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密克戎开启全球第二轮疫苗研发竞速,哪种技术路线能率先破局?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12-03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季媛媛 上海报道 近期,新冠病毒变异株Omicron(奥密克戎)在全球进一步扩散。据央视新闻,12月2日,又有印度、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报告境内发现首例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感染病例。在欧洲,希腊、法国、冰岛等国宣布在其本土首次发现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截至目前,全球已有至少30个国家和地区报告发现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

随着奥密克戎这个“超级变种”来势汹汹,原本就脆弱的全球人民神经更加紧张,再度给世界防疫局势蒙上了阴影。作为目前最可靠的免疫屏障,疫苗的有效性备受关注。针对新变毒株,国内外疫苗研发企业也及时调整布局,对现有疫苗产品进行更新迭代或者启动新疫苗的研发,新一轮疫苗竞赛已然在全球打响。

近日,中外多家疫苗生产企业纷纷宣称,已经专门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启动了新疫苗开发,更有甚者直言,可以在100天内调整和生产旗下新冠疫苗,以应对“疫苗逃逸”变种。

2日,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郑忠伟透露,我国疫苗对不同区域流行的各种主要变异株造成的感染和感染后的再传播均有明确效果,对预防重症和死亡有显著效果。但为了做到有备无患,各疫苗研发单位已经针对各种变异株疫苗开展了一系列工作。

对此,结构生化专家王年爽博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全球在经历了Beta、Gamma、Delta之后,疫苗公司已经都积累了一些经验,都在讨论怎样快速更新疫苗,包括Moderna、辉瑞、阿斯利康等公司都对这个毒株表示关注和积极应对。

“疫苗开发的难点其实主要在最初研发的过程,我们很幸运,目前来看,几种技术路线生产新冠疫苗的成功率都很高。变异株的研发相对来说难点不是特别大。当然如何验证有效性要取决于国家监管部门,在临床试验过程上不会要求那么高。”王年爽博士说。

中外疫苗企业开启新一轮竞速

在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影响之下,究竟谁能优先推出相关疫苗成为市场热议的话题,这也带动了中外不少企业接连发布最新疫苗研发进展,在全球范围内,第二轮疫苗竞速赛已经开启。

在12月2日,云顶新耀与Providence Therapeutice共同宣布,已经开始开发专门针对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新冠肺炎疫苗,预计新型疫苗可在100天内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同时,两家公司宣布,已对新馆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序列进行了分析,获得了病毒序列,病设计了质粒克隆。

根据公开资料,Providenc是一家加拿大处于临床阶段的生物技术公司,主要进行mRNA药物和疫苗开发。在9月13日,云顶新耀宣布获得Providenc公司的mRNA新冠候选疫苗的授权许可,利用Providenc公司的mRNA技术平台在全球开发mRNA产品。

也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国外的BioNTech以及Moderna也表示,在努力评估这种新的病毒变种对现有疫苗的影响,开发潜在的新疫苗。而在此前,辉瑞和BioNTech就宣称,可以在100天内调整和生产COVID-19疫苗,以应对“疫苗逃逸”变种。

对此,有观点认为,如果研发改良版疫苗被证明是必要的,这将是BioNTech和 Moderna的第二次竞赛。而从第一轮的市场竞争来看,BioNTech/辉瑞着实成为大赢家。根据BioNTech第三季度财报数据,三季度公司营收60.9亿欧元,净利润32.11亿欧元,市场预期26.70亿欧元,皆高于市场预期。辉瑞第三季度的销售额约为24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一倍多,其中新冠疫苗带来130亿美元收入是最大的贡献者。辉瑞将其新冠疫苗今年的销售额预期上调至约360亿美元,增幅约为7%。

相比之下,Moderna增长态势略显缓慢。Moderna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mRNA新冠疫苗季度收入48.1亿美元,环比增长15%,弱于市场预期的62.7亿美元。

那么,在现有众多疫苗研发技术路线中,谁又能率先突围?王年爽博士分析称,对于现在有几种技术路线来说,其疫苗更新的难度和速度各有不同,也受到多个技术因素的影响。具体而言,

一是,腺病毒疫苗和mRNA疫苗更新速度比较快,只需要更新基因序列就可以,就像辉瑞和BioNTech所言,可以在100天内调整和生产COVID-19疫苗,以应对“疫苗逃逸”变种;

二是,重组蛋白疫苗相对来说会慢一些,因为它除了需要更新基因序列之外,要产生蛋白,而这个蛋白的产生时间相对来说比较长;

三是,灭活疫苗相对来说也不会较快,因为它需要制备新的种子株,从头开始培养,整个生产过程需要从零开始。

“当然,在新冠变异株的应对上,其他因素也不容忽视,很重要的就是意志力和决心。对我们国家来说,相关部门肯定会有所准备,在各种程序上进行优化,这也会加速各家疫苗生产进程。”王年爽博士说道。 

此外,11月30日,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宣布成功从临床标本中分离出奥密克戎新冠变异毒株。这是亚洲首个成功分离和培养奥密克戎毒株的研究团队。目前该研究成果已经与内地相关疫苗公司进行了分享,协助新冠疫苗的开发。

政策端加速推进奥密克戎株疫苗研发

正如王年爽博士所言,在新冠变异毒株的及时应对上,除了技术上的加速更新替代,政策端也成为一大关键因素。而在此方面,国内也传来消息,正在快速推进奥密克戎株疫苗研发。

根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郑忠伟2日透露,我国疫苗对不同区域流行的各种主要变异株造成的感染和感染后的再传播均有明确效果,对预防重症和死亡有显著效果。但为了做到有备无患,各疫苗研发单位已经针对各种变异株疫苗开展了一系列工作。

“实际上,从最开始出现第一个病毒变异株开始,我们针对变异病毒毒株疫苗的技术储备就已经开始,当出现新的变异株以后,很快就可以开展针对新的变异株疫苗的研发。当时在德尔塔株成为主流行株的时候,我国出现了很多的灭活疫苗企业、重组蛋白疫苗企业、载体疫苗企业、核酸疫苗企业,都已经把针对德尔塔株的疫苗已经研制出来了,有部分已经进入临床了。”郑忠伟称,“我们就是一个目的,‘备’但不一定用,除非现有疫苗完全无效,我们现在也在快速推进奥密克戎株各条路线的疫苗研发,那么我们的目的也是要做到‘备’,但不一定要用,有备,需要用到的时候我们才能够用得上。”

根据公开资料,目前全球共有7条疫苗研发技术路线,分别是灭活苗、减毒活疫苗、重组蛋白疫苗、病毒载体疫苗、病毒样颗粒疫苗以及核酸疫苗(包括DNA疫苗和RNA疫苗)。在全球新冠疫苗研发中,中国目前已有5款灭活疫苗、1款腺病毒载体疫苗获附条件上市,1款重组蛋白疫苗获批应急使用。这几款疫苗均表现出良好的免疫原性和安全性。而随着政策的推动,新冠肺炎疫苗及治疗药物在审批速度上都迎来了质的飞跃。

如此也契合国内对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策略。在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官方配套活动第四届虹桥国际健康科技创新论坛上,著名流行病学与公共卫生专家曾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等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新冠病毒疫情防控关键点在于无症状感染者的管控,不同于一般传染病出现的感染者不再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突变速度非常快,要比流感的病毒飘移频率还要快。虽然看起来变异幅度统一,但在主流行病学、疾病表现上却非常不同,有很大的差异,同一年四季流行的流感不一样,因此,需要非特异性防控。

“新冠病毒是不可能被消灭的,我国需要一个最强的疫苗组合构成免疫屏障。现在正是考验疫苗综合防控能力的时候,这也是考验着国家综合能力、研发疫苗能力、获得疫苗能力、疫苗储存能力、疫苗分发能力的时候,”曾光教授强调。

疫苗之外,特效药也想分一杯羹?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下,“疫苗+特效药”被认为是最佳的防治组合手段。

也是在奥密克戎影响之下,吉利德科学称,对SARS-CoV-2奥密克戎变异株的现有遗传学信息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与之前变异毒株相比,病毒RNA聚合酶中并未发现新的普遍突变。这提示,瑞德西韦(Veklury®)仍对奥密克戎变异株具有活性,而吉利德也将持续分析未来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其他基因序列。

除此之外,吉利德称,也正继续通过体外抗病毒活性测试,评估瑞德西韦对已知SARS-CoV-2变异株的活性。瑞德西韦的抗病毒活性已在SARS-CoV-2所有主要变异株(包括Alpha、Beta、Gamma、Delta和Epsilon)的体外测试中得到证实。由于病毒RNA聚合酶的相似性,这些实验室研究结果也表明瑞德西韦对奥密克戎变异株仍具有活性,吉利德还将开展实验室测试以确认这一分析结果。

此外,吉利德正在与政府及学术界的专家合作,以获得病毒分离株,并就瑞德西韦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抗病毒活性开展体外实验室测试,这些测试会需要更多的时间。在测试完成后,吉利德将与监管机构、医生和公共卫生部门分享数据。

对此,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在奥密克戎变异株不断蔓延后,无论疫苗企业还是特效药企业,都将迎来一轮新的增长态势。其中,也需要注意到,对于两类企业而言,时间依旧是一大关键因素。也有观点认为,新冠特效药倘若获得抢先上市,将会对新冠疫苗市场带来一定的冲击,

对此,王年爽博士分析认为,目前,特效药市场主要以中和抗体及小分子口服药为主。其中,中和抗体药物使用起来非常不方便,需要静脉注射,一般都需要在一定的医疗机构之内才能使用,这就造成在很多不发达地区,可及性上就有非常大的影响。相比之下,口服小分子药物使用起来就方便很多。并且成本相对来说比较低,就提高了患者用药可负担性。

“当然,无论是中和抗体还是小分子药物都不能完全取代疫苗,一方面,药物都是感染病毒之后才可以使用,并且就目前公布的数据来看,也只能在疾病的发展早期使用才会有效。如果说发展到重症的话,效果也会大打折扣。另一方面,对于群体来说,疫苗的高接种率能很大程度上防止病毒传播,并且预防总归是比真正的治疗更能降低成本。”王年爽博士强调,综合来看,疫苗与药物二者不可替代,相互补充。

对此,此前华兴证券研究所负责人、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赵冰博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也表示,针对抗病毒口服药的研发主要聚焦在两个方面,一是抗体药物,二是小分子药物。相比目前已获紧急使用授权的新冠抗体药物,小分子药物在价格和生产上更有优势,更具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单抗药物的生产成本比小分子药物要高很多,需要依赖生物制药方法生成,耗时耗材。不过,这也不会影响疫苗的市场表现,有药又有疫苗才可以使得新冠肺炎疫情加以控制。

目前,全球仅默沙东的新冠口服药在英国获批上市。辉瑞新冠口服药已经向美国FDA提交紧急使用申请,目前FDA专家委员会已经投票支持批准辉瑞新冠口服药,这离正式获批只差最后一关。

(作者:季媛媛 编辑: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