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财快评:促进生育,印钞之外还有很多办法

南财快评刘远举 2022-01-12 15:27

近日,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称他们找到了“解决低生育的办法”,那就是“尽快建立鼓励生育基金,央行多印2万亿,用10年社会多生5000万孩子”。这立刻引发了舆论热议。

目前中国人口出生率已跌破10‰,并预计将会出现人口负增长,鼓励生育势在必行的共识已经形成,但如何做,以多大力度去做,还尚未有一致看法。

任泽平所说的方式,未必会引发通胀。当下随着相对温和的新冠变种奥密克戎病毒的流行,可能全球其他国家在扛过这一波后,随着药物能力对病毒的控制能力加强,都会逐渐从疫情中走出来,恢复产能。这会对国内供应链形成压力,国内供应链就会更大程度转向国内市场消费。在产能剩余的情况下,适度的增发,未必会引发通胀。此外,数字人民币,提供了一个更好的新手段,增发的货币,可以实现专款专用,减少对物价的冲击。

但无论如何,直接印钞是一种非常激进的方法。央行在一级市场直接购买国债的行为,也就是财政赤字货币化。即政府收不抵支出现赤字时,不像往常向市场发债借钱,而是政府让央行“印钱”来弥补赤字。1995年通过的中国人民银行法明确,央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中国历史上的两次特别国债,基本都是银行购买特别国债后,央行再从银行手里购买特别国债。央行从二级市场购买国债,就绕过了法律限制。一方面,这体现了法律的严肃性,另一方面,也表明技术性的问题都好解决,关键还是在于对生育福利意义的认识与态度。

虽然现在各地都有不同的生育福利出台,但人口是全国流动的,今后向大城市聚集仍然是不可逆的规律,那么,从动机上说,有能力的地方未必有动力,有动力的地方未必有能力,显然都无法持续。人力增长是全国性的福利,也就是中央政府才能从国家层面收获稳定的收益,故而生育补贴必然是全国性政策,也只有从国家层面的财政支出来解决。

在印钞之外,办法也有。12月16日,在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表示,截至目前,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3.42万亿元,占已下达额度的97%,全年发行工作基本完成。这种地方债具有国债的特征。这个额度,也可一部分,比如两万亿由财政部发行,然后按照各地人口出生数量给到地方生育福利支持。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从基建向生育消费的转移,这是合理的,毕竟,离开了人口,基建的效率也会下降。

不管是当前一些意见,对丁克增税,还是征收单身税,实质上都是分蛋糕,其实,政府手中也有增量手段,即向生育家庭定向供给他们所需的最大要素:土地。可采取部分退还土地出让金的方式,解决生育家庭的最大困扰:房子。有了房子,小孩活动空间更大,祖辈帮忙带孩子也有居住的地方。这种方式,对经济循环来说,是一个要素增量。

当然,这会造成房屋单价的下降,也就是说当前不动产的持有者且没有生育孩子的人,会承担成本。但考虑到房地产税的实施,相当于对房地产税做一个变换,用这部分收益定向刺激生育。 从整体来看,土地的定向配给,虽然造成单价下降,但总体面积增加,未必会造成国家整个房地产资产总价值的下降。

从更大层面看,一项政策的效果最终还是在于与政策对象的互动,促进生育的福利政策要与正确认识生育的社会结合,才能有最大效用。任泽平所谓的“不要指望90后00后。75年-85年的这批人还有多子多福的生育观念,而90后和00后不要说生二胎或者三胎,很多人甚至连结婚都不愿意”,实质上就是指的观念问题。所谓的现代社会本来就有消费社会的双曲贴现问题,加之过去对传统“多子多福”的生育观念的错误批判,造成了生育观的多重扭曲,要想获得好的政策效果,就得把扭曲的生育观再掰过来,认识传统社会理念价值,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作者:刘远举 编辑:李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