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田间地头”:熊猫资本解码农业科技投资逻辑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12-04

随着今年年初“国家乡村振兴局”的正式挂牌,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发展现代农业成为新的焦点。在当前农业现代化的浪潮中,民间资本正成为中坚力量。据农业农村部数据,民间投资占第一产业投资约70%,2021年上半年民间资本投资规模同比增长26%,快于全国第一产业投资增速4.7个百分点。

VC/PE机构的身影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田间地头”,比如高瓴投资了生鲜供应链基础设施平台美菜、农业无人机企业极飞科技、智慧种植决策平台爱科农,顺为资本投资了农村产业互联网平台汇通达、农业服务平台农田管家等。

熊猫资本更是在最近一年时间里,将六成以上的投资精力都放在农业科技领域。“越深入研究农业,我们越觉得这件事情有价值。”近日,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李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

以往投资移动互联网时,李论通常是去北上广深杭出差,很方便地实现飞机直达。在关注农业项目以后,李论的大量出差是去往内蒙古、云南、贵州的三四线城市甚至是小县城,坐完飞机下来后再转一趟高铁或者开一两个小时的车,成为常有的事。

一年看了数百个农业项目后,李论不禁感慨,跟做互联网、消费投资相比,做农业投资的“劳动强度”真要大得多。“不过也确实收获不少,”他补充说,“越看农业项目越让自己觉得内心踏实,这是值得用心耕耘的方向,熊猫要做这个利国利民大赛道的播种机、宣传队!” 从眼神里,看得到李论要做农业投资第一人的野心。

熊猫转身:从TMT投资起家,到深扎农业科技领域

熊猫资本成立于2015年,由李论联合厦大校友梁维弘、长江商学院同学李心毅等人创办。作为VC2.0时期的新生代投资机构,它曾因对摩拜单车的早期投资而声名鹊起。除了摩拜单车,熊猫资本还投出凹凸出行、盈合机器人、开云汽车、宠物家等明星项目。

但在近两年,随着人口红利消失等因素,To C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创新机会逐渐变少,新消费、硬科技成为新的热门赛道。以TMT投资起家的熊猫资本也顺应趋势开始转型,在新消费等领域逐步进行投资布局。

“在消费升级背景下,新消费投资充满机遇,相信中国未来能够出现大量千亿市值的新消费企业。”李论说。但李论也清醒认识到,新消费投资并非没有门槛,新品牌创业失败的概率也是极高的。需要在消费产业有所积累,或在消费领域有很强人脉的投资人,才能真正做好消费投资。

于是在团队其他合伙人专注看新消费项目的同时,李论开始寻找新的值得长期投资的赛道。“换个角度来看,我觉得即使没有资本的介入,世界上也不会因为少一家咖啡店、一个素食品牌而有太多缺憾。风险投资应该去投资那些虽然很难,但对人类整体进步、科技发展有长期价值的事情。”他说。

在这一想法驱使下,李论将目光逐渐转向农业科技领域,在他看来,这是大有可为的赛道。首先,农业作为第一产业,是足够大的赛道,国家政策层面也有着足够的重视和支持。

自2007年,中央发布以“积极发展现代农业”为主题的一号文件,正式将发展现代农业提升至新农村建设首要任务的高度,农业现代化频频作为关键词,出现在历年的一号文件中。同时,现代农业的发展也与乡村振兴、扶贫等息息相关。“农业可能会是下一个像芯片一样,被国家重点扶持投入的产业。”李论分析说。

第二,中国的工业已经到了4.0的阶段,但农业可能刚刚到2.0的样子。这种与发达国家间的差距,意味着创新追赶的机会。“今天的中国农业恰似于2010年时的移动互联网,满眼都是机会。”李论说。当前的政策环境利好,加上数字化、智能化等技术在农村的渗透,都为农业的现代化发展、农业科技投资带来新机遇。

关注农业生产前、后端工业化,实现成本、收入整体可核查

值得注意的是,VC/PE机构试水农业其实并非新事。早在2000年初时,就有鼎晖投资蒙牛、双汇的成功案例。2015年前后,也有顺为资本、华创资本、经纬中国等一批VC机构投资农资电商、农业服务、农业金融、农业大数据等多个细分方向。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联合农世界发布的《2019年中国现代农业创投研究报告》,2016-2019年4月现代农业领域共有347起投融资事件,尽管投融资事件数量趋于减少,总融资金额规模却持续扩张,总计涉及金额近600亿元。

从投资领域来看,与现代农业相关的电商零售项目、农产品供应链项目最受资本青睐,数量占比达到六成以上。其中代表性项目,包括生鲜平台美菜、钱大妈,以及农资电商平台大丰收等。

虽然资本在农业赛道耕耘播种不少,但结出来的好果子并不算多,成功IPO案例是凤毛麟角。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目前二级市场可以看到新希望、蒙牛、伊利、温氏等市值达到千亿元级别的龙头企业,但再往下却几乎全是市值50亿元以下的小企业,农业企业间的断层明显。

李论认为,以往农业上市企业少的根本原因在于,企业收入与成本的不可核查,这导致企业很难走向上市,也反映出国内整体农业结构的落后。

从收入端来看,一直以来,中国农产品的买卖不是直接与专业机构对接,而是与大量中间商进行交易。鱼、牛、羊、水果、蔬菜,都是由贩子来收走。这导致农产品的交易价格都是在讨价还价中形成,而没有一套成熟的定价体系。由此,企业的销售收入不可核查。

从农业上游的成本端来看,同样有着不可核查的弊端。比如很多农民属于自耕农,没有和相关机构产生联系,导致劳务费支出等都无存证。还比如著名的獐子岛扇贝“冷水团”事件,核心企业的成本很难核查。

“中国农业出现这种落后状况的原因在于,农产品生产过程中缺乏前、后工业体系的支撑。”李论说,“我们定义的农业前工业体系,主要指大量标准化、工业化的配套体系,包括生物育种、饲料工业、大数据监测、基因工程、物联网、智能设备等,来解决农业成本波动大、成本不可核查的问题。后工业体系概念,是指农业企业要努力打通第一、第二、第三产业,从而解决农产品加价率低、收入不可核查的问题。”一旦农业生产把前、后端都工业化了,成本与收入才都可核查,企业资本化之路才能顺利。

看好肉牛及水产养殖、高端经济作物种植赛道

在具体进行农业投资时,熊猫资本希望先投资行业中的龙头企业,再看龙头企业的发展需要哪些配套,围绕帮助其解决前工业体系、后工业体系的目标,进行上下游产业链的投资。

以肉牛产业为例,目前中国肉牛产业供小于求,每年都需要进行大量的进口。国内肉牛产业的发展,需要大量前后支持工业体系的构建,这也都是投资机会所在。

比如在肉牛的上游饲草料供给方面,目前中国奶牛食用的紫花苜蓿的70%还需依赖进口,而国内目前几乎没有草业,这块仍处于自然原始状态。其次,牛犊供应、牛场管理、疫病防治、粪污处理方面也都需要配套公司提供精细化服务。

由此,熊猫资本会投资头部的肉牛企业,也会关注草料公司、智能耳标公司、智慧牧场设计公司、粪污处理公司等,涉及整个肉牛产业链的公司。“一方面,我们投资的肉牛核心企业可以给这些产业链公司订单,大家在业务上可以不断磨合。另一方面,这些产业链公司也可以成为农业产业的基础设施,为整个行业进行赋能。”李论说。

在前工业体系构建完毕,后工业体系也需要迭代升级,比如对牛肉进行排酸等,最终打通供应链的终端下游,这是熊猫资本持续布局的方向。而除了肉牛养殖,水产养殖及蓝莓树莓等高端经济作物种植,也都是熊猫资本关注的细分赛道。

在具体选择创业者时,李论表示,相比农业背景出身的人才,团队更倾向投资跨界进入农业领域的商业化人才。他要懂农业、爱农业,具有商业化思维和很强的学习能力,不拘泥传统的条条框框,能够给农业领域带来新鲜力量。一些农业背景出身的人才,可能更适合配置在公司的二号位、三号位,帮助公司发展避免一些坑。

“过往,大家觉得消费项目容易看懂,蜂拥去投项目,但其实消费领域的门道很深。农业领域给人的直观感受是这事没那么简单,但真下定决心去投农业项目,会发现有大量改造的空间和机会。相比消费项目间的白热化竞争,更多农业细分领域还是待开垦的处女地,并具有更多的社会价值。”李论感慨说。

他透露,过去一年时间里,熊猫资本团队已经看了大量的农业项目。大家脱下西装、卷起裤腿,做了大量落地的脏活、苦活、累活,并且已经找到一些有机会成为农业赛道里腾讯、阿里的头部公司。

(作者:申俊涵,王彦琳 编辑: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