron是否更具传染性(例如,更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在受Omicron变异毒株影响的南非地区,检测呈阳性的人数有所增加,但正在进行流行病学追踪,以了解这是受Omicron影响还是其他因素影响。

在疾病严重程度方面,目前尚不清楚,与感染其他变异毒株相比,感染Omicron是否会导致更严重的疾病。初步数据表明,南非的住院率正在上升,但这可能是由于感染的总人数不断增加,而不是感染Omicron的特定结果。目前没有信息表明与Omicron相关的症状与其他变体的症状不同。最初报告的感染发生在大学研究中心——年轻人往往病情较轻——但了解Omicron变异的严重程度需要几天到几周的时间。新冠病毒的所有变种,包括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占主导地位的Delta变种,都可能导致严重疾病或死亡,特别是对最脆弱的人群而言,因此预防始终是关键。

在既往新冠病毒感染的有效性方面,初步证据表明,与其他变异毒株相比,Omicron变异毒株可能提升再感染的风险(即以前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可能更容易再次感染Omicron),但信息有限。有关这方面的更多信息将在未来几天或几周内公布。

在疫苗有效性方面,WHO正与技术伙伴合作,了解这一变异毒株对包括疫苗在内的现有对策的潜在影响。疫苗仍然是减少严重疾病和死亡的关键,包括对抗主要的流行病毒德尔塔病毒。目前的疫苗对严重疾病和死亡仍然有效。

在当前检测的有效性方面,广泛使用的PCR检测能继续检测感染情况,包括Omicron变异毒株的感染情况。目前正在进行研究,以确定是否对其他类型的试验有任何影响,包括快速抗原检测试验。

在当前治疗的有效性方面,糖皮质激素和IL6受体阻滞剂仍可有效管理新冠病毒重症患者。其他治疗方法将被评估,看看它们是否仍然有效,因为Omicron变异毒株发生了突变。

11月9日,南非的科学家在约翰内斯堡所在的豪登省收集的一个标本中首次检测到该变异毒株。与Delta变异毒株相比,Omicron变异毒株的刺突蛋白上有多达32个突变,是Delta变异毒株的两倍。更重要的是,受体结合区域——病毒与体内细胞接触的部分——有10个突变,远远多于Delta变异毒株的两个突变。

WHO新冠病毒技术负责人Maria Van Kerkhove表示,“这种变体有大量突变,其中一些突变具有一些令人担忧的特征。”

Kerkhove补充称,“现在有很多研究正在进行中。科学家对Omicron变异毒株的了解还不是很多,仍需几周时间才能全面了解这种变异对现有疫苗的反应。WHO一旦有更多信息就会通知公众、我们的合作伙伴和我们的成员国。”

英国Warwick Medical School病毒学家、分子肿瘤学教授Lawrence Young认为,Omicron变异毒株“非常令人担忧”。“这是迄今为止我们所见过的变异最严重的病毒。这种变异毒株携带一些我们之前在其他变异毒株中见过的变化,但这些变化从未在同一种毒株中同时出现,而且也有新的突变。”

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表示,Omicron变异毒株被发现是近期的突发性事件,毫无疑问是病毒进化的产物。由于突变点数量远超已经发现的所有变种,预计应该是在宿主体内经历了较长时间的进化后形成。因为新冠病毒引起的是急性感染,难以在免疫功能正常者体内长时间生存与进化,也没有像流感病毒那样的基因重配发现,目前多数认为该变种可能是在免疫功能缺陷者,如艾滋病患者体内,经过长时间的携带,最终进化而成。形成新变体后,又经过偶然的机会经过传播,并迅速在传播上超越了已有的病毒传播能力,成为南非近期所记录的病毒株中的优势株(占比90%以上)。

流行病学家Abdul El-Sayed强调,“正如世界卫生组织所指出的,虽然这令人担忧,但我确实认为我们必须保持耐心,等待这方面的科学研究。”

是否会发生免疫逃逸仍未知

由于Omicron变异毒株存在多个突变并在南非全国传播,引发了大家对现有新冠疫苗有效性的担忧。不过,多位公卫专家认为,目前暂不能判断是否会出现免疫逃逸的情况。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表示,科学家们正在研究Omicron变异毒株是否会发生免疫逃逸的情况。“目前我们需要做的是得到特定的病毒序列,在实验室里对其进行研究,测试该变异毒株是否会逃避不同的抗体之后,再得出相关的预测结果。”

美国布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Ashish Jha认为,Omicron变异毒株不会造成“疫苗失效”的局面。

“我认为这极不可能。未来几天我们可能会得到一些初步数据。”

伦敦大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主任、流行病学家Francois Balloux指出,尽早发现Omicron变异毒株可能将更容易地控制疫情。“即使Omicron变异毒株比以前的变异毒株更具传染性,但也不会让我们在遏制病毒传播的努力中‘回到起点’。”

他建议,Omicron变异毒株的出现只是抗疫之路的一个小挫折,而不是新冠疫情卷土重燃。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称,“这个变异株很新,虽然分子基因检测发现,它在受体结合部位有比较多的变化,但是它有多大的危害性、传播会有多快、会不会使疾病更加严重,以及是否需要针对它进行疫苗研发,还要根据情况来判断。现在下结论为时太早。”

WHO驻俄罗斯代表梅利塔·武伊诺维奇27日表示,人们无需对Omicron变异毒株感到恐慌,因为仍有很多未知数。“在我看来,不应该感到恐慌,因为我们还不清楚。这一变异毒株是否能绕过疫苗,它会在多大程度上降低疫苗的效力——目前我们也不清楚。”

对于这种在南非被首次确认的毒株,武伊诺维奇表示,“非洲没有接种足够的疫苗,即使在南非也是。”

张文宏也指出,南非的疫苗接种完成率低,完成全程接种的人口比例仅仅24%,自然感染率4.9%左右,其实不足以构建疫苗和自然感染的免疫屏障,没有免疫屏障就谈不上免疫突破。“如果这种情况今天出现在以色列,那么可以说毫无疑问,全球抗疫要面临从头再来的风险。”

张文宏强调,这次南非的变种病毒出现有偶然性,但是是否会对目前的初步建立的脆弱的人群免疫构成威胁,需要两周左右的观察时间。“如果一旦明确这个病毒株可以突破原有的免疫屏障,那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对已有的所有疫苗体系做调整,开始进入流感疫苗接种模式,也就是说每年要根据病毒变异情况,迅速构建新的疫苗。但是也意味着日子会变得更难。”

WHO称,目前正在与世界各地的大量研究人员协调,以更好地了解Omicron变异毒株。目前正在进行或即将进行的研究包括评估传播性、疾病严重程度、疫苗和诊断测试的性能以及治疗的有效性。

WHO鼓励各国通过世卫组织新冠病毒临床数据平台帮助收集和分享住院患者数据,以快速描述临床特征和患者结果。

(作者:施诗 编辑: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