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丨宏观与微观齐头并进,做好外贸跨周期调节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01-13 05:00

宏观上跨周期调节的目标是前瞻性地解决系统性问题,让中国外贸行稳致远,同时这也需要微观上鼓励外贸企业顺应时代潮流,驾驭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打通国内、国际两个市场。

△来源:南财音频

1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跨周期调节进一步稳外贸的意见》(简称《意见》)。虽然2021年中国外贸取得了非凡增长,但当前面临的不确定、不稳定、不平衡因素也在增多,外贸运行基础并不牢固,2022年需要进一步扩大开放,做好跨周期调节。

外贸跨周期调节是中央根据当前经济形势做出的重要研判,主要意图是从大周期的视角入手,兼顾当前和未来的发展,聚焦于中长期问题,系统性地提升外贸质量。外贸跨周期调节之所以势在必行,是由于以下因素:全球新冠疫情冲击之下国际需求承压,发达国家的保护主义和经济民族主义给中国外贸带来风险,国际供应链受干扰或中断的风险长期存在,国际贸易的数字化趋势给中国企业带来新挑战,各国为应对气候变化而强调绿色贸易可能给中国企业带来新压力,易受冲击的中小微外贸企业需要得到扶持和纾困,等等。

上述因素构成了外贸跨周期调节的宏观背景,只有充分认识和理解这些因素,并基于对形势的深刻理解制定相应的应对策略,才能促进外贸平稳健康发展。为此政府出台了各项政策,如鼓励外贸企业与航运企业签订长期协议,在多边与双边场合呼吁共同畅通国际物流,积极开展贸易调整援助工作,进一步提升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等。同时《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签署也为中国在更大范围和更高水平上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合作提供了机遇。这些宏观政策和国际贸易自由化协议层面的举措,为外贸的跨周期调节营造了良好的宏观环境,并有利于微观层面上外贸企业抓住机遇,拓宽海外市场。

微观层面看,稳外贸的核心是稳企业,因为企业是外贸的主体,只有企业适应新形势,保持信心和能动性,宏观的外贸形势才能稳定。改革开放以来对外贸易一直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火车头之一,但目前中国外贸进入转型期,传统外贸企业面临较大的生存压力,升级转型是保生存、谋发展的必由之路。

当前融资是中国外贸企业面临的一个重大瓶颈,特别是中小企业,如因国际贸易周期性波动等因素而被冻结资金或破产,靠自有资金难以渡过难关。《意见》提出鼓励引导银行机构结合外贸企业需求创新保单融资等产品,重点缓解中小微外贸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这有助于提升这些外贸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并为其升级转型奠定基础。

近年来,交易便捷、成本低、透明化、利于消费者选择比较的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也对传统外贸企业构成了强烈冲击,一些传统企业面临客户流失问题,甚至陷入经营困境。但是,数字经济和诸多新技术的出现也为传统外贸企业的转型奠定了基础,提供了契机,有抱负的外贸企业应努力拥抱这一新机遇,积极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前沿技术,建设自身的数字贸易平台,从而既节约自身经营成本,又在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意见》提出增设一批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这有助于外贸企业进一步走向数字赋能的方向,向高质量发展转型。

一直以来,为帮助传统外贸企业顺利发展,政府提供了许多政策支持,如鼓励各类金融机构加大对外贸企业的信贷支持和金融支持力度,对发展困难的企业给予资金支持,出台出口退税和社保减免等政策。《意见》指出要支持金融机构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前提下,利用普惠性金融政策,向符合条件的小微外贸企业提供物流方面的普惠性金融支持。外贸企业关系着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在合法轨道上进行有效的政府支持是外贸企业蓬勃发展的必要前提。未来对外贸企业的政府支持还需总结经验教训,进一步细化和规范化,并更积极地听取外贸企业的呼声和要求,由政府在健全市场运行和针对性支持两方面双管齐下,充分发力。

宏观上跨周期调节的目标是前瞻性地解决系统性问题,让中国外贸行稳致远,同时这也需要微观上鼓励外贸企业顺应时代潮流,驾驭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打通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齐头并进,中国外贸的光明前景完全可以期待。

(编辑:洪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