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邦魏理仕董事钟廉军、杨丰宁:为数字赋能提供城市试验场,从岭南文化中深挖在地特色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1-30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柳宁馨 广州报道  日前,《广州市加快培育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实施方案》(下称《方案》)正式印发。此前,广州成为唯一入选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培育建设名单的非直辖市。

《方案》提出,广州将实施“尚品”“提质”“强能”“通达”“美誉”五大工程。广州还将构建“两大体系”,包括深化广州与港澳合作,强化广州深圳“双城”联动、广州佛山“极点”带动,强化面向东南亚乃至全球的资源配置能力,推动构建具有全球辐射力的湾区城市群消费网络体系。

广州在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上有哪些特点和优势?广州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对粤港澳大湾区提升国际消费枢纽能级可以起到哪些带动作用?对此,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专访了世邦魏理仕华南区商业部负责人钟廉军和广州研究部主管杨丰宁。

在受访者看来,首批试点城市的作用是探讨一个标准,以便于引导各城市来参照标准加快培育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广州位于粤港澳大湾区,在国际化程度、国际的知名度上具备优势,而作为国家中心,广州对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吸引力较强,广州入选第一批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是顺理成章的。

鼓励创新环境,为数字赋能提供试验地

南方财经:广州提出加快数字赋能,大力发展直播电商、无接触式交易等新业态新模式,对培育国际消费中心城市能够起到何种作用?

钟廉军:这要从两方面分析数字赋能。一方面是数字体验,智能化的手段令大家的购物体验更加新鲜,从服务端提升大家的消费体验,如手机智能停车;另一方面是商业模式与数字经济结合,催生一些科技型或创新型业态,以广州的直播电商等新业态为例,其有望让广州成为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中的典型范例。

关于数字经济,现在全国也没有样板,有这样的一个数字跟新业态结合的新事业可以投入新消费环境里,对于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环境有一种示范作用,可能会走出一条新路来,广州承担起了为数字赋能提供城市试验场的重任。例如诞生于广州的小鹏汽车,作为新能源汽车头部品牌,把实体店开在了商场里,通过将数字赋能的新业态和地缘优势结合起来,实现了快速将需求反馈给制造端的模式创新。

南方财经:广州提出培育建设名圈、名街、名店,支持发展首店经济。各地为何如此重视“首店”?如何看待用首店作为衡量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指标?

钟廉军:在商业逻辑里,“首店”或旗舰店的概念非常重要,首店可以不赚钱,但它可以形成巨大效应,从而实现帮助企业或品牌快速的拓展到其他商圈、其他城市的目的。各地之所以如此提倡“首店”,其实是看中了这一模式能够直接刺激企业供应商快速做出调整、反应,催生此前没有的商业模式,增加税收。

对于国际品牌能级的“首店”,商业市场将其称作国际品牌渗透率,是指城市进了多少个公认的国际品牌,这会影响到其他国际品牌在选址落地城市上的决策。因此,“首店”数量在国际品牌选址时起到了风向标的作用,会产生“虹吸效应”,带动更多品牌进驻,这对政府而言意味着拉动更多的商贸税收。因此,很多城市强调“首店”经济,并希望通过奖补政策把国际品牌“首店”引进来。

南方财经:广州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是为了实现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最终形成高水平动态平衡的状态。您如何看待这一逻辑?

钟廉军:广州的优势是产业链条丰富,但这也是它的劣势。因为在产业链上,广州属于加工端,并没有赚到增值部分。从供给端到消费端的变化,本质上是用消费倒逼供给、用供给再引领消费。

一方面,国际品牌、旗舰店的引入可以让广州整体的消费环境敏感度更高,让大家普遍适应好的东西、看到好的品牌、体验好的服务。当不同层级的、越来越高的消费需求进入到广州时,有研发能力的企业自然就会创新供应,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这会倒逼供应端或制造商创造更优质的商品、拿出更原创的作品、提升自身品牌价值,广州才能真正发挥出本身产业链条丰富的优势。

一方面,科技类新产品、创新型新业态,总是先投放到市场才得以改变大家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的。国际消费者中心城市就是要创造一个鼓励创新、鼓励新业态的环境,给它足够宽松和充裕的环境带动消费端的活力。如此环境也有利于形成一个城市试验场,打磨形成真正的国产IP后再向外输出。

拒绝千篇一律,挖掘在地化文化特色

南方财经:商务部提出来打造千万人口以上的超大城市,打造世界顶级的商圈,鼓励建造这种世界级的顶级商圈是基于什么样的一种考虑?

钟廉军:世界级的商圈可以分两个概念来理解,一个是量,一个是质。所谓世界级一定是制造量和消费量上规模的量级,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依靠这种规模优势、人口优势去比拼是最好的策略。当有千万级人口的时候,消费才更加多元化,才能让部分高消费群体提升高端消费领域的需求。

另外,拥有高能级的辐射、更高端的消费需求才能被称为世界级商圈,有国际级影响力的品牌才能提高渗透率,才能吸引其他一线品牌进入这个市场,这就是顶级商圈的示范作用。所以培育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起点一定要高,才能把体量做大、品质提升。

南方财经:广州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对粤港澳大湾区提升国际消费枢纽能级起到什么作用?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如何与区域消费中心城市形成合力?

钟廉军:一是可以起到示范作用。与深圳这一享有特殊政策的特区城市相比,广州对大湾区内地其他城市的示范作用会更强一点,在试点之后,广州的很多经验可以直接借鉴到其他大湾区的区域消费中心城市。其次是起到定舵作用。广州作为广州都市圈核心,“站稳”之后有利于形成抱团的效应,真正实现国际消费中心城市辐射带动周边区域的效果。

事实上,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与区域消费中心城市能够形成一个网络。从资源分配来说,拥有网络型消费基础的话,更有利于进入的商家或企业实现快速扩张。此外,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与区域消费中心城市往往更容易形成枢纽,联动大湾区内所有的城市,从而吸引更大的消费客流、形成更优质商品供应。

南方财经:对于世界上知名的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广州未来要突出哪些特色?还存在哪些短板、如何去补短板?

杨丰宁:从气质上面广州有点像东京、新加坡。新加坡的湾区环境比较好,加上气候宜人,又有美食民俗这些比较亲民的东西。这样轻松的消费环境值得广州去对标学习。而日本在一些次元文化、街区方面也值得广州学习,有很多琳琅满目的小店,街区既有充满活力的本地文化,又有很好的国际品牌的门面,配合得很好。广州未来就是要突出自身气候宜人、美食文化和悠久的历史这些元素。

不一定是国际品牌或者说奢侈品的东西才算国际化,把自己原创性的文化元素跟国际品牌的融合得非常极致,也能满足国际化的要求。目前,广州在突出自身文化底蕴方面还稍差一些,在未来打造自己的IP特色方面,不应该千篇一律借鉴国外,广州应该从岭南文化这些更在地的东西中挖掘出特色,比如李小龙的功夫、粤式美食、粤语文化。它可以生产生不一样文化气质,这些因素同样很受年轻人喜欢。

我认为,下一个商业时代应该是街区,对广州而言这是一个契机,广州有很多旧的街区,这是真正具有广州印记的地方,而街道也有动力推动它去升级改造。政府可以对主动提出改造需求的街区给予扶持,进而将建设国家消费中心城市落到更可执行的层面。回归街区,搞一些特色化的东西,这也与广州“老城市新活力”的城市基因相契合。

(作者: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柳宁馨 编辑:李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