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创爬坡:从市场优势到创新优势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2-03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郑玮 东莞报道 “谁提供原始创新成果?谁为科技成果转化买单?应用端和制造端不接纳本国原始创新成果怎么办?为什么大学和科研机构学者更乐意于写文章?”在2021院士峰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教授许宁生抛出4个问题,剑指中国科创发展症结。

11月30日至12月2日,2021粤港澳院士峰会暨松山湖科学会议及第七届广东院士联合会学术年会(简称“2021院士峰会”)在东莞松山湖举行。聚焦“数智驱动 芯创未来”主题,丛斌院士、赵忠贤院士等46位院士出席大湾区半导体产业发展座谈会、创新创业成果对接会、集成电路产业创新发展院(所)长论坛等多场活动。

活动中,多位院士指出,目前我国在半导体、集成电路等领域前沿研究已取得一定突破,但市场与科研之间仍存在壁垒。“进一步深化科技与产业融合发展,对提升广东乃至全国科技创新能力意义重大。”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曦表示。

“实际上中国、特别是粤港澳大湾区的芯片市场广阔,发展很快。”许宁生预测,2030年全球仅以硅基为主的集成电路产业产值就将增加至1万亿美元,“问题在于,我们如何把市场优势转化为创新优势。现在中国的机会比其他发达国家要大。”

产业需求市场庞大但供给不足

市场优势是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底气。“中国有最大的市场。”中国工程院院士、钢铁研究总院教授级高工干勇表示,“超级市场拉动高铁、新能源汽车、新型电力系统和5G通讯等产业蓬勃发展。”

作为经济大省,广东也是中国市场优势的集中体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广东全省地区生产总值已连续32年位居全国第一。截至2021年11月3日,广东共有各类市场主体1502.63万户,约占全国1/10,市场主体数量年均增速近20%。其中,广东工业重镇——东莞2020年规上工业企业数量也突破万家,总量稳居全省第一,全国第二。这是一个庞大的工业消费品市场。

将《对转涡扇航空发动机》项目带到2021院士峰会现场进行路演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工程热物理学家徐建中也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东莞的产业优势给他留下很深印象,“我到广东、到东莞来过好几次,东莞的电子制造业发展是很好的,制造水平也很高。”此次来到东莞也是希望项目能够在东莞、在湾区落地。

“广东是经济强省,产业基础雄厚,很多院士都有意愿到广东进行相关产业合作。尤其是东莞,这次路演活动中的部分项目也已经与东莞松山湖进行对接。”广东院士联合会副秘书长唐超文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表示,产业基础是吸引院士项目落地的重要原因。据悉,目前广东院士联合会已与全国超500名院士取得联系,其中在社院士将近300位,约占全国1/3。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碳基电子学研究中心系主任彭练矛指出,“大家对产业化特别有热情,这非常好,但千万不要忘记创新,没有真正的创新,我们是很难走到最前面去的。创新和产业化没有矛盾,不一定每个创新的东西都会变成产业化,但没有创新,永远不会有自己的产业。”

以近年频频被“卡脖子”的芯片产业为例,“目前我们芯片产业在外循环里被‘卡脖子’,就是因为我们的国内大循环还没有完全站到制高点。所以创新特别重要,尤其是技术创新。”许宁生说。

“实际上中国、特别是粤港澳大湾区的芯片市场广阔,发展很快。”许宁生表示,前几年许多国际大厂商到中国参会参展时都透露其业务增长基本靠中国市场,“在这一点上,现在中国的机会就比其他发达国家要大。”

半导体市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发布报告指出,中国自2005年成为世界最大的IC市场后,规模一直在稳步上涨。2020年,中国集成电路市场规模为1434亿美元,较2019年1313亿美元的市场规模增长了9%。IC Insights预计,2025年中国和亚太地区占全球IC市场份额将增加至68.1%,复合年增长率为9.4%。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如何真正把市场优势跟创新优势结合在一起。”许宁生说,“现在中国的状况是需求大,但供给不足,特别是广东供给特别不足,供给端基础薄弱,其中包括关键材料、核心元器件、加工工具和装备等,如EDA和EUV光刻机。”

IC Insights报告指出,2020年中国IC市场的1434亿美元中,在中国大陆生产的仅占15.9%,约为227亿美元。其中,总部位于中国大陆的公司总产值仅为83亿美元,仅占中国2020年IC市场总量的5.9%。

各地加速革新科创模式激活产业协同动力

长期以来,高端产业投资大、风险大、收益预期长、产业人才基础薄弱等因素制约我国前沿科研成果产业化供给。但目前,在逆全球化趋势影响下,全球产业分工格局被打破重塑,各地或主动或被动,均在加大力度推出不同形式的科技创新组织模式,逐步破解尖端科技自主研发、供给瓶颈。

“比如杭州的数字安防产业集群,就从源头开始,针对存储器、安防镜头、图像传感、以及各类芯片等,梳理出近期可以攻破的、可以替代的、可以领先的(技术),我觉得这是对产业集聚发展,在信息芯片材料上做了全面布局。”干勇表示。

数字安防是浙江省近年提出的“十大标志性产业链”之首。近年,浙江陆续出台《浙江省培育先进制造业集群行动计划》《数字安防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实施方案》等政策文件,明确以杭州为核心打造全球数字安防产业中心,力争到2025年数字安防产业链年产值达到4000亿元。数据显示,目前杭州高新区(滨江)占据中国数字安防产业的半壁江山,产值比重高达55.5%,核心领域视频监控产品的全球市场占有率也接近50%。

据悉,为应对国内外不确定性不稳定性态势,做好产业链补链固链强链,截至2021年10月末,杭州已立项19个申报省产业链协同创新项目,急用先行项目8个,累计摸排化解断供断链风险417个。

“广东省提出的‘四梁八柱’也是一种形式。”许宁生说。目前,广东正加快推进实施“强芯”工程,明确提出创建集成电路产业“四梁八柱”,包括在大学、基金、园区、研发平台四方面搭建“四梁”,针对制造、设计、封测、材料、装备、零部件、工具和应用等八大细分领域树立“八柱”。

以东莞松山湖为例,建园20年来松山湖已建成一批以基础研究为主的大科学装置、以应用研究为主的大科研平台、以成果转化为主的育成机构,初步构建“源头创新一技术创新一成果转化一企业培育”的全要素、全链条创新生态系统。

数据显示,目前东莞松山湖片区拥有市级以上重点实验室68家,市级以上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47家,汇集中国散裂中子源、松山湖材料实验室等79个单位共计约5000台可共享使用的科研仪器设备;省级新型研发机构23家,共有在孵企业738家;拥有国家高新技术企业366家,规上企业研发中心覆盖率达58%。

在企业、大学、园区、研发平台等各类主体共同支持下,松山湖片区累计拥有授权发明专利数25726件、有效注册商标14085件,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0倍。

2018年入驻东莞松山湖的华为是中国企业创新主体的代表企业之一。从产业角度,华为公司董事、战略研究院院长徐文伟表示,新阶段的科研创新可借鉴法国研究所联合体模式,鼓励基于商业价值的应用性研究,“一方面建立联合实验室和顶级科学家进行理论合作交流,同时企业内部的产业科学家会根据产业需求制定出研发方向和难点,通过‘商用+研究’实现多路径开发、布局。这也是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一种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许宁生透露,得益于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和松山湖材料实验室的研究成果,“目前在二维超快存储器、围栅晶体管、逻辑电路领域应用方面,中国的优势已经出现了。原本这些成果主要通过论文发表,现在已经纳入产业发展路线图,正在往真正做成电路的方向努力。”

(作者:郑玮 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