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疫情考验的差旅管理市场,也无惧“元宇宙”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2-03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曹恩惠 上海报道 携程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携程商旅董事长方继勤,已经修正了其原先对于疫情冲击下差旅市场所遭受的影响程度的观点。

“它不像‘非典’那样如一场暴风雪般来也快去也快。它更像推倒了多米诺骨牌,很多东西需要重新打造。”方继勤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今年5月份,携程商旅联合多家机构发布了《2020-2021中国商旅管理市场白皮书》(下称《白皮书》)。这份《白皮书》称,虽然当前中国市场复苏趋势相对乐观,但要完全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或许要至2024年,“未来依旧充斥较多的不确定性。”

的确,在疫情之中,不确定性因素频发。当国内局部地区出现的疫情反复,间歇性压缩差旅人士的出行意愿时,“元宇宙”概念的兴起似乎又在动摇差旅市场增长的根基。

不过,在方继勤看来,面对面有温度的交流,无法替代。“即便有部分场景被取代,但对于中国差旅市场的增长机会而言,依然是巨大的。”

“舶来品”的中国式增长

2006年之前的中国,尚未出现差旅管理这个概念。而作为一个在携程已经工作逾20年的“老人”,方继勤调任携程商旅板块也是2013年的事情。

携程是中国差旅市场第一个吃螃蟹的旅企。“我们做了世界上第一款能够真正预定的差旅APP,而借助移动互联网的技术潮流,中国差旅市场做到了弯道超车。”方继勤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过去五年,中国的差旅市场已经超越美国,成为最大的差旅市场。并且,在整个亚太地区,中国的差旅市场份额占比达65%。

过去几年,差旅管理这个“舶来品”在中国呈现出迅猛的发展势头。

其爆发式增长可以从数据中清晰可见。2013年至2018年,国内差旅支出平均的增长率为11%。这其中,2018年和2019年,国内差旅支出分别为3783亿美元、4007亿美元。即便在疫情的冲击下,2020年的中国差旅支出仍然保持着万亿规模。

“2020年,全球TOP15的差旅支出国家,差旅支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下滑。但在普遍走低情况下,中国仍去年的差旅支出接近2500亿美元。”方继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差旅管理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及差旅服务的逐步发展和完善,差旅管理服务商由向企业提供单一的普通机酒预订服务向提供全流程、一体化、智能化的出行管控服务转变。

企业差旅的管控模式基本可分为差旅集中管控模式,员工分散预定、事后报销。《白皮书》显示,2020年,国内企业目前的差旅合作模式中,通过OTA在线预订平台预订,员工自行垫付事后报销的占比较高为77.12%。而与专业的商旅管理公司(下称TMC)进行合作供应的占比为24.4%,较2019年提升了0.9个百分点。不过,随着近些年来,随着国内企业对于差旅的成本控制、效率提升、管理规范等要求逐渐增强,TMC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期。尤其是后疫情时代下,差旅安全保障及数字化转型诉求,正在提升企业对于TMC的关注度。

“尽管过去几年中国TMC的渗透率仅提升了两、三个百分点,但它上升的绝对值是显著的。”方继勤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无论是疫情的催化还是数字化转型的要求,越来越多的企业愿意为TMC服务买单。

尤其是在下沉市场,数字化差旅管控的认知度和渗透率具备更大的上升空间。

“从携程商旅的客户数据反映来看,在双循环、内循环的国家政策下,出行的目的地有下沉的趋势。首先是国内一线城市、二线城市的占比有所下降,四五线城市的占比有所提升。”据方继勤介绍,随着差旅目的地的下沉,各行各业的企业都传递出需求,而相应地,下沉市场的产品也需要发生一定的变化。 

TMC的数字化机遇与挑战

2019年,携程商旅的GMV为270亿元(人民币,下同)。而经历了去年疫情的冲击后,今年以来国内差旅市场的持续复苏,给了方继勤实现更高目标的信心。

“携程最新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商旅管理业务营业收入同比上升141%,和疫情前2019年同期相比上升了26%。”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方继勤提出了一个目标值,希望到2024年,携程商旅的GMV能够突破千亿元。

事实上,政策和市场机遇正在为国内的差旅管理行业注入新的发展动能。

一方面,“十四五”规划正推动着科技、制造、能源、消费、医疗、农业等产业新的发展空间,相关行业企业将会带动新一波的差旅出行需求。另一方面,后疫情时代下国内差旅管理市场的融合趋势以及数字化转型,将助其打开新的增长点。

“‘场景+支付+费控’的一站式模式将进一步加强,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将机票、酒店、用车等产品统一纳入差旅管控,告别多平台分散预订和管控的模式;同时与第三方协同办公平台或财务、人事系统进行对接,真正实现企业差旅自动化、一体化升级。”方继勤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国内企业对于差旅服务的采购需求正在由单一的价格导向,走向数字化、精细化。《白皮书》中一项针对且与差旅负责人的调研显示,“与差旅供应商更紧密合作,更精细化管控”的观点成为疫情之下企业执行差旅的选择之一,且占比为21%,较此前的调研上升了近10个百分点。

“差旅管控的数智化程度必定会进一步提升。”在方继勤看来,差旅行业将由单纯的线索项目增长以及价格导向的市场竞争,向技术能力保障下的产品能力和服务能力驱动增长转变,“技术始终是绝对的核心,数字化是一个重新打造差旅行业演变的机会,所以要在差旅管理的系统上、技术应用上更大力度地投入。”

但同样,在数字化的驱动下,“元宇宙”这个三十年前就已经出现的“老词”,却在后疫情时代突然爆红。在这个如今被赋予丰富概念的词汇中,人们未来有可能切换身份,穿梭于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之间,甚至可以在“元宇宙”中学习、工作、开会、旅游。

实际上,当“元宇宙”爆火之前,已经出现的越来越多的线上会议引发部分人群们重新考虑未来商旅的必要性。《白皮书》中的上述调研也提及,企业差旅负责人在应对疫情时,一部分转向远程沟通。

“我不确定当未来在‘元宇宙’中真的实现沉浸式沟通时,能否百分百替代出差需求,但面对面有温度的交流,是替代不了的。”方继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即使有部分场景被替代了,但考虑到一些业务场景的沉浸需求以及中国市场天然庞大的体量,对于差旅管理这个行业而言,增长机会依然是巨大的。

(作者:曹恩惠 编辑:曹金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