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又跑了?獐子岛计提2870万元扇贝存货跌价准备,出售资产扭亏难掩主业乏力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2-01-21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雷晨 北京报道

截至1月21日收盘,獐子岛(002069.SZ)股价跌1.36%,报收于3.62元/股,导致股价下跌的原因是业绩下滑预期,而且这次又是熟悉的剧本,“扇贝又跑了”。

根据1月20日晚间的业绩预告,獐子岛2021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600万元-900万元,同比下降59.59%-39.39%;扣非净利润亏损8000万元-1.2亿元,同比增长44.41%-16.61%。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獐子岛对2020年底播的虾夷扇贝计提了2870.44万元的存货跌价准备,相当于其账面价值“缩水”近四成。值得注意的是,当年6月,獐子岛曾遭证监会顶格处罚。

对于这次扇贝“出逃”具体原因,记者致电獐子岛董秘电话,截至发稿未能获得更多信息。有券商人士对记者表示,若上市公司在被监管处罚后依然“我行我素”,那么等待它的将是更为严厉的处罚。

去年年底“回血”1.45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21年前三季度,獐子岛的净利润仍是负值,为-0.11亿元,同比减少123.19%。而年报之所以能够预盈,多亏了年底共计1.45亿元的收益。

獐子岛于2006年9月在深交所上市,创造了中国农业第一个百元股。目前,公司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并辐射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产业。因扇贝经常“跑路”而被资本市场熟知。

獐子岛在1月20日公告中称,报告期内出售长岛公司、庄河分公司相关资产,收到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收益增加,全年预计盈利600-900万元,预计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正值。

2021年12月4日,獐子岛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出售分公司资产的议案》,同意将庄河分公司的相关资产出售给大连长盈海洋牧场有限公司,交易总价款合计为9500万元。

此外,獐子岛近日还收到长海县獐子岛镇人民政府下发的冷链产业停工停产补助。该项补助为现金形式,预计增加公司2021年度利润总额5000万元。

根据深交所规定,中小板企业连续两年亏损将被ST,连续3年亏损将被暂停上市,连续亏损四年则会面临终止上市,而獐子岛近几年“时亏时赚”的业绩则灵活避开了上述风险。

近年来,獐子岛的营收整体呈下滑趋势,净利润则是一年亏损一年盈利。

Wind数据显示,獐子岛2017年-2020年分别实现营收32.06亿元、27.98亿元、27.29亿元、19.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47亿元、0.34亿元、-3.85亿元、0.36亿元。

在业绩预告中,獐子岛还提示了相关风险:公司2019年、2020年经审计扣非净利润为负值,且审计意见包括存在可能导致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扣除上述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带来的收益后,獐子岛2021年的亏损额达到8000万元-1.2亿元,同比增长44.41%-16.61%。

獐子岛表示,因新冠疫情和国际贸易形势对公司进出口业务影响较大,海洋牧场投入产出能力尚未完全恢复,人民币持续升值导致外汇损失,股民诉讼案件和解赔付及预计负债带来相应费用,部分资产减值,拖累了公司2021年的整体业绩。

深陷资产减值“地雷阵”

与前几年一样,存货跌价准备是獐子岛2021年计提资产减值的“大头”,简单理解就是2021年獐子岛“扇贝又跑了”。

据悉,獐子岛本次预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3674.43万元,预计将减少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21年末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所有者权益各3636.93万元。

其中,计提存货减值高达3361.17万元。此外,公司计提2021年度应收账款坏账准备500.53万元、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380.7万元、商誉减值准备192.8亿元。

经测算,獐子岛需对2020年度投苗的底播虾夷扇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2019年度投苗的底播虾夷扇贝不需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具体而言,獐子岛2020年度投苗的虾夷扇贝期末在养殖面积19.58万亩,成本为7339.24万元,预计存量2565万枚。经测算,需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金额2870.44万元。

(图说:獐子岛2021年预计计提存货减值准备概况)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獐子岛对虾夷扇贝计提2870.44万元的存货跌价准备,相当于公司2020年投苗的底播虾夷扇贝“消失”了近四成。

难道獐子岛的扇贝又双叒叕跑路了?据公开信息,獐子岛曾在六年内发生4次“扇贝失踪”事件。

第一次扇贝出事是在2014年10月,獐子岛称,因黄海遭到异常冷水团,扇贝发生绝收,全年亏损11.89亿元;这次事件后,公司连亏两年,一度披星戴帽。2016年业绩扭亏为盈。

第二次扇贝消失是在2018年1月,獐子岛再次发布公告,称海洋灾害导致扇贝饿死,当年业绩亏损至7.2亿元。

第三次扇贝受灾的信息来自獐子岛2019年一季报,公司一季度亏损4314万元,同比减少379.43%,理由为“底播虾夷扇贝受灾”。

第四次扇贝跑路是在2019年11月,獐子岛对2017年、2018年底播虾夷扇贝共计55.45万亩进行调查,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金额约2.9亿元。

如果说商誉减值、应收账款坏账、长期股权投资减值等损失对于獐子岛而言属于“小打小闹”,那么存货跌价则是獐子岛挥之不去的阴影。

“天灾”还是“人祸”?

记者了解到,存货方面,虾夷扇贝是獐子岛的消耗性生物资产,基于其生物特殊性,只能采用抽盘的盘点方法,难以准确统计扇贝总量。

据獐子岛2021年半年报,公司采用永续盘存制,每年年末进行财产清查盘点工作,存货盘点范围包括原材料、库存商品、周转材料、在产品以及消耗性生物资产等全部存货。

海域划分方面,内区(潜水员采捕区域)为养殖虾夷扇贝、海参、鲍鱼等多品种的区域;外区(拖网采捕区)是以虾夷扇贝为主的养殖区域。当年新增的底播虾夷扇贝、海参等,由于其底播时间为临近年末的11-12月份,利用投苗记录作为盘点数量,不再进行实物盘点。

为此,2020年,证监会甚至借助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来破解獐子岛扇贝“出逃”之谜,并在当年6月24日依法对獐子岛作出旧《证券法》下的顶格处罚。

当时,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同时,证监会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证监会指出,獐子岛在2014年、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客观上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

具体来看,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1亿元,虚增利润占当期利润总额的158.11%;2017年财报虚减利润2.79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8.57%。

另外,獐子岛2017年10月披露的《秋测结果公告》、2018年2月发布的《年终盘点报告》、2018年4月发布的《核销公告》均存在虚假记载,且涉及不及时披露业绩变化情况等多项违法事实。

证监会指出,其“违法情节特别严重,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随着证监会认定其财务造假,投资者索赔等相关诉讼接踵而至。此外,截至2021年12月24日,獐子岛控股股东累计被冻结股份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量比例超过8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1月21日从上海一位律师处了解到,部分案件已经结案并由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目前已在赔付流程中。

令人好奇的是,在遭到监管处罚后,獐子岛当年投苗的虾夷扇贝账面价值仍减少近四成,计提了高达2870.44万元的存货跌价准备。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天灾”?

对此,獐子岛在公告透露,有确凿证据表明因遭受自然灾害、病虫害、动物疫病侵袭或市场需求变化等原因,使其可变现净值低于其账面价值的,按照可变现净值低于账面价值的差额,计提生物资产减值准备,并计入当期损益。

(作者:雷晨 编辑:张玉洁)