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克动力“三闯”A股:收入下滑资产缩水 昔日龙头难言轻松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12-01

当国轩高科与下游客户瓯鹏科技,因电池质量风波争论不休之时,A股另一家动力电池新面孔新力金融(600318.SH)同样吸引了外界的目光。

尽管深陷“消息泄露”、重组标的巨亏等质疑,但在11月30日,新力金融的股价在早盘破板后却依然封板,收获了复牌后的第四个涨停。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仅在11月份,该公司股价已经暴涨85.48%。

资本市场对于新力金融拟重组的标的资产并不陌生。比克动力,这家电池出货量一度跻身国内前十的头部企业,已是第三次准备委身A股公司,曲线上市。

然而,无论是2017年的长信科技,抑或是2018年的中利集团,比克动力先前两次的被收购之路最终不了了之。数年之后,比克动力已非当初的龙头企业,大股东所持的大部分股权遭质押或冻结、主营业务连续多年持续亏损等问题,正在影响着该标的企业再次被重组成功的可能性以及资产估值。

事实上,当比克动力谋求新一轮的借道上市时,有人欢喜有人愁。

比克动力曾是国内电池出货量排名前十的行业头部企业。视觉中国

滑落的龙头

2020年,在各大主流机构发布的年度锂动力电池出货量前十的排行榜上,一家曾经的龙头企业几乎销声匿迹。

最近两年,比克动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走上了滑坡之路——在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发布的2020年全球锂电池企业出货量排名TOP10中,比克动力没了身影。而在此前2016年至2019年,该公司均榜上有名,并且稳定在第九、第十的位置。

的确,当头部的主要竞争对手宁德时代、比亚迪、中航锂电等电池出货量不断攀升之时,比克动力却陷入了寂静。其目前公开的数据还停留在2019年的687.51MWh,当年的国内市场占有率为1.11%。

2018年,时任比克动力总裁的解国林曾对媒体放出“豪言”:未来公司电池货量要达到10GWh,2020年销售收入要超100亿元。可当2020年真的结束时,比克动力当年的销售收入仅有区区15.64亿元。而这一年,比亚迪的年出货量也只完成了9.01GWh,市场占有率为6.6%。

远大的目标,成了实际的空想。比克动力最难受的,还有资产的缩水。

根据新力金融披露的重大资产交易预案显示,2019年,比克动力的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59.10亿元、27.92亿元。但在2020年,这两项数据则分别下滑至45.23亿元、19.02亿元。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比克动力资产规模有所回升,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47.32亿元、21.41亿元。

2020年,比克动力资产大幅缩水的背后,该公司这一年的盈利遭遇滑铁卢。财务数据显示,去年,比克动力亏损逾10亿元。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2020年,比克动力继续遭遇众泰汽车、华泰汽车等部分客户自身经营困局影响,应收账款回款受阻,导致拖欠部分供应商货款、无法及时归还银行借款,资金压力极大。

时间回溯至2019年,当众泰汽车陷入停产危机之时,上下游供应商的“连环雷”被引发了。这年10月份,比克动力对外称被众泰拖欠价值高达6.21亿元的货款,其中4000万元已被法院冻结资产、强制执行。受此影响,比克动力在2019年亏损超过7亿元。

众泰汽车、华泰汽车的“倒塌”揭开了比克动力应收账款回收之痛。不过,在交易预案中,比克动力表示债务压力已有所缓解,但是由于目前仍有较大资本性支出及大额应收账款回收的不确定性,该公司经营资金仍较为紧张。

飘忽的估值

按照新力金融公布的交易预案,该公司将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将金融业务置出上市公司,买入比克动力75.62%的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本次交易预案中,新力金融并未明确给出标的资产的估值。

这也成为上交所问询的问题。

在11月28日下发的问询函中,上交所针对此次交易是否规避重组上市、是否符合重组条件等方面要求新力金融进行补充说明。特别是在预估值和内幕信息两个方面,交易所也作说明要求。

2016年2月和2018年2月,长信科技和中利集团分别通过增资入股方式成为比克动力股东,此后拟重组收购比克动力,但均以失败告终。在两次重组过程中,长信科技和中利集团分别给予比克动力67亿元和100亿元的估值。

尽管两家公司最终未能实现重组收购,长信科技和中利集团却依然成为比克动力的股东,分别持股约11.67%、8.29%。

但几年下来,两家公司对于比克动力股权投资的账面余额减值了。

11月24日晚间,中利集团发布公告称,在新力金融收购比克动力的交易中,其持有的约8.29%全部股权将被参与交易。值得注意的是,中利集团于2018年累计投资8.5亿元持有比克动力约8.29%股权。但根据2018年、2019年、2020年评估机构对其进行的资产评估结果,该公司累计计提资产减值4.62亿元,目前其持有比克动力股权账面余额为3.88亿元。

这也预示着,长达三年的股权投资对于中利集团而言,并不成功。因此,此次比克动力再度被收购,也成为中利集团甩脱“烫手山芋”的重要契机。

实际上,虽然比克动力今年以来业绩情况转好,经营活动现金流量有所改善,但该公司还面临着大量未决诉讼,涉及客户、供应商及股东等,主要包括起诉客户、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被起诉、因触发股权回购及业绩补偿被股东起诉等,涉诉金额较大,存在潜在负债事项。

种种风险因素表明,比克动力第三次“闯荡”A股的征途注定不会顺坦。

(实习生费心懿对本文亦有贡献)

(作者:曹恩惠 编辑:李清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