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钢:建议推动大型银行设立先进制造业融资事业部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1-30

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 见习记者 徐世祯 北京报道 11月30日,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在2021年搜狐财经峰会上的演讲中表示,金融支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取得很大成效。制造业贷款增速明显提升,贷款结构不断优化,中长期贷款和信用贷款大幅增加。

不过他也表示,在推动金融与制造业协同发展中仍面临不少困难,存在一些堵点,比如信息不对称、供求不匹配以及能力不适应等问题。因此肖钢建议,疏通金融服务制造业的堵点,增强金融创新能力。他提及,可推动大型银行设立先进制造业融资事业部。在央行层面,他建议,引导金融机构为制造业提供中长期资金支持,单列制造业科技创新和技术改造贷款规模,实施优惠的内部资金转移价格。

 

制造业融资的三大堵点

 

十八大以来,我国制造业大国地位进一步巩固。2012年到2020年,制造业增加值由16.98万亿元增长到26.6万亿元,连续11年位居世界第一,占全球比重由22.5%上升到近30%。在最新发布的世界500强企业中,我33国工业企业有73家入围,比2012年增加28家。

肖钢在演讲中认为,金融支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取得很大成效。制造业贷款增速明显提升,贷款结构不断优化,中长期贷款和信用贷款大幅增加。多层次资本市场助力提高制造业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为制造业实施创新驱动起到了有力支撑作用。通过保险业务改革,完善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保险试点,加快新材料保险业务,支持高端装备制造转型升级和新材料产品的市场化应用。

不过,他也表示,在推动金融与制造业协同发展中仍面临不少困难,存在一些堵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信息不对称。一方面,制造业投资动能不强,企业经营面临新问题新挑战,制造业仍处在转型升级的爬坡期,融资难问题依然存在。另一方面,制造业的有效信贷需求不足,制约了金融作用的发挥。据人民银行今年第二季度银行家问卷调查报告,贷款总需求指数为70.5%,比上季度降低6.9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降低5.2个百分点。其中,制造业贷款需求指数为68.7%,比上季度降低3.5个百分点。此外,制造业企业和项目信息缺乏有效整合与沟通,银企对接与互信的成本较高。从制造业角度看金融,总认为银行锦上添花,雪中送炭少;而从金融角度看制造业,则认为企业市场竞争力不强,经营绩效较差,内部管理与诚信水平较弱。如何全面分析问题,达成共识,有效对接供给与需求,已成为推动金融与制造业协同发展的当务之急。

二是供求不匹配。制造业产能巨大与国内消费市场不适应,需要继续壮大国内消费市场,以扩大内需为战略支撑点,适应制造业规模经济效应和技术创新扩散效应的需要。从我国金融服务制造业的强度系数看(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仍低于德国、日本,但高于美国、英国。近年来,我国制造业贷款明显增加,但在各项贷款余额中的占比仍有待进一步提高。从我国制造业金融化程度看(投资性收入占全部营业收入的比重),仍高于世界制造业强国的水平。同时,我国制造业净资产收益率远低于金融业净资产收益率,制造业投资增长与投资回报不匹配,增量资本产出比下降。由于先进的、新型的制造业对金融需求呈现新的特点,资本有机构成提高,需要大规模长期资金支持,对融资租赁、并购融资、产业基金等需求更为旺盛,绿色低碳发展、轻资产模式以及数字化、智能化趋势,对金融服务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也给金融服务制造业提供了巨大机遇与挑战。

三是能力不适应。从制造业角度看,盈利水平偏低、资产负债率较高,资金周转较慢,表现在金融方面,制造业不良贷款率较高,加上传统类制造业占比较高,制造业分化趋势明显,一些中小企业内部治理不规范,信息不透明,影响了金融服务制造业的积极性。从金融角度看,由于先进制造业具有科技含量高、专业性强、技术迭代快等特点,金融服务的机制、人才和手段都不适应,难以精准识别和评估先进技术、项目和企业,缺乏有效管理风险的能力。同时,在业务流程、尽职调查、风险控制、绩效考核和容错纠错办法等操作执行层面,也存在不相适应的问题,使基层机构和一线人员存在一定的畏难情绪。

 

金融助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鉴于此,肖钢建议,当前,我们既要看到制造业发展的困难,更要看到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机遇。经济增速下行,新冠肺炎疫情导致部分供应链受阻、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能源短缺、绿色低碳发展以及人民币汇率升值等因素,可以倒逼制造业增强国际竞争力,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提升价值链的中高端比重,实现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因此,他认为,研究推动金融与制造业协同发展,要着眼于促进我国制造业再上台阶。在疏通金融服务制造业的堵点方面,肖钢建议,要发展和完善支持制造强国建设的多元化金融组织体系,发挥各类金融机构的差异化优势,推动大型银行设立先进制造业融资事业部,扩大科技金融专营机构,深耕先进制造,打造专业队伍,理顺银行内部权限与考核机制,提升专业化服务水平。要规范发展制造业企业集团财务公司,更好地为企业重组、结构调整服务。发展制造业融资租赁业务,支持制造业设备更新改造和产品销售。

此外,他还建议要充分发挥中央银行货币政策工具作用,引导金融机构为制造业提供中长期资金支持,单列制造业科技创新和技术改造贷款规模,实施优惠的内部资金转移价格。要进一步发展供应链金融,积极支持供应链、产业链稳定循环和优化升级,在产业集群较好的地方试行“供应链金融链长制”,由金融机构负责人任链长,选择重点行业,依托产业链交易数据、资金流、物流、信息流,创新产品服务,促进信用传递与再分配,缓解产业链企业融资难,降低成本,防范风险。

风险防范上,他建议要进一步完善风险分担机制,整合优化地方各类制造业支持资金,建立健全贷款损失补偿、风险分担以及费用补贴机制,发挥财政奖补贴息作用,合理运用信用保证保险的增信功能,构建多元化的风险分担体系。金融机构要加大制造业不良贷款资产的处置力度,盘活信贷资金存量,提高资金周转效率。

 

(作者:徐世祯 编辑:李玉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