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 新兴经济体面临“硬着陆”风险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舒晓婷 北京报道
2022-01-12 21:24

美联储加息举措可能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这可能是2022年全球经济发展面临的最主要风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舒晓婷 北京报道 当地时间1月11日,世界银行在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以下称《报告》)中称,面对新冠病毒变体的“新威胁”以及不断加剧的通胀、债务和收入不平等,未来两年全球经济增长将放缓。《报告》将2021-2023年全球经济增速分别从2021年6月预计的5.7%、4.3%、3.3%下调至5.5%、4.1%、3.2%。

西南财经大学全球金融战略实验室主任方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世行对于2021年-2023年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测呈现放缓态势,这主要考虑到低基数效应。就2022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前景而言,方明指出,一方面,自2021年11月以来,奥密克戎毒株的快速传播增加了疫情的不确定性,可能进一步抑制供应链恢复以及投资、消费热情,从而影响全球经济复苏;另一方面,美联储加息举措可能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这是2022年全球经济发展面临的最主要风险。

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

世行下调了全球经济与各国经济增长预期。根据《报告》,世行将2021年和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测从2021年6月预计的5.7%、4.3%下调至5.5%、4.1%,美国经济增速从6.8%、4.2%下调至5.6%、3.7%,中国经济增速从8.5%、5.4%下调至8%、5.1%。 

《报告》指出,鉴于奥密克戎毒株的迅速传播,新冠疫情在短期内将继续“扰动”经济活动。此外,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主要经济体发展的显著减速将对新兴和发展中国家的外部需求产生影响。

“世界经济将受到新冠肺炎、通胀、政策不确定性以及政府支出和货币政策处于‘前所未有’水平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说。

“长期来看,全球经济增长形势并不乐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此前预测2026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3.3%,这距离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3%的增长率并不远。”方明表示。

未来,各国经济复苏分化可能加剧。《报告》认为,到2023年,所有发达经济体将实现全面的产出复苏,但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产出仍将比疫前水平低4%。

不过,在方明看来,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即便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经济也较难恢复至正常的商业周期,未来几年的经济增速趋于放缓;而新兴市场经济体目前还处于一个正常的商业周期,虽然经济更加脆弱,但经济增长潜力相对较大,因此相较之下未来可能呈现高增长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通胀持续高企已成为全球各国普遍面临的问题。当地时间1月11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经合组织成员国2021年11月年化通胀率升至5.8%,达到1996年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而去年11月仅为1.2%;其中,美国2021年11月年化通胀率攀升至6.8%,是自1982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世界银行在《报告》中也指出,全球和发达经济体的通胀率均处于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通胀率也达到了10年来的最高水平。

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全球各国普遍采取刺激性财政与货币政策,全球经济逐渐反弹,需求逐渐上升。与此同时,疫情冲击下供应链断链仍未缓解,大宗商品价格高企,生产、消费等各领域、各环节物价相互传导,全球通胀持续走高。 

从目前形势来看,方明预计,2022年全球通胀仍将继续上行,可能在美联储首次或者第二次加息后见顶回落。 

新兴经济体易遭美联储加息冲击

为了抑制持续高企的通胀,美联储于2021年11月开启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不断释放削债、加息、缩表节奏加快的“信号”。2022年1月11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举行的提名听证会时表示,美联储或将更多次加息,并更早、更快地缩减资产负债表。

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世界各国将受到哪些影响?方明告诉记者,首先,依托超宽松货币政策支撑的股市面临“泡沫”破裂风险,而由于全球市场存在联动性,其他国家股市也会受到示范效应的影响。如果伴随市场预期的是“恐慌”,那么可能出现局部性金融危机。其次,加息导致美债收益率上行,整体债务压力加大,全球资产价格面临重估;再者,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进入上行周期意味着其他国家货币处于下行周期,一些金融体系不完善、金融账户开放度较高的新兴经济体面临货币贬值、资金外逃、金融市场波动加剧的问题。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目前形势来看,如果未来美联储采取比较强硬的大幅度加息,新兴市场经济体不可避免地面临资本外逃引起的金融市场波动。“除了提前加息进行风险缓冲,更长期来看,需适当增加外汇储备,提升应对汇率波动可能造成的系统性风险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新兴市场经济体中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国家占比达2/3。对于这些国家而言,2022年的经济增长前景如何?

方明指出,大宗商品出口国的鲜明特点在于经济走势取决于大宗商品价格,而大宗商品价格与美元直接挂钩。2022年,伴随美联储加息进程,美元走强,大宗商品价格趋于下行。如果尤为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国家此前大幅借债,叠加今年大宗商品价格跌幅较大导致经常账户和财政“双赤字”,偿债压力将会加大,甚至引发债务危机。

世界银行1月11日称,在2020年大流行引发的全球衰退中,全球债务水平飙升,债务的增加已导致一些国家开始债务重组。由于提供额外支持的政策空间有限,供应瓶颈、通胀压力、金融压力等下行风险增加了新兴市场国家“硬着陆”的可能性。

对此,世界银行负责发展政策和伙伴关系的执行主任庞格斯图(Mari Pangestu)强调多边合作的重要性。她建议,在高债务时代,全球合作将有助于扩大发展中经济体获得金融资源的渠道,助力其实现有韧性和包容性的发展。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近期PPI、CPI数据以及中国经济体量和经济韧性来看,中国应坚持“以我为主”,保持政策独立性。伴随美债收益率上升、中美利差收窄,人民币将面临一定压力,需要保持人民币汇率相对稳定,防止跨境资本流动异常波动,维护金融稳定。

(作者:舒晓婷 编辑:和佳)

舒晓婷

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