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变异毒株来袭:全球攻防策略待更多数据支撑,疫苗研发企业已采取行动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11-30

自当地时间11月26日世卫组织发布声明将新冠病毒变异株B.1.1.529列为“需要关注”的变异株,并将其命名为Omicron(奥密克戎)后,全球防疫警钟再次敲响。截至11月29日,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目前澳洲、比利时、博茨瓦纳、南非都已经发现病例,已经有超过20个国家和地区对非洲南部的部分国家采取了包括限制入境等熔断措施。

之所以全球对新变异毒株奥密克戎高度关注,是因为该毒株刺突蛋白上有多达32个突变,比当前在全球占主导地位的德尔塔毒株多一倍。有专家认为,这些突变可能造成免疫逃逸,即新的变异毒株传染性、致病性和免疫逃逸能力全部加强,从而出现更多的突破性感染病例,并使得新冠疫苗的保护效力、中和抗体疗法的疗效大幅下降。

据了解,疫苗生产企业也有密切关注该变异毒株情况。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科兴生物获悉,其将尽快研究奥密克戎株对现有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影响及研制变异株疫苗的必要性;康希诺生物则表示已经开始针对新突变株的疫苗研发。而Moderna Inc.首席医疗官Paul Burto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奥密克戎可能会避开目前的疫苗,若如此,重新规划的新疫苗可能会在明年初推出。

对此,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丁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目前,大家对该毒株的理解,例如该病毒是否会使已有的疫苗、抗体药物产生免疫逃逸等还未知,仍处于早期猜测阶段,需要未来的一两周内的实验数据和临床观察做支撑。

“若有更多的数据证明该变异毒株存在疫苗逃逸现象,那么在新的针对性疫苗出来之前的窗口期,仍要做好防护,包括戴口罩、隔离、监控等切断传染的手段等。”

不过,丁胜仍强调接种疫苗的重要性,因为疫苗有效问题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关系,如果疫苗有特别高的抗体,多样抗体量大对新的毒株也会有作用。“现在接种的加强针,若大幅度提高抗体量,加之细胞免疫效应,对毒株也会有一定防御作用。”

新变异毒株来袭

当地时间11月26日,世卫组织举行紧急会议,将B.1.1.529新冠变异毒株列为“需要关注”的变异株(Variant of Concern,缩写为“VOC”),并命名为Omicron。截至目前,VOC是对全球疫情影响最大的变异毒株,包括Alpha、Beta、Gamma、Delta以及奥密克戎。

据近期筛查结果显示,仅从11月以来,B.1.1.529就迅速取代Delta毒株在南非的主导地位,流行率从0直冲75%,而前期Delta突变株在南非达到该流行比例时间则在3个月以上。

WHO声明初步的证据表明与其他VOC变种对比,该变种造成再感染的风险增加,并且相比之前的几轮感染该变种的传播速度可能更快。

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专家金冬雁指出,需要注意的是,与突变数量相比,变异位点对病毒传播能力或免疫逃逸能力的影响程度更大。

据B.1.1.529基因测序数据显示,在其刺突蛋白的32处突变中,N501Y突变能提高刺突蛋白与受体ACE2的结合能力,从而增强病毒传染性,该变异位点也存在于阿尔法和贝塔中。另外,E484突变可帮助变异毒株逃逸当前疫苗免疫,也存在于贝塔和伽马变体中。

近日中国香港发现的B.1.1.529突变株感染患者都已经完成了疫苗接种,因此该突变株能发生突破性感染。英国卫生安全局也表示,B.1.1.529是至今突变程度最大的新冠变种病毒,比德尔塔变种病毒多一倍,与原始新冠病毒的棘蛋白截然不同,更能避开人体免疫反应。即使已完成接种疫苗或曾染疫而有免疫力,防护效果仍会降低。

不过,金冬雁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香港确实有出现毒株疫苗逃逸的案例,但这是个例还是群体现象,需要更多的数据作为支撑。“即使有逃逸现象,接种疫苗的患者也是轻症或者无症状感染的,疫苗还是不可能完全失效,所以还是要坚持打疫苗。”

为何该变异毒株会产生如此多的突变?金冬雁指出,这与德尔塔等产生突变的原因类似,突变很可能是在免疫缺损的患者身体里发生。“免疫缺损的病人免疫力特别弱,无法清除身体里的病毒,病毒就会持续感染,不断发生突变,一般的流感病毒和冠状病毒都是如此。”

11月28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也表示,尽管奥密克戎变种短期内在传播上似乎战胜了德尔塔毒株等其他病毒株,但未必说明全球抗疫的努力就此前功尽弃。南非这次毒株序列公布的总量不多,需要更多实验室数据才能精准判断。

现有疫苗保护效力加紧测试中

奥密克戎是否成为全球新的流行毒株?

多位专家指出,目前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来分析这种变异株的传播性是否真的大于德尔塔,这不仅要看变体自身的基因突变情况,还与各地的疫苗接种率、防疫政策等相关。

在疫苗防控方面,国内外疫苗研发企业纷纷表示已采取行动。

例如BioNTech表示,公司有技术快速迭代开发的能力,能在六周内完成对mRNA疫苗的调整,使得第一批新疫苗能够在100天内发货。莫德纳(Moderna)宣布,也已在讨论应对奥密克戎新冠变种的计划,正在测试针对这种变种的三款新冠疫苗候选加强针。

此外,强生、阿斯利康也表示正在研究新变种病毒对自家疫苗的影响。

国内疫苗企业科兴生物表示,将尽快研究奥密克戎株对现有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影响及研制变异株疫苗的必要性;康希诺生物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已经开始针对新突变株的疫苗研发,“鉴于康希诺生物腺病毒载体技术平台和mRNA技术平台的优势,一旦发现现有疫苗保护性下降,康希诺有信心在最短时间拿出针对突变株的新疫苗。”

“若结果显示有明显的逃逸,就应研发新一代疫苗,但在距离研发成功的窗口期,各国不排除采取更为严厉的对外甚至对内防控措施,直到新的加强针生产并推广;如果疫苗不完全失效,仅会降低有效性,这时可通过大幅提高抗体的量增加保护效力,例如打加强针。”丁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目前疫苗研发企业已开始测试该变异毒株是否对已有的疫苗抗体有逃逸,预计一两周内测试结果能出来。

金冬雁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强调应该对免疫缺损的人群加强疫苗接种,可能不只是打第三针,而应一直到其产生足够的抗体为止,这样才能把漏洞堵住,避免这部分人成为新冠病毒变异的温床。

另外,新冠口服药对变异新毒株奥密克戎是否有效?据悉,相比于易受病毒刺突蛋白变异影响的疫苗,专家表示辉瑞的新冠口服药可能在应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肆虐时更具稳定优势。

丁胜表示,尽管该变异毒株存在的32处刺突蛋白突变可能会使相关治疗药物效果不好或失效,但从目前来看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病毒会突破小分子药物的抗病毒机制,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金冬雁认为,因为口服药针对的靶点不变,所以变异毒株对新冠口服药基本没有影响,例如辉瑞的新冠口服药;但变异毒株对单克隆抗体药物大概率会有影响,可能会存在免疫逃逸。

“现在最重要的是通过测序搞清楚奥密克戎在非洲实际流行情况。”金冬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南非等非洲南部国家平常基因测序做得比较少,技术不太成熟,而香港此次的疫情监控很及时,及时测序及时斩断传播链,如果全世界都能做到香港这样,疫情就不会传播起来,起码能减缓传播。”

张文宏强调,新冠病毒再变,还是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对中国目前还不会产生大的影响,中国目前的快速响应与动态清零策略是可以应对各种类型的新冠变种的。

实际上,预防加治疗是与新冠病毒长期共存的重要手段。丁胜表示,还应继续坚持戴口罩、隔离、监控等有效的防控策略。

11月29日,针对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国家卫生健康委组织中国疾控中心专家也就有关问题进行了解答称,我国的“外防输入,内防反弹”防控策略对奥密克戎变异株仍然有效。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已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建立了特异性核酸检测方法,并持续针对可能的输入病例开展病毒基因组监测。

(作者:朱萍,魏笑,胡冰月 编辑:包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